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7日 (周四)
韩政府称奥密克戎“致死率与流感相当”两天后单日死亡人数增至429人
상태바
韩政府称奥密克戎“致死率与流感相当”两天后单日死亡人数增至429人
  • 申成湜 福利专业记者,黄水莲 李佑林 记者
  • 上传 2022.03.18 10: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3月17日上午,首尔站筛查诊疗站的医疗人员正在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病毒检测。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的数据显示,截至当日0点,韩国新增确诊人数为62.1328万人。【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3月17日上午,首尔站筛查诊疗站的医疗人员正在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病毒检测。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的数据显示,截至当日0点,韩国新增确诊人数为62.1328万人。【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确诊和死亡人数正在以超出想象的速度增长。截至3月17日0时,韩国新增确诊人数达到62. 1328万人、死亡429人。

随着死亡人数的激增,在死者死亡五天内举行葬礼也变得难以实现。截至3月17日下午,只有仁川家庭公园还可以提供部分葬礼预约,首尔、京畿都已排到21日,死后六天才举行葬礼变成普遍操作,人们只能先将死者放置2~3天后,再置办灵堂或者举行葬礼。
 
高丽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系教授崔载旭表示,“政府放宽防疫措施,说是不再关注确诊人数,而是将精力集中放在预防死亡上,那现在算是怎么回事”,“确诊达到峰值后,死亡人数还会持续一个月保持高位,难道要一直放任这么多人死亡吗”。尽管如此,韩政府仍在强调奥密克戎的致死率低。中央事故处理本部社会战略班长孙映莱3月15日表示,“最近四周新冠肺炎的致死率已经低于0.1%,短期致死率与季节性流感相似”。

新冠肺炎死亡的高发地点集中在疗养院和疗养医院(以下简称疗养设施)。3月17日的429名新增死亡患者中,148人(34.5%)死于疗养设施,情况与去年德尔塔变异毒株流行时期疗养设施的情况相当。京畿道南杨州现代医院重患者病房的23名住院患者中,一半以上都是来自此类设施的八九十岁老年患者。准重症患者的情况也是一样。该医院的院长金富燮(音)说,“不同于1月初,最近出现肺炎症状的老年患者增加,可能会有更多人死亡”。
 
“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韩国每百万人口的新冠死亡率(截至3月16日)为8.36人,世界排名第十一。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仅次于匈牙利、挪威、冰岛、拉脱维亚,排名第五。美国(5.84人)、英国(2.24人)、德国(3.31人)等主要国家的死亡率远低于韩国。

医疗一线有人指出,还有不少死者未被纳入政府统计数据。3月17日在京畿道某定点医院死亡的78岁女子原本居住在疗养院,2月25日确诊后,3月4日解除隔离,却在次日出现呼吸困难被送至急救中心,当时患者肺部的一半部位都已出现肺炎,在重患者病房接受治疗,至17日死亡。该医院院长说,“这名患者解除隔离后,奥密克戎仍旧留存在身体里,发展成肺炎,最终导致死亡,政府却未将其计入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现在遗属拒绝接领死者遗体”,“如果将那些解除隔离后死亡的人数纳入统计,实际的死亡人数预计将达现在的两倍以上”。
 
大邱广域市某疗养院最近共有6人死亡,其中只有1~2人是在隔离期间死亡,其余几人都死于解除隔离之后。在首尔某大学附属医院死亡的90多岁男子也是在从新冠肺炎重患者病房转出后,于第二天死亡,他们均未被计入新冠死亡人数。
 
整体确诊患者激增固然是导致新冠死亡人数增多的最主要原因,对疗养设施的管理不善,也是一大原因。大邱A疗养医院的院长说,“奥密克戎扩散后,防疫措施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老人确诊后,也无法被送往医院”,“奥密克戎导致的病情看似比较轻,却会给人造成严重咽痛,令人无法进食,体力急速下降,导致病人在解除隔离后基础疾病恶化,乃至死亡”。据说卫生所在患者隔离的第五天已为其指定居家治疗医院,但该医院并未联系过一次患者。首尔某新冠肺炎定点疗养医院的干部说,“从疗养院和疗养医院送来的患者大部分挺不过四五天就死了”。

嘉泉大学吉医院感染内科教授严中植(音)表示,“疗养医院的集体感染扩散,越来越多患者因病情恶化被转送至医院,很多患者都是在接受完新冠肺炎治疗(隔离)出院或者在居家治疗并解除隔离后重新出现恶化”。崔载旭教授表示,“取消疗养医院的疫苗通行证、第四轮接种率低、应急转移系统混乱等,是导致死亡人数激增的原因”,“特效药Paxlovid也没有切实用好”。大邱A疗养医院的院长表示,“11个确诊患者中只有1人服用了帕克斯洛维德”,“其他患者因为患有基础疾病,正在服用多种其他药物,医生因担心出现副作用,拒绝开具处方,我们也没有积极提出要求”。还有不少患者在居家治疗期间病情急剧恶化,他们也同样难以获得Paxlovid的处方。一名50多岁的痊愈者说,“医生不给开帕克斯洛维德处方,我就向卫生所诉苦,提出要求,进入了生活治疗中心”。
   
翰林大学圣心医院呼吸内科教授郑錡硕表示,“如果能够用好Paxlovid,死亡人数就可以减少一半”,指出“政府未能切实签下购药合同,购买的数量不够,而且处方条件过于苛刻”。郑教授说,“我们应抓紧获得美国默沙东制药公司的口服药莫努匹韦(Molnupiravir)的许可,或者引进阿斯利康(AZ)的Evusheld,开启高危患者治疗的快车道”。

申成湜 福利专业记者,黄水莲 李佑林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