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28日 (周二)
儿子接种疫苗后死亡妈妈终日守墓以泪洗面“因此举起烛光走上街头”
상태바
儿子接种疫苗后死亡妈妈终日守墓以泪洗面“因此举起烛光走上街头”
  • 河秀映 记者
  • 上传 2021.12.08 14:0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10月28日在首尔钟路区宪法法院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苗受害者家属协议会(简称新疫会)的会员们召开记者会,表示将提起宪法诉愿,要求国家对疫苗受害者进行救济。【照片来源:NEWS1】
图为10月28日在首尔钟路区宪法法院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苗受害者家属协议会(简称新疫会)的会员们召开记者会,表示将提起宪法诉愿,要求国家对疫苗受害者进行救济。【照片来源:NEWS1】

截至12月7日,韩国在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后死亡的人数已达1340人。主张受到疫苗副作用伤害的人们开始举行烛光集会,要求政府承认接种疫苗与伤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并抗议政府的疫苗通行证制度。
 
新冠肺炎疫苗受害者家属协议会(以下简称新疫会)的会长金斗炅(音)12月7日下午做客MBC广播电台的《表昌元新闻Highkick》节目,表示“从今年2月26日开始启动疫苗接种到12月1日,共有950例怀疑在接种后死亡的申报病例,另有396例一开始申报为其他副作用后恶化成重症的病例,迄今为止相关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1340人”,“而当局承认与接种疫苗有因果关系的只有2例”。

根据相关统计,在出现严重异常反应的1200余个病例中,也只有5例被认定与接种疫苗存在因果关系。

新疫会每周六都会举行烛光集会对这一情况进行批判,要求政府“明确说明不承认因果关系的原因”并呼吁政府“不要强制实施疫苗通行证制度”。
 
金会长表示,“我们纯粹是接种疫苗的受害人。我们有人失去了孩子、有人失去了父母,无法待在家里,只能走上街头,用这种方式诉说心中的委屈”。

10月28日,在首尔钟路区宪法法院前,新冠肺炎疫苗受害者家属协议会(简称新疫会)的会员们召开记者会,表示将提起宪法诉愿,要求国家对疫苗受害者进行救济。图中参加集会的人员戴着印有“疫苗于我们而言是死亡毒药”字样的口罩。【照片来源:NEWS1】
10月28日,在首尔钟路区宪法法院前,新冠肺炎疫苗受害者家属协议会(简称新疫会)的会员们召开记者会,表示将提起宪法诉愿,要求国家对疫苗受害者进行救济。图中参加集会的人员戴着印有“疫苗于我们而言是死亡毒药”字样的口罩。【照片来源:NEWS1】

金会长本人在3月4日接种疫苗后四肢瘫痪。他说,“有个母亲在好好的儿子接种疫苗去世后备受打击,什么都无法做,想要打电话问问她要不要加入,拿着手机彻夜难眠”,“她说自己每天早上都会去墓地看儿子,在那里哭上一整天然后回家”。

11月19日,新疫会的会员们在忠北疫苗定点接种机构清州市韩亚医院门前拦住刚接种完加强针走出医院的疾病管理厅长郑银敬,要求与其进行面谈。【照片来源:韩联社】
11月19日,新疫会的会员们在忠北疫苗定点接种机构清州市韩亚医院门前拦住刚接种完加强针走出医院的疾病管理厅长郑银敬,要求与其进行面谈。【照片来源:韩联社】

“主治医生、国家科学搜查研究院都认为有一定因果关系,疾病厅却不承认”
 
金会长表示,“疾病管理厅即使接到主治医师及国立科学搜查研究院的验尸医师以及地方政府的流行病学调查员出具的‘考虑存在因果关系’的意见,也仍坚持‘可能是其他因素导致’的判断”,“不公开审议结果,也没有做出可以让人接受的解释”。
 
包括金会长在内的新疫会会员近日和疾病厅长郑银敬进行了面谈。金会长说,“我问郑厅长为什么无视其他医生主张存在因果关系的意见,得到的回答是,对疫苗有了解的医生不多。于是我对她说,临床试验是以美国和欧洲人为对象进行的,韩国要制定自己的因果关系判断标准”。
 
金会长表示,“我还指出如果K防疫真的旨在为国民服务,那就不能只炫耀接种率达到80%的情况,对疫苗伤害的补偿也要达到同等水平,而不是因果性认定率始终停留在0%”。
 
他说,郑厅长对此回应称“目前正对发生率、申报率进行分析,正根据外国的参考资料筹备制定韩国的因果关系判定标准”。郑厅长将在本月中旬第二次与新疫会举行座谈会。

金会长说,“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失去父母兄弟姐妹,处于痛苦之中,政府却要求12~17岁的青少年接种疫苗”,“青少年还在成长过程中,不知道疫苗对孩子们身体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种情况下做出草率的决定非常危险。关于儿童和青少年接种疫苗的问题,在进行充分探讨后再决定也不迟”。

河秀映 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