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韩建筑商被迫录用工会成员 尹锡悦指示根除建筑工地暴力
상태바
韩建筑商被迫录用工会成员 尹锡悦指示根除建筑工地暴力
  • 金正敏·权浩·金永珠 记者
  • 上传 2023.02.22 12:3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一到清晨6点,40多名工会成员就堵在施工场地入口,检查每个人的身份证。即使是合法外籍劳工也会被会吓跑。还用无人机拍摄休息时吸烟或摘下安全帽的工人,与司法警察没什么两样。”

本月8日,记者见到了建筑企业A公司的高管,他不停地叹息。A公司是负责韩国范围内10多个建筑工地的分包商。该公司向记者公开了去年3~4月在京畿道高阳市一带施工场地遭受的损失情况。周一至周六的损失日志里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工会的游行、怠工、擅自出入情况。上述高管吐露道,“(工会对公司)采取了强制录用或索要钱财的威胁手段”, “利用分包商只能配合工期和金额的弱点”。A公司2~3月亏损规模预计达16亿韩元。

2021年,京畿道杨州市曾发生过一起荒唐事例,建筑企业拒绝工会录用要求后,工会成员便在混凝土车辆通行道路上撒数千枚硬币,然后慢慢地逐个捡拾,以此妨碍施工。为销毁证据,他们还删除了集会时使用的对讲机应用程序。韩国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简称民主劳总)的两名干部因此事于上月被拘留。大韩专业建设协会劳动政策组组长姜成柱(音)表示,“根据《集会示威法》规定的噪音标准(10分钟),深夜播放送葬曲和劳动歌9分钟后再关掉,由此引发居民投诉的情况也经常发生”。

现场的“劳劳矛盾”演变为流血事件的状况也很多。去年3月,在京畿道安养市,堵在工地入口的民主劳总工会成员和试图进入施工场地的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简称韩国劳总)工会成员就招聘竞争发生了肢体冲突。两工会以特殊暴行及共同伤害嫌疑向韩国警方起诉了对方三四名工会成员。2021年,仁川市青罗地区还发生了韩国劳总建筑产业工会(现已被韩国劳总除名)700余名成员对10多名民主劳总工会成员集体施暴的事件。

图为21日,尹锡悦总统在龙山总统室办公大楼听取国土交通部长元喜龙关于根除建筑工地违法行为对策的汇报。【照片来源:韩总统室】
图为21日,尹锡悦总统在龙山总统室办公大楼听取国土交通部长元喜龙关于根除建筑工地违法行为对策的汇报。【照片来源:韩总统室】

尹锡悦总统向韩国建筑工会发出了警告,还使用了“建暴”(建筑工地暴力)这一表述。尹锡悦21日下达指示称,“对于建筑工地的勒索、暴力等有组织的违法行为,检方、警方、国土交通部和雇佣劳动部要合力打击”。韩总统室宣传首席秘书官金恩慧通过书面简报表示,当天上午在龙山总统室举行的国务会议结束后,尹锡悦总统听取了国土交通部长元喜龙、法务部长韩东勋、警察厅长尹熙根、雇佣劳动部次官(副部长)权基燮等人关于建筑工地暴力现况和实态的汇报,并嘱咐道,“在彻底根除‘建暴’之前,要严格查办,牢固树立建筑现场的法治”。

韩总统室核心相关人士就尹锡悦使用“建暴”一词的原因表示,“应该是为了体现问题的严重性。考虑到建筑工会的不正之风也很严重”。

强迫录用、集会、怠工等造成的损失最终会归结为工程延误和由此带来的金钱损失。例如,民主劳总建筑工会京畿道中西部分会要求,根据不同工种,工会成员的雇佣率应达70%到100%不等。管理韩国范围内25个施工场地的B分包公司理事表示,“施工首天,连锤子都没拿过的工会成员蜂拥而至,宣布‘从现在开始一起工作’”,“他们的头衔是木匠组组长、钢筋组组长,但连图纸都看不懂,每月还要拿700万韩元”。

