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6日 (周二)
保守党新手的生存法则
상태바
保守党新手的生存法则
  • 李勋范 政治部副主编
  • 上传 2008.07.29 08:1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笔者曾经对这片土地上的保守主义者的无能非常好奇。虽说在左派政权执政的10年里,右派人才凋零,但建国之后积聚了半个世纪期间的努力怎么只能出了现在这些能力不足的人呢?

扬言阻止示威,在首都的心脏部位用集装箱筑起城墙的低级对应能力;对预料到的油价暴涨畏缩不前,言而无信的改革成长模式;无辜平民被枪击致死,国际舞台上遭受戏弄的反应迟钝的外交……任何一个早产儿都需要保育箱。这里还有“编码人事(排除异己的人事安排)”、民粹主义、跟不上节奏的执政党,无能政权拥有的品德就是“有罪”。

笔者本来希望比上届政权的“386(生于60年代,80年代上大学,90年代年满30岁)”业余选手的“蹩脚巫术”有所好转,可是毫无起色。笔者曾经非常关心究竟是什么理由造成了保守政权的不成熟,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失去了一直拥有的一贯性只是失魂落魄的左冲右突。

你知道你是新手吗

在几天前的酒桌上,笔者解开了疑惑。一同喝酒的某位朋友在喝下一杯烧酒之后,说道:“这不是第一次做吗?”天啦,原来如此。这句话令我茅塞顿开,这是韩国建国60年来第一个理念上的纯粹的保守政权。李承晚的自由党政权有建立政府的最高任务,如果没有被刺杀,将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的朴正熙的共和党政权,以及其诞生的“畸形儿”-全斗焕、卢泰愚的民政党政权都是军事独裁的附属物。以三党合并为基础的金泳三的新韩国党政权也是把“非军队出身的文明政府”当作首要价值理念。我们没有余暇和必要追究其进步还是保守。

可是李明博政权不同。左派政权每当踏出生涩而浪漫的华尔兹舞步时,民众看到了减少的“馅饼”,于是开始转移视线选择了竖起成长旗帜的李明博政权。因此,以保守自居的政权的出发点应该是观察保守的价值理念,并逐渐加以实现。这条路是至今为止无人走过的,是片前人未曾踏足的处女地,必须小心谨慎地摸索前进。民众也是第一次注视这种步伐,没人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

笔者犯了错误,把新手误认为熟练的骑师。虽然在过去的十年间放弃了驾驶座,但是他们有着50年驾驶经验。所谓经验,就是没有领悟到自己一直在驾驶座旁边免费乘车。以为沿着大路直行就可以,可是弯弯曲曲的小道也会出现,十字路口也会出现。民众不忍心观看这样惊险的车技表演,闭上了双眼。

从英国的保守党身上寻找出路

就算是现在,李明博政权仍然要贴着“新手上路”的纸条前进。笔者相信英国保守党的历史会成为优秀的向导。保守党从贵族和地主阶级结成的组织出发,以“守护旧的东西”这样既不新鲜又不具有魅力的名字延续了接近200年,有其独特的秘诀。其中有通过稳健的改革得到了中产阶层的支持的“近代保守主义之父” 罗伯特·皮尔,也有留下超越特权阶级、连中下层都联合的“一国保守主义”遗产的本杰明·迪斯雷利,还有提倡社会和谐,产业伙伴关系,重视协商而不是对立的“新保守主义”的斯坦利·鲍德温总理等。他们所共有的品德是“果敢地接受时代变化,抢占话题”。正因为这样,保守党才存活下来。这也是英国的极右法西斯主义和极左共产主义没能扎根的原因。

虽然有些冒昧,现在似乎应该是总统给青瓦台职员们分发并阅读《我们没有失败:突破的CEO温斯顿·丘吉尔》的时候。还希望崇实大学康元泽教授在“安息年休假(基督教中的每七年休息一年的休假)”中能够读完剩余的《保守政治如何生存》。丘吉尔是战争英雄,但因为没有使保守政治有所发展,英国民众在二战结束之后立即抛弃了他,而选择了劳动党。现在是生存的时刻,而不是突破什么的时候。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