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30日 (周四)
【崔贤哲】打不打疫苗,你选Yes呢还是Yes呢
상태바
【崔贤哲】打不打疫苗,你选Yes呢还是Yes呢
  • 崔贤哲 政策主编宋无忧
  • 上传 2021.12.10 13:0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崔贤哲 中央日报政策主编
崔贤哲 中央日报政策主编

看到近日围绕疫苗通行证的争议,让人不禁想起韩国女团TWICE在2018年发行的歌曲《Yes or Yes》。歌词中唱道,“我不知道你的心意,所以准备了不同选项,快选择一个吧,YES or YES”?
 
政府一边强调青少年接种全凭自愿,一边宣布从明年2月开始没有疫苗通行证不得进入校外辅导班和读书室,这一系列做法与这首歌的歌词颇有异曲同工之处。歌词中的“假装给你选择”的意思作为年轻男女告白的话听起来当然很甜,但在疫苗通行证上给人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却令人非常不快。关系到孩子们的未来,政府却没有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就剥夺了人们的选择权。

明年起没有通行证不能上辅导班
“青少年自愿接种”政策180度大转弯
没有说服担心副作用的国民

今年7月份的时候,我读高三的二女儿带回询问疫苗接种意向告知书时,笔者也有过类似感觉。笔者本人和妻子在接种疫苗时毫不犹豫,但在轮到给孩子接种时却开始犹豫不定。因为这是一种新型疫苗,研发时间短,且尚无任何证据证明未来是否会对孩子身体产生影响。我们不敢拿孩子的未来做赌注。最后我们决定放弃为孩子接种疫苗。
 
然而,我们的这番苦恼在第二天就变成了徒劳。因为从学校回来的孩子说“除了我以外,大家都说要接种”。虽然高三学生也是自愿接种疫苗而非强制,但人们担心未接种的学生会被单独安排在另外的考场,因此大部分父母都选择了投降。因为比起目前还只是可能性的担忧,对自己孩子被安排在陌生环境中参加重要考试的不安感占了风头。最后,我们也不得不再第二天单独联系学校的保健老师,把孩子的名字写入接种名单。

防疫当局在年初最早制订疫苗接种计划时表示,由于“接种疫苗的安全性缺乏临床数据支持”,将19岁以下青少年排除在了接种对象之外。今年9月新冠肺炎预防接种推进小组在发布第四季度接种计划时,也把儿童和青少年列为建议“自愿接种”的对象。当时推进小组的相关人士一致表示,“不认为12至17岁青少年接种疫苗的好处远大于未接种”(疫苗接种管理组长洪正益)、“没有基础疾病的青少年即便感染新冠病毒,大部分也都是无症状或轻症,接种对个人的好处并不太大”(委员长崔恩华)。
 

但短短三个月后政府就改变了说辞。教育部部长俞银惠和疾病管理厅长郑银敬在12月1日发表的共同谈话中表示,“近日接种疫苗的好处越来越大”,强烈建议儿童和青少年接种疫苗。两天后政府又宣布从明年2月开始将校外读书室和辅导本纳入疫苗通行证适用范围。虽然目前还只是劝告接种,但从儿童青少年接受校外辅导的参与率来看,此举几乎与强制接种无异。

当局强调孩子们应该接种疫苗,是因为“接种利益增大”。难道预防接种的好处会时时刻刻变化?而且,防疫当局不仅未公布计算接种利益的公式,还公开表示并未详细计算接种利益的大小。那又是根据什么宣传接种利益增大了呢?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疫苗本身的效能并没有明显加强,副作用也没有明显减少。在这种情况下,说接种利益增大,只是因为社会环境发生了变化,不接种疫苗时受到病毒感染的可能性有所增加。实际上,12~17岁群体中每10万人口的确诊人数已经从11月第二周的195.6人增加到12月第一周的287.7人,高于成人的确诊率。可以解释为,接种疫苗后感染病毒的可能性会下降,因此说接种的好处增大。

但这里遗漏了重要的东西。就像病毒感冒,如果感染后只是难受一阵就能过去,那么感染本身就变得不再重要。事实上,截至12月6日0时,全国只有1例儿童青少年危重患者,占比不到0.1%,与确诊人数少得多的七八月份相比也无大的差别。可以说,无论确诊人数多少,这一病毒对孩子们的危险度都不算高。 

相反,防疫当局没有拿出任何可以证明并非年龄越小接种疫苗副作用越严重的依据来消除家长的担心。家长们担心接种疫苗的副作用,防疫当局却担心孩子感染病毒后传染给大人,两者的关注点完全不同,自然无法顺利沟通。
 
家长们并不是毫无理由地拒绝疫苗,重要的是如何说服大家、消除人们的担忧。然而,政府却跳过这一步骤,直接选择强制的办法,不愧是一届缺少沟通能力的政府。

TWICE这首歌的最后还有一段是这么唱的——“再给你个选择,YES or YES or YES,你随意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