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周四)
【芮荣俊专栏】经受“三十而痛”的中韩关系
상태바
【芮荣俊专栏】经受“三十而痛”的中韩关系
  •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 上传 2022.08.23 18: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人到三十是件可怕的事情。并不是因为听了三十就意味着激动人心的青春的终结。虽是到了必须踏稳双脚站起的“三十而立”之年,但还是害怕“不知要填满着什么过日子,什么也找不到”的自己。正如金光石《三十岁之际》歌词中所描述的,在华丽、又或是盲目幸福的青春尽头面对不安和恐惧,即将迎来建交30周年的中韩关系似乎也到了“三十而痛”的地步。各种舆论调查显示,中国成为比日本和朝鲜更不受人待见的国家。

7年前,朴槿惠前总统出席天安门阅兵式并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后曾表示,“(韩中)将尽快开始讨论韩半岛统一问题”。若讨论韩半岛统一的承诺属实,那么作为总统来说,那就属不应该对外泄露的天机,但实际上那只是夹杂着希望的单方面期待而已。也许习近平主席出于礼节的外交辞令助长了人们的期待。

细究起来,寄希望于中国在韩半岛统一上的作用是韩国前总统卢泰愚以来一贯的哲学。卢泰愚前总统在结束中韩建交和访华行程后召开的北方政策报告会议上表示,“可以说我们已经进入了民族统一的进程。我确信在本世纪内至少会实现韩朝联合”。文在寅前总统不顾“低姿态外交”争议试图靠拢中国,其言行在记忆中非常生动,无需刻意引用。在朝鲜无核化乃至韩朝统一问题上,中国的作用非常重要,这一事实至今仍没有改变。但是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是否符合韩国的期待是另一码事。现在,有必要抛开夹杂着希望的期待感,冷静地分析一下。首先应分析中国究竟是希望韩半岛统一还是维持现状。若中国希望韩半岛统一,就应该考虑中国所描绘的统一和韩国所希望的统一有什么不同。若中国不希望韩半岛统一,就应该考虑如何应对。以这样的判断为基础,制定精准的对华战略。

图为1992年8月,韩国时任外交部长李相玉和中国时任外长钱其琛签署并交换中韩建交文件后握手致意。【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图为1992年8月,韩国时任外交部长李相玉和中国时任外长钱其琛签署并交换中韩建交文件后握手致意。【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过去30年间中韩关系的大好时光已经过去,这一评价尤其符合经贸领域。不用说绝对差距,就连韩国享有比较优势的领域,现在可以说除了半导体之外再无其他了。从今年5月开始,韩国对华贸易收支首次出现逆差绝非偶然。现代汽车的市场占有率跌至1%,三星手机处于同样的处境已经过了5年。如今,一度认为占据绝对优势的韩国产化妆品也逐渐被挤出市场。即使不以“萨德报复”为借口,仅从纯粹的经济逻辑来看,中国也不再是韩国企业可以小觑的地方。曾对于韩国来说最简单的选择“安美经中”(安保靠拢美国,经济靠拢中国)如今也已到了有效期。

回顾过去,30年前韩国的战略选择是正确的。一直坚守冷战最前线的韩国通过北方外交政策才将活动舞台扩大到整个地区,从而可以顺应全球化潮流,以中韩建交圆满收尾。倘若没有通过中国这一市场创造的经济利益,韩国可能无法进入或者更晚才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但是30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就像韩国不是30年前的韩国一样,现在的中国也不再是1992年在建交谈判桌上相对而坐的中国。依靠过去30年间支撑中韩关系的认识,是无法延续未来30年的。应该深刻思考和反省中国对韩国来说是怎样的存在、要与其建立什么样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沉迷于表面上的耀眼成果,导致疏忽或保留了内面的根源性问题。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译 | 陈华泽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