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10日 (周六)
“临津江惨案”10小时后才上报至青瓦台
상태바
“临津江惨案”10小时后才上报至青瓦台
  • 郑墉洙•南宫旭 记者
  • 上传 2009.09.09 14: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6日凌晨发生的“临津江惨案”的第一责任人当然是在没有预告的情况下打开黄江坝泄洪的朝鲜政府,但是,随着事情真相不断地被揭开,我们逐渐发现韩国军方对于突发情况的处理以及韩国政府的反应体系在总体上都存在着严重问题。由于没有在事前及时防止人员伤亡的情况的发生,因此有人批判称这次事件可以被认为是由于韩国军方以及政府的失职所造成的人灾。

军方在掌握泄洪情况十小时后才进行报告

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官员金星焕当日在“临津江惨案”通气会上表示:“联合参谋本部向青瓦台进行报告的时间是晚上12点42分。”根据7日韩国军方发布的自行调查的结果,联合参谋本部从事发地点部队首次得到报告的时间是凌晨3点18分。也就是说,从获知泄洪到向国家应对非常状况的总部,也就是青瓦台进行报告之间整整间隔了10小时。根据金星焕首席官员的说法,青瓦台直到上午8点20分才从消防防灾厅得到了关于临津江事件的报告,随即相关人员向李明博总统进行了通报。

另外,联合参谋本部甚至没有向当地地方自治团体、消防防灾厅等负责消除泄洪事故所造成的灾害的机关报告事件的相关情况。

对此,韩国国防部8日表示:“单纯的临津江水位上涨并不是需要报告的情况”,“原本上涨的水位迅速下降,为了判断朝鲜的军事意图需要一定的时间。”

报警系统未能及时启动导致人员死伤事故

金星焕首席官员在新闻通气会上表示:“这次事件的本质是因为朝鲜方面无端开闸泄洪,因此报警系统未能及时启动。”他同时还表示:“这次事件主要由消防防灾厅负责处理,但是水资源公社方面应当首先进行报告。”

如同金星焕首席官员所讲到的那样,设置无人报警器并且随时监视临津江水位是水资源公社的责任。但是在事故发生当天,水资源公社直到6点之后才与涟川郡取得了联系并了解了相关情况。而直到更晚一些的7点20分,水资源公社才发出了躲避警报。

但是我们不能仅仅指责水资源公社失职。因为青瓦台之前并没有制定相应的工作指南,指导各个相关部门在发生这样的事件时应当如何协同工作,因此青瓦台也难以逃脱责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