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周三)
韩未来研究会公布新政府劳动市场改革课题 推进调整每周最长52小时工作制
상태바
韩未来研究会公布新政府劳动市场改革课题 推进调整每周最长52小时工作制
  • 金基赞 雇佣劳动专门记者
  • 上传 2022.12.13 12:4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拟推进调整加班时间计算周期的方案,允许将现行的以周为单位的计算方式改为以月度、季度、半年、年间为单位来计算。这样一来,即使特定周工作时长超过52小时(每周标准工时40小时+加班时间12小时),只要保证月度、季度、半年、年间的整体平均工作时间不超过每周52小时即可。

另外,预计韩国还将正式讨论将现行的60岁退休年龄延长的方案,而前提条件是,将以工龄论工资的年薪制度改为以职务、角色和绩效为中心的工资体系。

图为韩国淑明女子大学教授权顺元(音)12日在首尔中区总统酒店发表未来劳动市场研究会建议。【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韩国淑明女子大学教授权顺元(音)12日在首尔中区总统酒店发表未来劳动市场研究会建议。【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未来劳动市场研究会(以下简称未来研究会)12日发表了包含上述内容的“劳动市场改革课题建议”。未来研究会是在尹锡悦总统的指示下于今年7月成立的,由12名专家组成,主要工作是得出劳动市场改革课题并向政府提出。随着未来研究会给出建议,预计韩政府不久后会以此为基础制定具体的劳动改革推进方案。

未来研究会组长权顺元(音,淑明女子大学经营学教授)表示,“在过去的5个月里,通过劳资深度交流恳谈会、现场访问等多种渠道收集舆论意见,总结得出了工作时间和工资体系革新方案、以及今后劳动市场的改革课题”。

未来研究会建议,将延长工作时间的计算周期从现行的以周为单位扩大至以月度、季度、半年、年间为单位计算。也就是说,通过多元化管理工作时间计算周期,根据不同行业、用工单位的特点,劳资双方可以选择使用工作时间。

韩国现行工作时间规定,延长工作时间每周不得超过12小时,而若将计算周期扩大,按月计算的话,那么有的周加班时间可以超过12小时,有的周则可以取消或大幅减少加班时间,由此可以灵活应对工作量变化、自然灾害等带来的影响。但即便是按月计算,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也不能超过52小时。

韩国劳动界指出,“若将计算周期扩大至以年为单位,劳动者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面临过度疲劳的危险”,未来研究会根据此意见决定,在扩大计算周期时按比例减少总加班时间。根据韩国现行法律,如果按季度(3个月)来计算,工作时间可以延长156小时。未来研究会表示,如果以季度为单位来管理工作时间,加班时间只能是法律允许范围(156小时)的90%,即140小时;以半年为单位的话,加班时间只能是312小时的80%,即为250小时;以年为单位的话,总加班时间为440小时,占625小时的70%。

权顺元教授表示,“随着工作时间计算周期扩大,引入总加班时间限制制度的话,可以为灵活利用工作时间铺平道路,并起到实质性减少工作时间的效果”。未来研究会还建议,为确保延长工作时间计算周期扩大后的劳动者健康权,应实行赋予工作日间连续休息11小时等保护措施。

为了让劳动者可以自由选择工作日、决定上下班时间,“选择性工作时间结算期”也将扩大至3个月以内,且适用于所有行业。目前,除研发岗位外,工作时间均为以1个月为单位进行结算,此举旨在强化劳动者的工作时间选择权。未来研究会还特别向韩政府提出,要考虑对高收入专业人士适用“白领豁免”(White collar Exemption)政策,让其不受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52小时的约束。

“改变论资排辈的工资体系,需将退休年龄延长到60岁及以上”

未来研究会认为,随着低生育率、劳龄化进程加速,经济活动人口减少,最终国家的经济动力也会急剧萎缩,因此强烈建议韩政府就延长退休年龄问题进行社会性讨论。实际上,高盛集团本月8日通过报告判断,韩国步入“超高龄社会”后,平均经济增长率将从2020年的2%到2040年下降到0.8%,2060年开始为-0.1%,2070年开始为-0.2%,持续走下坡路。高盛还警告称,到2075年,韩国GDP将会低于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高盛还预测称,随着韩国的生育率也排在倒数第一,30多年后将被印度尼西亚、埃及、尼日利亚等人口大国赶超,经济规模将跌出世界前15位。

未来研究会强调,“要想确保持续的经济动力,有必要继续雇佣高龄者”,“应该通过调整工资体系,寻找延长退休年龄的突破口”。为此,未来研究会认为,有必要全面改革现行的工龄工资制(定岗年薪制),不应是年龄大了就无条件拿更多工资,而应根据职务、角色、绩效、熟练程度等调整工资,以此实现继续雇佣高龄者。

未来研究会认为,要想顺利实现工资体系的改编,有必要激活劳动者部分代表制。目前,工会通过与公司协商,不分职务、职种等一律适用工资体系。若实行部分代表制,就可以以特定职务、职种、部门为单位,根据业务特点自主选择并适用相应工资体系,相当于一家公司可以同时存在多个薪酬体系。未来研究会建议,“为了让劳资双方能够自主选择工资体系,应该改变法律制度,将就业规则变更同意的主体范围从全体劳动者改为部分劳动者”。

未来研究会还向韩政府提出了考虑设立劳动统计专门行政机关的要求。未来研究会认为当务之急是确保统计资料,为此应成立类似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机构,构建一体化工资信息系统,进而能够一目了然地把握劳动市场结构变化。

然而,改革的关键是需达成全民共识,尤其要克服韩国劳动界的反对。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简称韩国劳总)发表声明称,“在实际无法拒绝使用者工作指示的情况下,扩大工作时间的自主选择权只是空谈,反而会进一步加剧长时间劳动集中现象,并导致就业质量下降”。韩国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简称民主劳总)也反驳称,“这是要让资本天堂、劳动地狱变成现实”,“要把劳动者变成永远摆脱不了的奴隶”。

金基赞 雇佣劳动专门记者
译 | 艳琳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