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时评】乌克兰战争唤醒的网络战
상태바
【时评】乌克兰战争唤醒的网络战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3.05.25 18:56
  • 参与互动 1
分享该报道至

俄罗斯在开战初期散布假新闻
来自朝鲜的黑客威胁持续增加
韩国需要强化民官情报组织
卞在善(音) 世宗大学情报保护系特聘教授、韩国国军网络部前司令官
卞在善(音) 世宗大学情报保护系特聘教授、韩国国军网络部前司令官

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已经过去十五个月了。开战初期,俄罗斯散播“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已经逃离首都基辅”的假新闻,但乌总统泽连斯基在推特上共享了和几名内阁成员一起行走在基辅市内的视频后,消除了假新闻。通过社交媒体(SNS)激起了国民的抵抗意识,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自发支持。这创造了一个决定性的转折点,使俄罗斯利用虚假信息进行的攻击一下子失效。

随着数字化转型(DX)时代的到来,全世界所有国家为了本国的利益,正在开展多种形态的新战争“混合战争”(Hybrid Warfare)。不仅动用军事手段,还动用各种形式的非军事手段。假新闻、心理战、制造舆论、黑客攻击等主要在网络空间进行,具有利用网络战技术的特点。

今年3月初,美国担心中国视频平台TikTok会向中国政府提供收集的个人信息和行为信息,而中国大陆万一进攻台湾,这种信息可能会被用作舆论战工具,因此宣布禁止在美国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

朝鲜为了完成对韩“赤化统一”(译注:朝鲜吞并韩国实现统一)战略,正在通过高度化的网络技术手段攻击韩国的物理、情报和认知空间。例如,朝鲜通过黑客入侵虚拟货币,去年一年内窃取了7亿美元。据报告,朝鲜将这笔资金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的开发,并利用“水坑”(watering hole)攻击方式入侵了包括韩国政府、公共机关、媒体和军工企业在内的61家机关和企业的207台电脑。

【插图:金智润 记者】
【插图:金智润 记者】

为了应对网络战,韩国于2009年创建了韩国互联网振兴院负责民间领域事务,2010年创建了网络司令部负责国防领域。韩国政府2013年发表了《国家网络安保综合对策》,并公布了实现先进网络安全强国的四大战略目标。但是2012年因政府多个机关介入的“回帖事件”而经历政治风波后,政策支援和发展陷入了停滞状态。上届政府废除了网络心理战组织,而这种政策错误的受害者最终将是国民和国家。

今年3月22日,尹锡悦总统作为现任国家元首首次访问了网络作战司令部,当场强调了网络作战部队的作用和先发制人、主动应对的重要性。上月26日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上,阐明了通过战略网络安全合作建立“不断进化的网络安全同盟”。

除了尹锡悦总统的网络安保领导能力外,为了网络安保领域的发展,笔者想提出几点建议。第一,政府及民间各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应该提高对网络安全的认识。要发挥领导作用,利用组织执行任务所需的网络技术、及时更新组织信息体系和信息保护体系、加强信息保护组织的编制及能力建设、遵守组织成员的安全规定、增加信息保护预算等。

第二,需要提高国家网络安全治理的效率。要尽快完善相关法律和制度,如运营有效的网络安保指挥中心、整顿网络心理战组织、制定网络安保基本法、在《综合防卫法》中反映网络安保等。

第三,亟需培育国家白帽黑客生态系统。各机关通过利用有能力的白帽黑客或安保企业的民官合作政策及多种项目,开发比网络安全威胁势力更具概念优势的网络战能力,在这方面利用民间领域非常重要。

第四,为了网络安全,应该构建泛全球合作体系。为了有效应对无国界网络战,应该从最高层加强与网络盟友的国际合作,进一步紧密应对网络安全。

除了朝鲜的核导威胁,我们应该扩散网络威胁也是国家安保的第一大威胁的国民认知和共识。以此为基础,决定并实施相关法律和制度、资金支持等,筑成守护网络领土、取得网络战完整胜利之路。

中央日报
译 | 英豪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1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1q1w1e 2023-05-29 18:43:21
2016年1月,国家安全机关破获一起危害国家安全案件,成功打掉一个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为名、长期接受境外资金支持、在境内培训和资助多名“代理人”、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的非法组织。彼得·耶斯佩尔·达林(瑞典籍)等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经查明,2009年8月,彼得伙同他人,在香港注册成立名为“Joint Development Institute”(简称JDI)的机构,在境内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名义活动,未履行任何注册备案程序,资金入境和活动完全脱离正常监管。该组织长期接受某外国非政府组织等7家境外机构的巨额资助,在中国建立10余个所谓“法律援助站”,资助和培训无照“律师”、少数访民,利用他们搜集我国各类负面情况,加以歪曲、扩大甚至凭空捏造,向境外提供所谓“中国人权报告”。同时,该组织通过被培训的人员,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事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