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9日 (周日)
【社论】对非法稽查执迷不悟的公调处长应承担责任
상태바
【社论】对非法稽查执迷不悟的公调处长应承担责任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12.31 16:5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公调处擅自查询众多野党、媒体人士的通信记录而陷入窘境
公调处长却反驳称“检方、警方查询得更多”
就记者被私查的质疑回避答复称“仍在调查中”

 

12月30日下午,在首尔汝矣岛国会举行的法制司法委员会全体会议上,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处长金镇煜对公调处非法查询在野党总统候选人及国会议员等通讯记录争议提问进行回答。【NEWS1】
12月30日下午,在首尔汝矣岛国会举行的法制司法委员会全体会议上,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处长金镇煜对公调处非法查询在野党总统候选人及国会议员等通讯记录争议提问进行回答。【NEWS1】

日,因全方位私查媒体和在野党的举措,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简称公调处)备受质疑。在昨天举行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悬案质询上,人们期待公调处会对此事拿出最起码的解释。但出席会议的公调处长金镇煜对公调处大量私查通信记录一事表示,“以后会留意”、“回头在检察一下”,但始终保持强硬态度称,“这是合法的事情”。

105名国民之力党议员中80%以上议员遭到公调处对通讯记录的私查,但金处长似乎丝毫没有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性,多次反驳国民之力党议员的质询,“言过其实”。愤怒的在野党议员要求废除公调处,纷纷使用“辞职”、“弹劾”、“罢免”等极端措辞。

公调处为了摆脱困境,特地找出了检方和警方的通讯调查次数有关数据,这更是让人哑口无言。金处长强调,“仅在今年上半年,检察机关和警方对通讯记录分别进行了59多万次和187万多次调查,而与之相比,公调处只有135次”。 他还公开了检察机关和警方查询国民之力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夫妇通信记录的事实。因此,现在又有人指责文在寅政府的调查机构在私自窥视市民的通信记录。

金处长在出席国会的时候,对其他调查机关的通信调查件数了如指掌,但对于“今年下半年,公调处调查了多少个人的通讯记录?”的提问没能大幅。

每当别逼问到角落时,金处长都会说“这是合法的调查程序”,但只要一谈到具体的细节,他的逻辑就会漏洞百出。当被问及公调处为何大肆调查加入Kakao Talk群聊的在野党议员时,金处长没能回答,甚至被暴露涉事群聊中学会会员的聊天记录也被公调处检察。国家情报院院长朴智元也被列入了调查对象。

关于公调处私查的事情,每隔一两天就会曝出新的疑惑。大选临近之际,尹锡悦夫妇被公调处多次查询通信记录的事实被证实。日本《朝日新闻》称,首尔分局所属的韩籍记者也被公调处列入调查名单,并要求公调处,“请说明理由和其来龙去脉”。真是丢脸丢到了国外去了。

在面对纷至沓来的疑问连公调处本身也无法回答的情况下,青瓦台也对相关提问以“公调处是独立机构”为由回避答复,这一点也非常令人失望。不管公调处引发什么样的争议,青瓦台都会坐视不管吗? 金处长昨天已经在国会上公开了在文在寅政府上台后检警部门查阅了数百万人的通讯记录,青瓦台难免其责,至少要对这件事做出相应的表态。

在悬案质询过程中,金处长强调公调处广泛的通信相关调查活动是“合法的”。 但对于是否对《中央日报》记者等进行通信调查的提问,他以“正在调查”为由回避回答。公调处能以这种方式回避多久呢?

京畿南部警察厅反腐败调查队昨天接到市民团体的举报,开始着手对公调处进行调查。如果公调处不能解释对采访记者家属及周围人士的通信记录进行调查的理由,那么金处长就应该负起责任。

 

中央日报
译 | 艳琳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