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韩朝分裂后朝鲜导弹首次越过北方界线
상태바
韩朝分裂后朝鲜导弹首次越过北方界线
  • 姜兑和·金相镇·朴兑寅·郑英教·郑轸友 记者
  • 上传 2022.11.03 11:3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11月2日参与实战射击的F-15K。【照片来源:韩国空军】
图为11月2日参与实战射击的F-15K。【照片来源:韩国空军】

朝鲜最终越过了不该跨越的界限。11月2日上午,朝鲜自韩朝分裂以来首次向北方界线(NLL)以南发射了弹道导弹。

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表示,朝鲜当天从九个不同的地方同时作出导弹挑衅。早上6点51分左右,朝鲜从平安北道定州市和枇岘郡一带向西海上空发射4枚短程弹道导弹(SRBM),上午8点51分开始又从江原道元山一带向东海发射3枚短程弹道导弹。

特别是,朝鲜向东海上空发射的3枚导弹中,有一枚被发现射往郁陵岛方向,一度导致郁陵郡全境发布空袭警报。韩国军方有关人士称,“虽然还需要进一步确认,但以往郁陵岛从未发布过空袭警报”。韩国军方当天下午2点将空袭警报降级为警戒警报,并在晚上10点解除警报。这枚导弹落在北方界线(NLL)以南26公里、束草以东57公里、郁陵岛西北方向167公里处的公海海域。虽然导弹落地点位于韩国领海基线12海里(约22公里)前方的公海海域上,但实际与瞄准韩国领土和领海发射导弹并无二致。

【图表:金庆振 记者】
【图表:金庆振 记者】

接着,朝鲜在上午9点12分到下午1点55分之间又分别从咸镜南道乐园、定平、新浦一带向东海上空,从平安南道温泉郡、平原郡和津和黄海南道瓜饴郡一带向西海上空混合发射了10余枚短程弹道导弹和地对空导弹等,并从下午1点27分开始打破2018年韩朝签署的《9·19军事协议》,从北方江原道高城郡一带向东海NLL北方海上缓冲区持续进行100余发炮弹射击。韩国军方表示,朝鲜此举“明确违反了九一九韩朝军事协议”。之后,从下午4点30分左右开始,朝鲜又在40多分钟内连续从咸镜南道宣德和新浦一带向东海上空、从平安南道瓜饴郡和温泉郡一带向西海上空发射6枚地对空导弹。

尹锡悦总统2日上午针对朝鲜向北方界线(NLL)以南发射弹道导弹的行为主持召开紧急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并下达指示“迅速采取严正应对措施,使朝鲜为其挑衅行为付出明确的代价”。尹锡悦将朝鲜此番挑衅定性为“分裂以来首次侵犯北方界线并利用导弹实际侵犯韩国领土的行为”,并强调“朝鲜试图动摇韩国社会和韩美同盟的任何行为都行不通”。这是尹锡悦在今年5月朝鲜发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之后,第二次主持国家安全保障会议。

图为11月2日参与实战射击的KF-16。【照片来源:韩国空军】

尹锡悦下午在Facebook上发文称,“朝鲜在韩国国家哀悼期间做出挑衅行为,令人感到深深的愤怒”。

当天韩国军方当局按照尹锡悦的指示,立即派出F-15K、KF-16战机进行回应,从上午11点10分左右开始,在1小时内精确将SLAM-ER等3枚空对地导弹射击到NLL以北的公海海域。韩国军方有关人士表示,“我们精确将导弹射击在与朝鲜导弹落弹地点距离对等的公海上”。射程为280公里的SLAM-ER可以实现远程精准打击,即使从束草上空进行射击,也可以打击到平壤指挥部或军事设施,因此有分析认为,韩国军方此举是“对朝鲜挑衅的强烈警告”。

“朝鲜或是针对韩美联合空中演习”

