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7日 (周三)
峰下村需要做出决定交还国家资料
상태바
峰下村需要做出决定交还国家资料
  • 金锺赫 社会部记者
  • 上传 2008.08.09 09: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东炫在美国被称为金通(Tong Kim),在美国国务院工作27年之久,曾经为4位美国总统做过韩语翻译。罗纳德•里根、老布什、克林顿,还有今年任期最后一年的小布什。

笔者2005年在担任驻华盛顿记者时期,从已经引退的金东炫那里偶尔听到韩美政要的故事。比如说,前总统全斗焕退任后曾经来到华盛顿,当时任期所剩无几的里根总统问他“从总统位置上退下来,心情如何?”也许他觉得自己在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学卢泰愚成为了韩国总统,自己照样可以一如既往地行使特权,全斗焕总统表现出一幅很平静的态度,回答说:“如果阁下退任的话,阁下、中曾根康弘总理、还有我,我们三人组织一个聚会,好好享受生活吧,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但遗憾的是不要说政要3聚头的聚会了,退任后不久,前总统全斗焕就被流放到了白潭寺。

管理国家情报的技巧差异

我向金东炫提议说,这个消息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太可惜了,在《中央日报》“想留下来的故事”栏目做一个连载吧。

第一份稿件是玛德莱娜·奥尔布莱特国务卿于2000年在平壤同金正日见面时的场面。故事十分引人入胜,我估计一定会大受欢迎,甚至事先得到了刊载第四回的许可。然而金东炫突然告诉我:“CIA太麻烦了,无论如何不行。对不起了!”

那时我才知道,在美国从事过机密事务的公务员如果要出版书籍必须通过CIA的检查。但另一方面我也十分羡慕美国严格的国家情报管理系统。是啊,在美国,就算是总统或者副总统向记者透露了CIA秘密要员的身份,都必须要向特别检察院陈述理由。

我根本就没有奢望那些,但是近来青瓦台和峰下村间出现的资料泄露风波让我觉得实在是不可理喻。将其间社会各界的主张综合起来,内容如下。

前总统卢武炫方面在退任的同时,向李明博方面转达说:“接手资料吧。”李明博方面回答说:“不用了。”卢武炫方面表示说:“曾经我们使用过的一些资料,我们要拿走一些。”李明博方面回答说“知道了。”但当李明博总统正式就任,进入青瓦台一看,有关武器体系和朝鲜核协商内容等机密文件全都被拿走了。

执政党表示说:“一份人事资料都没给我们留下,我们在任命各部门领导时,简直是束手无策。”对此,李明博政府百口莫辩。李明博政府让韩国人民失望的事情不是一件两件那么简单,但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接手一个小卖店都不会这样。无论在交接方面出现的任何问题,现任政府都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而且,既然已经发现了失误,在上任伊始就应该马上回收资料。他们担心自己的交接失误受到民众的职责,一直将事情掩盖起来,直到烛光集会的爆发才终于真相大白。难道这真的是误会吗?

不可能保证不被泄露出去

同样,峰下村的解释也让人无法理解。说什么为了写回忆录,那为什么要拿走那些无论如何也不能公开秘密资料呢?而且政府高级领导和媒体、企业等数万人的人事记录和回忆录之间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呢?他们有什么权利来保管每个人的人事文件呢?如果当事人提出法律上诉,那将如何是好呢?

不可理喻的事情并非仅仅如此,人事文件中还包括国家高级军事将领和国家高级领导人。不知是否曾想过,万一他们其中任何一人的身份被泄露出去,那么对于国家利益来说将是一个多么大的损失。韩美间的对朝鲜战略、导弹部队位置、战争爆发时的战略等又会怎么样呢?峰下村方面表示“绝对不可能有那样的事情发生”。但这有谁能够保证呢?

前任总统们是我们国家的财产,也是国家元老,理应得到尊重。但是任何一位前任总统的自尊和权益都不能高于“国家的利益”,尽管有些委屈,但峰下村必须尽快将有争议的电脑主机交付检察院接受检查。无论有什么理由,原本应该属于国家记录院的那些资料实在不应该留在退任总统个人手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混乱,同时也为了平息民众的质疑,峰下村需要早日做出决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