2022年05月24日 (周二)
2012年4月移交作战指挥权操之过急
상태바
2012年4月移交作战指挥权操之过急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9.10.23 09:1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昨天,韩美国防长官在韩美年例安保会议(SCM)后举行的《共同声明》中再次确定了韩美联合司令官的战时作战指挥权将于2012年4月17日移交给韩国军队。此前,舆论纷纷表示担忧作战指挥权移交本身,或是感到移交时期过快,此次《共同声明》正是考虑到上述因素。尽管双方达成了该项协议,但争论肯定并不会就此平息。综合考虑韩国军队的现代化进程、经济状况、朝鲜核问题等韩半岛安保条件时,如果按预期实现作战指挥权交接,韩半岛安保极有可能出现重大漏洞。本月初,韩国国防部长官金泰荣在国会中表示:“韩美联合司令部继续设立是最理想的,但由于是国与国之间的约定(解散),我们只能做好应对措施了。”

今年,《国防部国政监查》中指出了韩国国防态势方面的诸多问题:装甲车供给未能按计划进行,机械装甲师团的移交工作出现漏洞;油类费用不够,空军训练时间大幅减少等。韩国军队应对瞄准韩国首都圈的朝鲜远程炮和放射炮等的战略和训练也存在问题。尤其是核武器和化学武器、生物武器,朝鲜拥有多达10万的特种部队,韩国军队若想自主具备应对能力,需要在2012年后的若干年后才能实现,这几乎是世人皆知的常识。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此次《共同声明》承诺:在作战权移交之后,美国将向韩国提供辅助战斗力,直至韩国具备自主防卫力量为止。以核保护伞、常规打击能力、导弹防御能力等应对朝核所谓“遏制扩张”是主要内容。该承诺正是考虑到了作战权移交之后韩国军队作战能力的弱点。

2006年韩美两国就作战权移交事宜达成一致,在此前的数年中,韩美在朝鲜核问题等外交安保问题上对立。尤其是上任卢武铉政权,自其就任初期起就强调“自主国防”,要求美国交出作战指挥权,这种行为太过于理想化。当时,为了强化以海军、空军为中心的美军整体机动能力,美国开始对军队机构进行改编。卢武铉政府的政策与美国政府当时的意图不谋而合。对韩国政府的一时不满和美军的战略变化是两国进行作战指挥权移交协商的最大动因,而不是对韩国军队的中长期能力的客观评价。

无论事情经过如何,已经进行了多年的作战指挥权移交工作无法立刻终止。此外,为了拥有足够的自主国防力量,韩国自身也应该做出最大的努力,这也是明摆的事实。但针对作战权移交而制定的《国防改革2020案》已经在多个领域出现问题。直到2012年4月为止,很难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合适方法。这样一来,韩国别无他法,只有在加速提升韩国军队战斗力的同时,与美国就作战权移交事宜进行再协商,推迟其日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