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周三)
韩选举管理委员会对五万张已投选票管理不当引争议
상태바
韩选举管理委员会对五万张已投选票管理不当引争议
  • 孙国玺 记者
  • 上传 2022.03.08 09: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3月7日,韩国富川市选举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办公室的塑料箱内发现五万张本应被投入邮递投票箱内的辖区外选民提前批投票邮件。这些辖区外选民提前批投票邮件可能是选民在3月4日~5日填写的选票。当时秘书长办公室的监控录像被人为用纸片遮挡。根据《公职选举法》第176条,邮递投票箱和提前批投票箱应被保管在设有监控录像的场所。虽然法律并未对投入票箱之前的邮递选票作出规定,但将选票保存在监控录像被遮挡的地方,依旧存在违法的嫌疑。现场见证这一情况的国民之力党相关人士批判,“管理太过松懈,有心人很容易做出舞弊行为”。民主党也批判称,“太松懈了,选举管理委员会理应根据法律规定将选票保存在安全的地方,如此随意放置,任何理由都说不过去”(选举对策委员会首席发言人朴灿大)。选举管理委员会的相关人士解释称,“辖区外选民邮递的选票必须在监票人的监督下投入票箱,因此一般都会先保存在某个地方,当天下午再将它们放入票箱”。

与此同时,国民之力党声称当日在济州选举管理委员会的秘书长办公室也发现了辖区外选民邮递的选票。

选管委发布确诊选民投票方案慢半拍,卢贞姬未出面道歉

富川市选举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办公室屋顶的监控录像被纸片遮挡。【照片由国民之力党提供】
富川市选举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办公室屋顶的监控录像被纸片遮挡。【照片由国民之力党提供】

国民之力党介绍称,“本应妥善保管到保存室的提前批选票被放在没有监控录像的地方,根本无从确认保存期间的情况”。

卢贞姬
卢贞姬

韩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3月7日由选举管理委员长卢贞姬主持召开紧急全体会议,决定在3月9日大选正式投票日弃用新冠确诊与隔离选民临时投票点,安排确诊与隔离选民在下午6点其他选民投票结束后正常投票。选举管理委员会在3月5日的提前批投票中要求确诊与隔离选民在临时投票点填写选票,然后将选票交给工作人员代为投入票箱,使用了“中转投票”的方式。然而,这种投票方式随后引起“箩筐投票”等争议,选举管理委员会遂决定改变方法。选管委表示,“选民只需要在下午7点半之前到达投票站并领取叫号牌,哪怕时间超过也可以进行投票,将最大限度增派投票管理人员,增设投票点”。

选管委内外均有人批判这一措施是“马后炮”。不具名的前选管委官员表示,“最终还是像打补丁一样,决定增加人员和站点设置。早在几个月之前就有人提出确诊选民投票的问题,真不知道选管委为什么会做的一塌糊涂,自招选举管理不善的质疑”。在提前批投票工作进行的前后几天,选管委内部的匿名论坛中也有人发文批判“不懂实务的拍脑袋行政”。
 
有人担忧,一旦普通选民的投票时间延迟,安排在下午6点以后投票的确诊选民投票时间也将被迫往后推迟。选管委方面表示,“提前批投票的站点只有3500个左右,正式投票站点共有14464个,可以分散人流,应该不会出现严重延迟”。

国民之力党富川市议会的议员们3月7日在富川市选举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办公室发现这里保存着五万余张辖区外选民的提前批投票邮件,已要求选管委做出纠正。【照片由国民之力党提供】
国民之力党富川市议会的议员们3月7日在富川市选举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办公室发现这里保存着五万余张辖区外选民的提前批投票邮件,已要求选管委做出纠正。【照片由国民之力党提供】

选管委当日发布对策后,在通气会上针对各种争议作出了解释。对于现场将已经勾选1号(李在明)或2号(尹锡悦)候选人的选票发给未投票选民的情况,选举局长金载元(音)解释称,“用来装选票的信封是重复使用的,这是工作人员失误,未将信封中的选票拿出来投入票箱,就拿回来发放(给其他选民)”。
 
对于已登记参加提前批投票但最终未投票的选民继续参加正式投票的可能性,他表示“如果相关选民曾将自己未投票的情况告知选举工作人员,能够确认未使用选票的归属,可以考虑这种做法”。不过,考虑到多数选票被打印出来后,很难确认未参加投票的选民身份,意味着大部分确诊选民将无法参加正式投票。德成女子大学政治学教授赵振满(音)表示,“这件事原本只需要提前发个告示,告知人们在核对身份后如果不参与投票就返回,正式投票日将无法参与投票即可,是选管委的懈怠酿成了这场祸端”。

卢贞姬委员长的回应也备受诟病。3月5日风波发生时,卢委员长曾因未到工作场所上班引发争议,而这天在上班路上,她也只是表示“会集中精力制定正式选举投票方案”,却对投票管理不善的风波沉默。此外,当日的紧急会议结束后,她将回答记者提问环节交给选管委的干部负责,自己始终未出面道歉。虽然选管委的官员声称“卢委员长可能会在8日动员人们投票时面向国民表达歉意”,但是否能否实现,目前还是未知数。

韩国政界对此纷纷作出批判,认为“韩国作为世界排名第十六的民主国家,作为防疫模范国家,发生这种事情令人汗颜”(民主党综合选举对策委员长李洛渊)、“人们都讽刺选管委不是选举管理委员会,而是选举干预委员会”(国民之力党选举对策本部长权宁世)。时代精神研究所所长严经英(音)表示,“如果最终候选人的得票率只有三四个百分点的差距,很可能会出现不服从选举结果的情况”。

孙国玺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