特别是,夹在工会和外包企业间的分包商将蒙受损失。负责京畿道城南市大庄洞一带公寓建设工程的C分包公司因难以承担79亿韩元损失而放弃了工程。D分包公司在杨州市施工现场,因工会成员投入过多(53亿韩元)、无工人工资(6.5亿韩元)等,一年损失了约72亿韩元。D公司相关人士表示,“曾有一位在扬州施工现场工作30多年的高管称‘因为工会,太累了’,试图做出极端选择,最后好不容易救活过来”。

建筑工会的违法行为自文在寅政府对工会暴行袖手旁观的2017年起剧增。韩国建设政策研究院博士朴光培(音)表示,“五六年前,全国公寓建设工程开始蓬勃发展,无论合法还是非法,若没有外籍劳工,建筑工地就难以维系”,“工会以打击非法外籍劳工为借口扩大了影响力”。实际上,这一时期两大劳总建筑工会成员人数也从11.25万人(2016年)激增至24.95万人(2020年),到2022年达28.6515万人。

韩国雇佣劳动部向国民力量议员林利子办公室提交的资料显示,2017至2023年新成立的建筑相关工会达157个。朴光培博士表示,“若盲目成立各种小工会,就会产生成员引入竞争,而这笔账将会转嫁到建筑企业身上”,“工会根据建筑行业的特点,以产生粉尘、雾霾等违反环境法、不戴安全帽违反产业安全法、违反外国人雇佣法等为借口妨碍施工进度,因此企业只能答应其要求”。

建筑工地的月费问题也很严重。在全罗南道丽水某公寓住宅建设现场负责钢筋混凝土工程的E企业代表,从2021年8月到去年8月,13个月里向塔吊司机支付了2.17亿韩元作为月费,月均支付金额达1700万韩元。若不给月费,因怠工导致工期延长,由此造成的损失会更大。

据韩国国土交通部调查,最近2~3年全国收取月费的塔吊司机有438人,其收取的金额共达243亿韩元,平均每人收取5560万韩元,上游20%的人领取了9470万韩元。今后这些惯常做法将受到韩政府严厉的制裁和惩罚。21日,韩国国土交通部相关部门联名发布了《根除建筑工地违法和不正当行为对策》,并表示对索要不正当月费的塔吊司机将采取吊销执照等措施。此外,针对工会专职费和强迫录用等行为,将适用《刑法》上的强迫、威胁、恐吓罪进行处罚。

韩国国土交通部还特别指出,若收受月费等不正当财物,属于违反《国家技术资格法》规定的坚守诚信和操守义务,在给他人造成损失的情况,将给予驾驶员吊销执照等行政处分。国土交通部长元喜龙表示,还将严厉打击建筑工会塔吊司机垄断工作岗位的行为。元喜龙还指出,“目前,必须缴纳4000万韩元的工会入会费才能坐上塔吊司机位置”,“对建筑工地的违法行为进行高强度制裁后,将建立正常的供求秩序”。

自去年12月到今年6月,韩国警方对全国建筑工会的违法行为进行了为期200天的专项整治。截至本月17日,共对1648人(400件)立案,其中63人已移送检察机关,1535人正在接受调查。韩国警察厅在整治上述违法行为过程中,分配了50名特勤警员,相当于今年分配给国家调查本部的全体特勤警员(510人)的十分之一。

尹锡悦提及“建暴”一词也表明了要根除这类违法行为的意志。尹锡悦在当天以现场直播方式进行的国务会议开场发言中就此事强调称,“今天的国务会议将讨论‘根除建筑工地违法和不正当行为的对策’”。尹锡悦指出,“强势的既得权工会至今仍在建筑工地公然进行索要钱财、强迫录用、妨碍工程等违法行为”。尹锡悦强调,“劳动者因此失去工作,豆腐渣工程由此出现,小学开学和新房入住被推迟等,这些损失都转嫁给了国民”,“若看到暴力和违法行为,仍放任不管,就不能称之为国家”。

金正敏·权浩·金永珠 记者
译 | 青超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