尽管如此,朝鲜会否对进一步挑衅作出克制,目前还未可知。因为朝鲜当天作出挑衅时,韩美正出动 其中包括包括F-35B隐形战斗机等100余架美军战机在内的240余架军机进行联合空中演习(警戒风暴),美国海军的‘基韦斯特’号核潜艇也正停泊在釜山。不同于过去在韩美演习期间对挑衅活动保持克制的惯常做法,朝鲜此番不惜越过北方界线发射导弹,必然会引起极大的关注。今年9月底韩美、韩美日分别举行有核动力航母和核潜艇参加的联合演习和反潜演习期间,朝鲜也曾接连向演习海域所在的东海上空发射导弹。

分析认为,韩国军方当局提高回应力度,首次向北方界线(NLL)以北的公海海域上空进行实弹射击,也是出自这一背景。韩国军方消息人士称,“朝鲜在当日白天大约发射了25枚导弹”,“与平时不同,当天朝鲜发射的地对空导弹尤其多,应该是有意针对韩美联合空中演习”。韩国军方还在当天捕捉到朝鲜将作出进一步挑衅的动向,已将军方警戒态势提高至二级,进入全面监视状态。

韩专家们曾认为,之前因对韩国舆论颇为在意而从未跨过最起码“底线”的朝鲜在韩国发生梨泰院事故的情况下,应该会对侵犯北方界线(NLL)等高强度挑衅行为保持谨慎克制。而如今朝鲜的行为打破了这一预期。

特别是,朝鲜上个月就曾向东、西海岸北方界线(NLL)以北的海上缓冲区发射多管火箭炮等,公然违反韩朝为防止边境地区发生军事冲突而在2018年签署的《9·19协议》。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朝鲜学教授朴元坤(音)表示,“这次挑衅与以往不是同一级别,情况非常严重”,“说明朝鲜打算用激进的方式达到以拥核国身份进行谈判的绝对目标,也说明朝鲜对自己的战术核武能力非常有信心”。

随着朝鲜进入日常挑衅模式,韩国政府和军方正苦于思考应对之策。韩国空军从11月2日开始针对朝鲜弹道导弹攻击实施拦截导弹实弹射击演习,2日已使用2个爱国者(PAC-2)导弹炮台和4个天弓导弹炮台进行了射击演练,并计划9日首次使用去年列装的天弓-II(最大拦截高度15千米)导弹进行实弹射击。这些拦截导弹和PAC-3一起构成当前“韩国型三轴体系”中“韩国型导弹防御体系”(KAMD)的核心武器体系。远程地对空拦截导弹(L-SAM)和号称“韩版铁穹”的远程火炮拦截系统(LAMD)将分别在2024年和2029年完成研发。

分析认为,朝鲜这次挑衅意在架空北方界线(NLL)、《9·19军事协议》以及针对朝鲜的经济制裁。韩国东洋大学客座教授郑荣泰(音)表示,“朝鲜单方面在北方界线以南最多6公里处划定所谓‘海上军事分界线’,一直否认北方分界线,但此前始终对侵犯北方界线保持着克制”,“向北方界线以南发射弹道导弹相当于完全打破了前任政府正式签署的《9·19军事协议》等现有格局,很大程度上可能是为了炫耀自身大幅提升的核导技术”。

韩外交界:应明确对等回应原则

因此,韩外交界主张面对朝鲜挑衅采取对等回应措施、明确“对等回应原则”的声音大涨,认为此举能够实际有效地维护国家安全。还有部分看法认为,韩国应立刻对2018年9月韩朝在平壤举行领导人会谈时签署的《9·19军事协议》进行修改或废除。

韩国国防研究院未来战略研究委员长赵南熏表示,“这次挑衅是对国家安全的严重挑战,必须撇开军事协议,按照对等原则采取回应措施”,“但即便九一九协议已经变得有名无实,如果我们主动宣布废除协议,也会给朝鲜提供进一步挑衅的名分和借口”。

分析认为,朝鲜意图通过炫耀核武能力来获得实际“拥核国”地位,然后以此要求解除针对自己的制裁等。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车斗铉表示,“朝鲜想要在以后与美国进行谈判时尽可能增加手中的筹码、尽可能占据有利位置”。

姜兑和·金相镇·朴兑寅·郑英教·郑轸友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