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为“日本民主党”大胜而激动的“韩国民主党”
상태바
为“日本民主党”大胜而激动的“韩国民主党”
  • 姜赞昊•高贞爱 记者
  • 上传 2009.09.01 09: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日本的新变化’

这是日本第一大在野党民主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胜后,31日汝矣岛共同作出的评价。此际也有希望“曾经若即若离”的韩日关系可以重新建立的期待感。

朝野出现了“期望成为新执政党的日本民主党表现出符合时代变化和要求的成熟姿态”(大国家党发言人尹相炫)和“日本国民以创造新的政权开启新的时代”(民主党发言人卢英敏)的评论。可是如果深入体会的话,多少有些微妙的内容。因为朝野分别按照自己的解读方式来解释日本的选举结果。

激动的“韩国民主党”

当天民主党最高委员会议为日本民主党实现54年来的首次政权更迭而激动不已。全体出席人员纷纷致以欢迎词。

丁世均代表表示:“欢迎日本的政权更迭。坦白说相当羡慕”,“我预感到30多个月后的韩国不得不重复同样的事情。”上月29日访日并参观选举现场的最高委员宋永吉强调道:“我在鸠山代表的游说现场目睹了渴望变化的日本国民的热情”,“我们如果要想成为执政党,需要彻底的准备。”

无党派议员郑东泳方面当天表示:“7月20日鸠山代表寄来了‘听取郑议员的建议,巩固相互关系,希望接连解决(韩日之间)的所有问题’的亲笔书信”,“根据鸠山代表方面‘希望选举后可以会面’的提议,计划在适当的时期会面。”

“小选举区制是危险的”

对于日本民主党的大胜,执政圈高层人员说道:“小选举区制果然是危险的选举。”从每个选举区选出1名得票最多者的小选举区制特性来看,一旦掀起了支持的风潮,特定政党可能席卷议席,引起激烈的变动,反而可能给国政运作带来困难。日本的选举结果可以被作为近来执政圈推动中的改编选举制必要性的论据。

“韩日议员联盟成吗”

就在不久之前,我们还在苦恼国会内日本通议员逐渐减少。可是以此次选举为契机,情况发生了逆转。可说是韩日议员联盟核心的森喜朗、前首相福田康夫尽管还在,却因其所属的政党自民党的没落,影响力下降是不可避免的情况。占据韩日议员联盟大多数的民主党中,代理代表小泽一郎选拔,被称作“小泽的孩子”的政治新人比率较高。这是出现“从重视人脉和才华的两国关系来看,这是不安的材料”(韩日议员联盟相关人士)评价的原因。

执政圈高层人士表示:“近来努力与日本民主党人士搞好关系”,“可是目前还没有到毫无隔阂地喝炸弹酒的程度。”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