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3月24日 (星期五)
德国奔驰工厂用400台“机器人”代替传送带
상태바
德国奔驰工厂用400台“机器人”代替传送带
  • 辛德芬根=李东炫 记者,克拉克斯维尔=任成彬 记者
  • 上传 2022.12.12 12: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在56号工厂内,车辆被装载到无人驾驶车辆“平台”上正移动至组装工序。【照片来源:梅赛德斯-奔驰】

位于德国巴登-符腾堡州辛德芬根的梅赛德斯-奔驰智能工厂“56号工厂”(Factory 56)在2020年9月开业,被誉为“地球最先进的整车厂”。

今年10月底,韩国《中央日报》成为首位来这里探访的亚洲媒体。56号工厂(Factory 56)内没有汽车厂标志性的传送带,正在组装中的汽车骨架被装在一个叫做“平台”的机器人上,送往各主要工序。在工厂内部,包括“平台”在内的400余辆自动无人搬运车(AGV)正在搬运所需配件和设备。记者得到允许后,挡在了AGV的前面,瞬间10多辆忙碌的AGV同时停了下来。负责向导的曼努埃拉·施奈德(音)笑着说道,“我们对安全百分之百信任,所以不用担心”。

距离美国东南部田纳西州首府纳什维尔一小时车程的LG电子克拉克斯维尔(Clarksville)洗衣机工厂也是如此。

长100米、宽500米的生产线上,165辆AGV搬运车自行搬运零部件和材料,这场景就像大学校园里去教室的学生。

有的AGV搬运车像拿着沉重的专业课本的大学生一样,把比主机高几倍的车身搬来搬去,也有的AGV搬运车完成任务后找到“休息的地方”进去休息。

奔驰的革新 机器人搬运零部件并同时生产内燃机车和电动汽车

有预测称,在世界经济多极化、全球复合危机的情况下,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工业环境变化将会提前到来,因此美国、中国、日本、德国等制造领先国开始把生死寄托在“工厂革命”上,这也是以制造业现场为中心推进“数字化转型(DX)”的原因。

智能制造创新的核心在于通过灵活生产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实现企业附加值的最大化。如果说20世纪是廉价的小品种大量生产(Fordism)的时代,那么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主人公便是哪怕支付高价、满意度也高的优质商品。

通过整合全球生产设施信息的“MO 360”系统,将各种信息传输到平板电脑上,实现了“无纸化工厂”。【照片来源:梅赛德斯-奔驰】
通过整合全球生产设施信息的“MO 360”系统,将各种信息传输到平板电脑上,实现了“无纸化工厂”。【照片来源:梅赛德斯-奔驰】

例如,德国56号工厂可以通过“Fullflex Marriage”工艺同时生产内燃机车和纯电动汽车驱动系统。目前这里混流生产奔驰的旗舰车型(最高级)S Class、迈巴赫S级和电动汽车旗舰车型EQS。

梅赛德斯-奔驰董事会成员兼供应链管理总负责人约尔格•布尔泽自豪地表示,“虽然我们在一条生产线上制造驱动系统完全不同的车辆,但生产效率比以往高出25%”,“由于采用模块化方式,完全更换生产车型或驱动系统只需不到一周的时间”。

【图表:申在民 记者】
【图表:申在民 记者】

在LG电子克拉克斯维尔工厂也可以看到超越单纯自动化的“智能化”。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与“预备不良品”的战争。工厂内部到处都安装有视觉摄像机,持续拍摄工艺,通过自动学习不良现象的机器学习,提前感知不良现象发生的趋势。LG电子田纳西法人代表孙昌佑(常务)介绍称,“在进入智能工厂的组装生产线之前,就可以筛选出不良产品”。也就是说,在犯罪发生之前提前预测情报的科幻(SF)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已经成为现实。

政府和企业的配合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德国很早就提出了“工业4.0”的愿景,官民携手进行制造业革新。虽然是由德国数字部和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主导,但通过西门子、博世、SAP等知名民间企业共同参与的“工业4.0平台”,正将详细战略具体落实。在此基础上,德国政府启动“中小型企业4.0”(Mittelstand 4.0)行动计划,扩大了中小企业的参与,且在开发覆盖整个产业生态系统的平台上也下足了功夫。

拥有世界级科技企业的美国是数字化转型的领跑者,从2011年的“先进制造伙伴关系”(AMP)计划开始,到今年的《通货削减法案》(IRA),高举重振美国制造业重振的旗帜。此外,法国(未来工业,Industrie du Futur)、中国(中国制造2025)、日本(Innovation 25)、加拿大(Industry 2030)等各国起的名字虽不同,但都树立了要在制造业领域创造革命性转机的目标。

【图表:申在民 记者】
【图表:申在民 记者】

有人指出,与竞争国家相比,韩国只是浅尝辄止。上届政府成立了“第四次工业革命委员会”,尹锡悦政府上台后成立了“数字平台政府委员会”等总统直属机构,致力于数字化转型和制造业革新。然而,问题是政府和民间的中长期战略完全没有得到具体落实,现场大企业和中小、中坚企业之间的差距很大。

事实上,韩政府从2018年开始推进的智能工厂构建项目仅处于起步阶段。值得一提的是,韩国中小风险企业部指定的智能工厂中,有四分之三以上处于初级阶段,因此有批评称只急于“凑数”。

据国民力量党崔炯斗议员办公室透露,截至去年底,被指定为智能工厂的25039家工厂中,19228家(76.8%)还停留在“基础”阶段。崔炯斗议员方面表示,“只要时具备被认为是企业经营基本解决方案的企业资源管理(ERP)系统,就被分类为‘基础’阶段的智能工厂”。韩国中小风险企业部将智能工厂分为基础、一级高度化、二级高度化等三个阶段,但实际处于“二级高度化”阶段的智能工厂只有343家(1.4%)。

在这种情况下,自2006年以后的15年里,韩国制造业竞争力指数一直排在德国、美国、日本之后,保持在世界第4位,而去年却下降到了第5位。

韩专家们强调,为实现韩国制造业革新,需要质的转换。首尔大学工学院教授李正东表示,“制造业革命归根结底是为了柔性化,如果只注重量的普及,反而会提高僵硬性”,“这意味着比起智能工厂系统,更应该改变对智能工厂的理解和思想”。

辛德芬根=李东炫 记者,克拉克斯维尔=任成彬 记者
译 | 艳琳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