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社论】尹锡悦政府执政一年 应制定恢复出口和制造业竞争力的根本对策
상태바
【社论】尹锡悦政府执政一年 应制定恢复出口和制造业竞争力的根本对策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3.05.11 19:3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复合危机下物价和危机应对稳定
三成国民感到“生活质量变差”
出口疲软,克服制造业工作岗位减少问题是关键
图为韩国总统尹锡悦在9日举行的国务会议上发言。【照片来源:韩总统室摄影记者团】
图为韩国总统尹锡悦在9日举行的国务会议上发言。【照片来源:韩总统室摄影记者团】

一年前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尹锡悦政府上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包括国际油价在内的原材料价格暴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时期释放的资金使市场流动性过剩。随着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央行亮起红灯,为控制物价,利率迅速上涨。韩国经济也因此瞬间面临高油价、高物价、高利率、高汇率的“四高”情况。一年后的今天,韩国消费者物价从5%左右降至3%左右(2022年5月5.4%→2023年4月3.7%),也没有出现企业接连破产或外汇危机。

从韩国经济免于硬着陆这一点来看,尹锡悦政府的危机应对值得给予肯定评价。经济政策的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将上届文在寅政府累积的“不正常”纠正为“正常”。尹锡悦政府为疯狂进行的“去核电”画上了句号,让核电行业重新回到了正轨,降低了破坏房地产市场的惩罚性综合房地产税、转让税和购置税,并解除了各种限制。竖起“健全财政”的旗帜,抓住上届政府国家债务增加400万亿韩元的松散财政运营缰绳,使韩国经济回到了正轨。

但是韩国国民对此的评价却并不尽然。在《中央日报》的民意调查中,10名受访者中有3人(35.2%)表示,与尹锡悦就任前相比,感觉“生活质量变差”,这远远超过了认为“变好了”的比例(8.6%),回答“差不多”的占54.6%。这可能是因为韩国国民感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经济不景气。再加上家庭负债已经达到极限,国民的腰包变得更瘪。去年年末韩国家庭债务为1867万亿韩元,因无法偿还债务而拖欠的人正在增加,被迫涌向第二金融圈和贷款企业的人也在剧增。

不得不指出,这种民生恶化的基础中潜伏着韩国制造业危机、出口产业危机。这一点从韩国4月份就业动向中可以得到佐证,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了9.7万人,创下28个月来最大降幅。虽然韩政府将重点放在全体就业人数增加35万多人上,但待遇和稳定性相对较好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却有所减少。而且,正值奋斗时期的青年群体(15~29岁)就业人数减少了13.7万人(连续6个月减少),肩负养家责任的40多岁就业人数也减少了2万多人(连续10个月减少)。

制造业和出口停滞对小型开放经济的健全性指标——经常项目收支也产生了负面影响。虽然3月份出现2.7亿美元顺差,由此摆脱1、2月份的逆差处境,但这只是因为企业从海外获得的股息收入剧增,而商品收支自去年11月以来连续6个月出现逆差。这与出口连续7个月减少、贸易收支连续14个月呈负增长是同样的道理。虽然主要因素是对华出口低迷和半导体行业景气停滞,但实际上这与韩国制造业陷入低迷有关。

回想起来,制造业的比较优势是韩国出口的力量,这一出口能力是韩国跃升至经济发达区的秘诀。希望以尹锡悦总统为首的韩国经济小组再次带着超乎寻常的危机意识,研究振兴制造业和出口产业的现实对策。

中央日报
译 | 会庭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