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当尿毒症患者感染新冠:为母透析打300通电话凸显当下韩国医疗窘状
상태바
当尿毒症患者感染新冠:为母透析打300通电话凸显当下韩国医疗窘状
  • 崔书仁 记者
  • 上传 2021.12.16 17: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70多岁、已经做血液透析15年的尿毒症患者A某上周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而由于没有可做透析的隔离病床,他只能在家等待,而每周一、三、五要定期做的透析也无法进行,导致尿毒(排尿产生的废物)开始在体内累积。等到第4天,他的体温上升到39度,并开始呕吐,却仍未接到卫生部门安排病床的通知。

A某的三个儿女放下工作,每个人都先后给全国各个医院打了几十通电话,两天后终于得以把人送到一家疗养医院,但父亲A某却在接受透析时突然休克,导致心肌梗塞,透析仅做了两个小时就被迫停止。主治医生说“肺部受损太严重,很难继续在这里治疗”,“需要转去大医院”。但由于现状找不到有空余病床的大医院而无法转院。

A某的家人说,“(父亲)幸运地醒过来了,但情况非常危险”,“现在需要转到大医院接受治疗,却无法实现,很是着急”。

在新冠定点收治医院京畿道平泽市博爱医院,医疗人员正在照顾血液透析患者。【照片来源:NEWS1】
在新冠定点收治医院京畿道平泽市博爱医院,医疗人员正在照顾血液透析患者。【照片来源:NEWS1】

由于新冠确诊患者暴增,韩国的医疗应对能力已达到极限,这导致慢性肾衰竭患者面临着极大的危险。这些患者每周一三五或者每周二四六都要接受透析,但现状却没有空余的病床。透析时间一旦推迟,病情会在几天之内迅速恶化。除了体内尿毒积累,肺部也会积水,直接威胁生命,还会出现呼吸困难、器官损伤等严重问题。实际上,本月初曾有一个70多岁的血液透析患者在等待病床期间因为心跳停止被送到医院,却直到昨天才被送到急诊室,虽然做上了透析和心肺复苏,却因为治疗太晚,不到一天就撒手人寰。

“求求收下我妈妈”,为联系住院哭着打300通电话

图为金某(39岁)的通话明细。为给母亲寻找病床,金某4个小时内向119、医院、卫生所等处打了50多次电话。照片由金某提供
图为金某(39岁)的通话明细。为给母亲寻找病床,金某4个小时内向119、医院、卫生所等处打了50多次电话。照片由金某提供

金氏的母亲B某(60多岁)患有慢性肾衰。B某在等待病床的第三天开始呼吸急促,血氧饱和度也出现下降。金某急忙向119报告情况,接到报告后出动的急救人员给B某平时做透析的医院打电话,提出“哪怕先给病人做个透析”,但却未能实现。金某(39岁)说,“找卫生所、医院、肾脏学会等,一共打了有300多通电话”,“打印出一份医院名单,到处哭着请求收下我妈妈,却还是没找到可以做透析的地方”。幸好在最后一次做透析后的第6天,B某勉强被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京畿道平泽博爱医院收治住院并接受了透析治疗。

专项治疗医院病床使用率97%二三十人等待

为应对透析患者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政府在去年12月指定平泽博爱医院为透析专项定点医院,之后又在本月初新指定了龙仁江南医院等专项治理医院。但新指定的医院还未做好接收患者的准备,患者只能扎堆到原来的医院,而该医院上个月的病床使用率已经接近97%。博爱医院共有60张隔离透析病床,现在还有30名患者正在等待。金某说,“(等待病床期间真的)害怕妈妈随时可能去世。

平泽博爱医院的诊疗组长刘星峰(音)说,“除了上午和下午,医院还安排了晚上透析,三班倒工作,连周日门诊都开放了,患者却还在增加”,“虽然有肾脏学会提供的医疗支援,但我们已经到了极限,无法收治更多患者”。

崔书仁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