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4日 (周日)
尹锡悦政府13万亿韩元减税方案因巨大在野党反对而受阻
상태바
尹锡悦政府13万亿韩元减税方案因巨大在野党反对而受阻
  • 世宗=曺贤淑 记者
  • 上传 2022.11.23 11: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尹锡悦政府13万亿韩元减税方案因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反对而受阻。除了最大争论焦点放宽综合房地产税和推迟金融投资所得税外,下调法人税、改编继承赠与税等,韩政府推进的税法修订案大部分都面临着受阻危机。有人担心,现政府通过缓解税收负担来应对经济危机的计划会出现差池。

22日,韩国国会企划财政委员会租税小委员会已连续第两天举行,仍未取得任何进展。现政府和执政党主张“应该减税”,在野党则主张“不能那么减”,双方剑拔弩张。

韩国企划财政部在国会会场外展开了舆论战。继17日放宽综合房地产税和推迟金融投资税、21日发布“2022综合房地产税告知现况”等资料之后,当天接连发布了《法人税课税标准与税率体系改编必要性》、《继承赠与税改编必要性》报告。这些都是现政府提出的减税案中急需处理的内容。

2001年韩国国税收入为95.8万亿韩元,2011年为192.4万亿韩元,2020年为285.5万亿韩元,而仅过了两年,今年就涨到了396.6万亿韩元(预测值)。韩国企划财政部在报告中表示,“在过去,国税收入增加100万亿韩元大约需10年左右,但最近仅两年就增加了100万亿韩元以上”,“其中,今年的法人税收预计将从去年的70.4万亿韩元大幅增加至105万亿韩元左右”。

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之后业绩回升、上届政府上调的法人税率等影响,韩国企业缴纳的法人税大幅增加。法人税与整体国税的比率在2011年至2020年平均为22.1%,而今年跃升至26.5%(预测值)。

韩国企划财政部强调,若想减轻因经济放缓而陷入困境的企业和家庭负担,就必须处理修订案。针对在野党提出的“为超富阶层减税”批判,企划财政部划清了界限。特别是有关法人税,企划财政部强调,“股东、消费者、劳动者会受到该税种的影响。个人和国民年金基金的股票投资大幅增加,下调法人税将首先惠及中产阶层股东,效果较过去有所扩大”。实际上,2017年年底三星电子的小额股东(以普通股为准)人数为14万人,今年6月已达592万人。

继承赠与税负担下,韩国“百年企业”仅7家

韩国企划财政部还在推进以扩大家业继承税减免为中心的继承赠与税改编。《继承赠与税改编必要性》报告显示,韩国中小企业经营者中,60岁及以上的比例为30.7%,正在迅速走向老龄化。然而,新老交替速度缓慢。最高达60%(适用最大股东股权转让溢价评估)的继承赠与税率是延续家业的一大绊脚石。

图为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秋庆镐22日上午出席在首尔龙山总统室办公大楼举行的国务会议。【照片来源:NEWSIS】
图为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秋庆镐22日上午出席在首尔龙山总统室办公大楼举行的国务会议。【照片来源:NEWSIS】

经过几代经营100年以上的长寿企业在韩国仅有7家,无法与日本(33076家)、美国(19497家)、瑞典(13997家)、德国(4947家)相比。这也是韩政府希望将家业继承税扣除限度最大提高至1000亿韩元、以减少相关税金负担的原因。

韩国企划财政部表示,“继承赠与税收因资产价格上升等原因,较10年前增加了4.5倍,增速比整体税收的1.8倍还要快”,“为了防止工作岗位减少、经营秘诀失传导致的事业中断现象,有必要大幅扩大家业继承税扣除。

韩政府的税法修订案中包含了将法人税最高税率从25%下调至22%、推迟引入金融投资所得税、以拥有1套房产者为中心下调房地产税金等方案。韩政府的这一方案带来的减税效果为法人税6.8万亿韩元、所得税2.5万亿韩元、证券交易税1.9万亿韩元、综合房地产税1.7万亿韩元等,合计达13.1万亿韩元。自明年起到2027年,5年累计将达60.2万亿韩元。

韩国企划财政部认为,若因在野党反对,税法修订案无法通过,无论是企业、投资者还是家庭,都将蒙受损失。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房价下降了,综合房地产税等房地产税金负担反而比过去增加,引发单套房产拥有者的不满。韩国天主教大学经济系教授梁俊皙也指出,“选举之前,在野党曾表示要放宽综合房地产税,现在又改变立场等,似乎是‘为反对而反对’”,“如今,不考虑经济因素的政治对立只会助长混乱”。

尹锡悦政府曾提出“民间主导增长”的经济政策基调,而这些减税方案就是其核心政策。但由于在国会拥有169个席位的巨大在野党的反对,现在寸步难行。因为在野党给减税政策扣上了“为超富阶层减税”的帽子。明年的预算案也被捆绑在一起,在国会陷入空转状态。

共同民主党政策委议长金星焕在当天的记者会上批评称,“声称不做有利于老百姓的减税、要为超富阶层减税,这是不合时宜的”。

作为接受推迟金融投资税的条件,民主党提出了追加下调证券交易税、撤回股票转让所得税以大股东为标准上调等要求,但由于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秋庆镐表明“不能接受”的方针,导致再次受阻。

金星焕议长还就明年的预算问题表示,“政府提出的不是原案,而是什么准预算,但我们并未考虑准预算。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会处理。最坏的情况就是,哪怕只是减额也会处理”。这是警告称,将在不考虑尹锡悦政府的预算,强行处理。

东国大学经营系教授姜京勋(音)表示,“若不确定性增大,企业就只能推迟投资和雇佣等”,“俄乌战争、美中矛盾等外部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大,而在野党和执政党对峙,甚至加剧了内部的不确定性”。

首尔市立大学税务系教授崔元硕表示,“政府和执政党要调整速度,在野党也要接受可以增强经济活力的税法修订案等,把经济放在最优先位置,互相让步,尽快找到妥协点”。    

世宗=曺贤淑 记者
译 | 青超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