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5日 (周二)
青瓦台澄清总统夫人自费购买服装 但争议仍未平息
상태바
青瓦台澄清总统夫人自费购买服装 但争议仍未平息
  • 崔岷智(音)记者
  • 上传 2022.03.30 17: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青瓦台澄清:第一夫人购买服装未用公款
在野党质疑:文总统的工资能买得起吗?
2018年7月4日下午,文在寅总统夫人金正淑女士在首尔江南区伊春剧场观看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之前,与印度留学生合影留念。当天,金女士被质疑戴上价值2亿韩元的猎豹胸针(红圈内)引发争议。 【照片来源:青瓦台脸书】
2018年7月4日下午,文在寅总统夫人金正淑女士在首尔江南区伊春剧场观看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之前,与印度留学生合影留念。当天,金女士被质疑戴上价值2亿韩元的猎豹胸针(红圈内)引发争议。 【照片来源:青瓦台脸书】

围绕文在寅总统夫人金正淑女士的服装费用争议仍在持续发酵,对于“是否使用青瓦台特殊活动费购买服装”的疑云扩散后,青瓦台亲自出面予以否认,但由于没有公开具体的支出明细和财源,预计争议还将持续下去。

青瓦台副发言人申惠贤(音)3月29日在春秋馆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第一夫人金正淑女士的服装费用表示,“在文在寅总统任期内,金女士作为总统的配偶,从未以购买服装为目的使用特殊活动费等国家预算”。她还解释称,金女士出席活动时穿戴的服装,大部分是改造现有服装或自费购买的服饰。对于部分名牌服装,发言人表示,“海外巡访或国际活动时品牌赞助的服装已经捐赠或返还了”。

尽管青瓦台出面澄清,但在野党国民之力党方面并没有就此放松攻势。国民之力党议员丁庆姬指出,“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主张的资料,这对于国民来说是不礼貌的”,“这是没有价值的解释”。她接着问,“既然很久以前就可以这样做出解释,那青瓦台为什么还要花费额外的诉讼费来拖延几年迟迟未有做出澄清呢”。她主张,青瓦台不惜提起诉讼,这反而在证明特殊活动费中包含金女士的服装购买费用。国民之力党最高委员郑美京也主张,“用总统的工资或金正淑女士的财产是否买得起如此昂贵的衣服和饰品,令人怀疑”,“如果作为赞助而收到如此昂贵的衣服,那岂不是受贿吗?”。据人事革新处透露,文在寅总统今年的年薪为2亿4064万韩元。

有些网民根据金女士的媒体报道图片,正在热传“金女士在文总统在任期间穿过的衣服达178套,饰品达207个”的说法。也有传言说,“如果按照共同民主党过去推测朴槿惠前总统服装费用的方式来计算的话,那金女士的服装费用可能达到数亿韩元”。2012年总统选举期间,民主统合党(现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文在寅方面的发言人陈声准曾表示,“我们对朴槿惠候选人从2004年3月到2006年12月参与活动的照片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3年间她共穿了133套不同的女式正装”,“如果按照量身定制服装的最低价格150万韩元计算的话,服装费用达到1亿9950万韩元。假如由高级设计师来定制衣服的话,一件最起码要300万韩元,照此计算则是3亿9900万韩元”。

本月17日,网上流传的金正淑女士服装集锦照片。【照片来源:网络社区截图】
本月17日,网上流传的金正淑女士服装集锦照片。【照片来源:网络社区截图】

过去“亲信干政门”发生后,时任总统朴槿惠被质疑挪用特别活动费等公款,因民主党的攻势,当时国民之力议员也饱受折磨。因此,国民之力党议员门纷纷指责文在寅总统的“双标”行为。前国民之力最高委员金在原在广播节目中表示,“国情院特殊活动费其实是国家机密中的机密,但当时检方要求公开明细,因此检方对我求刑5年了”,“既然已有这样的先例,那文在寅政府的青瓦台特活费必须得到公开”。也就是说,金在原前最高议员在朴槿惠政府担任青瓦台政务首席秘书官时,因涉嫌将国情院特别活动费使用于舆论调查费用而被求刑五年。他以类似的亲身经验接近金女士的服装费用问题,并表示,“不公开特殊活动费使用明细会引起国民更大的愤怒,甚至会引起刑事处罚问题”。

上月10日,首尔行政法院行政五部(部长法官丁相奎)决定撤回2018年7月不公开金女士礼宾费用有关信息的判决,勒令青瓦台将部分信息向纳税人联盟公开,而青瓦台对此提起了上诉。该事件虽然已被移交于二审法院,但预计很难在文在寅总统任期(5月9日结束)内得出结果。任期结束后,相关资料将被指定为总统保密记录资料,之后就很难以公开。总统指定记录的保密期间最长为15年,隐私有关记录则最长为30年。

崔岷智(音)记者
译 | 亓立男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