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崔勋专栏】韩日关系正常化的时机到来
상태바
【崔勋专栏】韩日关系正常化的时机到来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3.02.20 18: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面对普京的核威胁、中国不断扩张的趋势
日本国内对安全的恐慌情绪激增
“需求”凌驾于政权得失、怨恨和理念之上
期待扩大选择面,立足大局进行对话
崔勋 中央日报主编
崔勋 中央日报主编

从黑猩猩反向研究人类DNA的学者们发现了一种有趣的本性,那便是“同盟”。有意成为群体首领的雄性黑猩猩会慢慢拉拢友军,设法赢得支持者的欢心,并与之分享树叶食物,然后等待机会,选择一个绝佳的时机发起叛乱。若说永远的权力,那是不存在的。因为不断有年轻的黑猩猩寻求结成新的同盟。在一个由30多只大猩猩组成的群体中,一年内可观察到1000次以上大大小小的结盟抱团现象(弗朗斯·德瓦尔《黑猩猩的政治》)。团结力量对抗主要敌人,是人类的生存本能。而能够提供某种自己无法独立获取的能力的国家,被视为完美的结盟对象。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日益激烈的中美冷战、见缝插针的朝鲜挑衅、极度不稳定的东亚局势,这一切我们都无法仅凭一己之力应付。对于朝核问题,从奥巴马到拜登,美国强调的延伸威慑似乎都只有“战略忍耐”这个解法。在此之前,美国通过忍耐等待“凶恶的怪物”苏联自己走向崩溃所需的时间为68年11个月零26天。如今韩国能够独立取得成就的外交事项只有一个,那便是修复与日本的关系。那么,对于日本这个我们看到其在世界杯上止步八强比看到自己的国家队晋级十六强还要高兴的可恶国家,为什么要恢复与它的关系呢?又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呢?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围绕这一问题形成共识。

现在的日本有些焦虑,认为当下处于“二战以来变化速度最快的对外政策转型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曾幻想俄罗斯归还日本四座千岛群岛岛屿、与普京一同泡温泉的安倍极力煽动厌韩情绪并27次与普京见面,而如今两位“硬汉”领导人的蜜月时代已经褪色。在普京作出核威胁后,与俄罗斯的北方领土争端反而成为了日本的威胁。另外,作为唯一遭受过核爆的国家,日本还经历了福岛核电站事故带来的创伤。前日落在日本北海道西部专属经济区的朝鲜远程弹道导弹(据推测)更是迫在眉睫的危机。岸田将于5月19日在父亲的故乡、也是自己的政治故乡广岛举办七国集团(G7)首脑会谈,打算将此作为“与西方民主主义强国联结的纽带”、“安全与和平的象征”。尹锡悦总统是否会接到日本的邀请,也是外交上备受关注的话题。

更大的恐惧来自中国。77%的日本人认为“普京的挑衅将影响中国对台湾行使武力”(《日本经济新闻》)。日本西南端尽头的岛屿距离台湾仅160公里,只比韩国从木浦港到新安可居岛的距离略远,因此日本对国家安全的体感与我们完全不同。目前日本已经开始在与中国存在争端的南西群岛上增驻兵力和导弹部队。在过去77年安心享受“日本只管盾牌,长矛由美国提供”式的免费和平、全力发展经济的日本正迅速转型为“新时代的现实主义外交”(岸田),已经变成能够进行导弹反击的可以实际参与战争的国家。而65%的日本国民对此都表示赞成。日本还打算大幅增加以往被视为禁忌的国防经费,到2027年增长到现在的近2倍水平。日本目前最关注的是眼下的安全局势,而在其身旁便是正位于中俄大陆最前沿的韩国。对于日本而言,这不是最完美的同盟对象吗?

针对韩国说三道四的日本主流媒体也普遍改变了风向。“在朝鲜核导与中国对台军事威胁升级的情况下,必须加强日本、美国、韩国之间的合作,而其前提便是改善韩日关系”(《读卖新闻》1月20日),“支持尹锡悦政府为改善与日本的关系所作努力”(《日经新闻》1月28日),“欢迎日韩两国领导人探索早日解决强征劳工赔偿问题的方案,应定期举行会谈,同时一起诚挚讨论解决朝鲜等问题的办法”(《朝日新闻》去年11月15日)。

最希望看到两国和解的国家是美国。韩美日同盟是封锁中国在东亚地区扩张趋势的终极武器。表示“没有什么比韩日关系更为重要”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早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副国务卿时就曾热情出面调解磕磕碰碰的韩日关系。当时三国的外交副部长经过20多次会谈,最终达成了慰安妇协议。拜登也曾在2013年担任美国副总统时与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晤后表示“韩日合作与改善关系是最重要的事情”。他还曾在当年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两周前劝其“克制”。他曾说,“由于朴槿惠和安倍都与我有着密切私交,对我都颇为信任,因此我出面充当了一次婚姻咨询师,帮助他们修复破碎的夫妻关系”(2016年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所说)。即便是为了强化能够最有效遏制朝核的韩美同盟,也要求我们作出与同坐一条船的日本实现和解的明智选择。更何况,韩日在精密零部件、原材料和尖端产业供应链上保持合作的价值也丝毫不亚于安全价值。

关键是解决好强征劳工赔偿问题。韩国政府的意思是,先由韩国的支持性基金会进行第三方垫资赔偿,而后由相关的日本企业给基金会出资。最重要的是,韩国政府需要在说服受害者同意的问题上表现出最大的诚意。另外,韩政府还需要启动与拒绝为基金会进行道歉性出资的日本自民党进行政务对话的渠道。不过,我们不需要先为此着急。现在正是韩日两国互相从长远、宏大的视角审视双边关系能给自己带来何种利益的时候。面对来自四方的前所未有的威胁,比起怨恨、理念和国内政治的得失,面向未来的“需求”才是同盟的首要标准。对此,两国都可以适当扩大选择面。

中央日报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