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周四)
韩拟取消对两套住房持有者征收重税,恢复公寓租赁事业
상태바
韩拟取消对两套住房持有者征收重税,恢复公寓租赁事业
  • 世宗=郑琮勋·任成彬 记者
  • 上传 2022.12.22 12: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21日,在青瓦台迎宾馆举行韩国企划财政部首次新年业务报告以及第12次紧急经济民生会议暨第一次国民经济咨询会议之前,尹锡悦总统正在行国民仪礼。【摄影:姜正贤 记者】
图为21日,在青瓦台迎宾馆举行韩国企划财政部首次新年业务报告以及第12次紧急经济民生会议暨第一次国民经济咨询会议之前,尹锡悦总统正在行国民仪礼。【摄影:姜正贤 记者】

随着尹锡悦政府把“克服危机”作为明年经济政策的关键词,韩政府决定大幅度放宽文在寅政府时期制定的监管政策,避免房地产市场硬着陆。由于明年韩国经济阴云笼罩,韩政府还计划先稳定物价、再促进增长。21日,韩国企划财政部发表了包含上述内容的《2023年经济政策方向》。

韩政府预测明年经济增长率为1.6%,较今年(2.5%)大幅放缓。除了受到新冠疫情(COVID-19)巨大冲击的2020年外,韩国经济增长率跌破2%是自2009年(0.8%)以来的第一次,且1.6%这一数值比其他国际机构、韩国央行和韩国开发研究院(KDI)的预测值要低。韩国企划财政部第一次官方基善解释称,“鉴于将相关情况客观地告诉国民很有意义,因此(在增长率预测中)并没有反映政策的预期效果”,这意味着,如果说之前是在反映政府期待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个略高的“目标值”,那么此次则是作出了具有现实意义的判断。

明年消费者物价上涨率为3.5%,比今年(预期为5.1%)有所放缓,但仍将保持上涨势头。 虽然预计明年就业人数将比今年增加10万人,但增幅仅为今年(81万人)的八分之一。由于利率上升导致债务负担加剧、资产价格下降等原因,民间消费的增加率将从今年的4.6%放缓到明年的2.5%。作为韩国经济增长动力的出口明年也将比今年减少4.5%。也就是说,经济衰退和物价上涨同时出现的“滞胀”(stagflation)阴影将变得越来越浓厚。

韩政府把重点放在了克服当前危机上,提出了保持宏观经济稳定、支援民生经济恢复、提高以民间为中心的经济活力、改善经济基本面应对未来挑战等四个方向,还将取消对持有两套住房者征收重税,恢复公寓租赁事业。

最大的课题则是要稳定与国民生活密切相关的物价。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秋庆镐表示,“经济困难将集中在明年上半年,稳定物价将置于政策的首位”。为此,韩政府将增加农畜水产品优惠券的支援额度,最大程度减少上调或推迟上调水费、公共交通费等公共事业费用。韩政府还将延长公共交通信用卡所得税减免率上调时间、冻结助学贷款利息等措施,减轻老百姓的生活费用负担。但是,为在2026年之前解决此前累积下来的韩国电力公社亏损和天然气公社未收款项问题,韩政府决定分阶段调整电费和天然气费。明年韩国电费将达到每千瓦时51.6韩元,上涨幅度比今年(19.3韩元)更大。

韩政府虽提出了“先物价后经济”,但为防止经济衰退加速仍要继续作出努力,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帮助进入速冻模式的房地产市场实现软着陆。

政策重点放在稳定民生上 通过“新增长4.0”战略培育未来产业

韩政府表示将稳定文在寅政府时期暴涨的住房价格,并为全面得到加强的房地产税制和贷款限制进行大举松绑。

首先,韩政府计划将废除针对多套住房持有者的从重征收转让税规定适用时间延长一年至2024年5月,对于三套住房持有者和四套及以上住房持有者的从重征收购置税税率将分别从8%和12%放宽到4%和6%,短期转让税税率将恢复到2020年之前的水平,并允许此前一直受阻的房地产限制地区多套住房持有者申请房贷。考虑到刚需族,韩政府决定明年初为房地产限制区域进一步松绑。

分析称,此举旨在事前采取应对措施、避免房价急剧下跌演变成整个金融和宏观经济的“系统危机”。对于单套住房持有者,韩政府决定将可由政府自行调整的公平市场价格比率从当前的45%进一步下调,从而降低明年的财产税负担。

与此同时,为了全面支援出口,韩政府计划将明年贸易金融支援力度增加到创历史最大规模的360万亿韩元,并决定在明年上半年制定提高以半导体、建设等五大领域为中心的出口竞争力的方案。韩政府的目标是,海外基础设施订单规模每年达500亿美元,在2027年前跻身世界四大建设强国。

韩政府还决定上调投资增加部分的扣除比例以增加企业投资等,提供税收方面的激励措施,加快监管创新步伐。在建立创新发展基金、制定尖端领域人才培养方案的同时,韩政府还将推进“新增长4.0”战略,培育移动出行、数字、生物等未来产业。

韩国企划财政部解释称,此次经济政策方向的宗旨与文在寅政府有所不同,在致力于宏观经济稳定和民生经济恢复的同时,以民间为中心提高经济增长动力。秋庆镐表示,“如果物价稳定下来,重点将转向经济方面。应该会考虑明年上半年关注物价、下半年聚焦经济”。对于金融和外汇市场,将通过流动性供给等风险管理来谋求稳定。韩政府还计划对高利率环境下不断增加的家庭负债进行管理,以免其成为新的导火索。

但有批评称,主要政策方案只是放宽了部分房地产限制,维持和扩大现有的支援政策。然而,放宽限制之前要先通过立法,如果没有与“巨大在野党”达成协议,政策大部分内容将会难以落实。韩国天主教大学经济系教授梁俊皙表示,“虽然主张民间投资比起政府投资更重要,但由于企业状况不好,因此不会立即产生太大的效果”,“应该承认短期解决方案存在局限性,应从中长期来看,朝着管理家庭和企业负债的方向出发”。

通过扩大财政来支撑经济,这一点也很难让人期待。韩国明知大学经济系系教授禹锡镇(音)指出,“政府将对策的焦点放在了减税、紧缩上,但考虑到利率条件,很难通过发行国债来支撑财政”,“与经济放缓强度相比,政府的对策力度还远远不够”。中长期的方向性也很模糊,成均馆大学经济学系名誉教授金庆洙表示,“眼下韩国的状况十分危急,让人联想到经济开始陷入衰退的1989到1990年的日本”,“从长远出发,现在是时候进行强有力的结构调整,但是政策中看不到相关内容,令人担心”。

世宗=郑琮勋·任成彬 记者
译 | 英豪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