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周二)
美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直言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是“疯狂行为”
상태바
美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直言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是“疯狂行为”
  • 华盛顿=朴玄莹 驻地记者
  • 上传 2021.10.06 15: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10月4日(当地时间)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举行记者会。【华盛顿=朴玄莹 驻地记者】
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10月4日(当地时间)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举行记者会。【华盛顿=朴玄莹 驻地记者】

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10月4日(当地时间)正面批判了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表示,“明明是在重复地做同样的事,却期待会有不同的结果,这是疯狂的行为”。他还表示,自己想要阻止韩国负责外交工作的郑义溶外长,告诉其这样做“不会取得成果”。

曾任职于特朗普政府的前白宫顾问麦克马斯特在其2018年离职后所在的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举行记者会,邀请数名记者分享美国最新的外交、安全动向。麦克马斯特曾是特朗普政府的首届国家安全顾问,现在任哈德逊研究所特聘对日专家。

“朝鲜一挑衅韩国就让步,然后朝鲜再违反协议,
反复这一模式无异于疯子行径”

关于近日韩国总统文在寅提议发表终战宣言,决心与朝鲜重启对话等一系列对朝行动,麦克马斯特前顾问表示,“爱因斯坦曾说过——也可能不是他说的——疯狂(Definition of Insanity),就是不断做着同一件事,却期待会有不同的结果”。

他去年出版的回忆录《战场:保卫自由世界的战斗(Battlegrounds: The Fight to Defend the Free World)》中,把谈论朝鲜问题的第12章标题取为“疯狂的定义”。

图为麦克马斯特去年发行的回忆录《战场:保卫自由世界的战斗》的封面。 
图为麦克马斯特去年发行的回忆录《战场:保卫自由世界的战斗》的封面。 

前白宫高层官员如此直接地批判曾打过交道的韩国政府是非常罕见的事。据称,部队出身的麦克马斯特前顾问往往说话直言不讳。拜登政府已经表示,不会继承特朗普政府以施压为主的对朝政策。

在这种情况下,麦克马斯特前顾问对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做出抨击,体现了美国朝野对任期届满前韩国政府对朝政策的态度。

他在当日的记者座谈会上表示,“为吸引朝鲜参与谈判而做出让步,在谈判过程中不断受挫、感到无力,在对成功没有任何渴望的情况下,持续做出让步,最终只能达成非常无力的协议,而朝鲜在得到大规模经济补偿后撕毁协议,然后再次进入挑衅、让步、违反协议的怪圈”,因此“保持现状(status quo)就成了一种新常态”。

麦克马斯特前顾问提议,可以考虑一下如何能够让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产生不拥有核武器比拥有核武器更加能让自己安全的确信。

他表示,“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最大限度的施压(maximum pressure)”,“同时需要说服中国采取更多措施”。他提出,必要时可以对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的中国机构采取次级抵制措施。

不过他表示,2017~2018年美国采取最大限度施压措施后,韩朝领导人会谈和新加坡、河内朝美领导人会谈先后举行,导致施压力度流失,使朝鲜政权产生了可以回到过去模式的信心。

拜登政府今年4月宣布完成关于对朝政策的调研,表示将摒弃特朗普政府的最大压迫和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政策,探索新的朝核问题解决方案。

麦克马斯特前顾问接着说,“我不知道第三条道路是什么,也不可能知道”,并反问“你们知道吗”?在听到一位与会者说“可能是最大忍耐(maximum patience)?”之后,他笑出了声音。

“月光政策基于不现实的推定”

麦克马斯特前顾问与曾任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的郑义溶外长做过工作上的搭档。郑外长上月访问纽约时与美国外交协会(CFR)对话并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要求美国拿出足以激励朝鲜的具体措施,放宽制裁。

麦克马斯特表示,自己卸任后还曾和韩国外长郑义溶一起吃午饭,两人是“好朋友”。他表示,如果再次见到郑部长,“将劝说他这一政策不会取得成果”。

他借“阳光政策”的概念,把当前韩国政府和执政党的对朝政策叫做“月光政策(Moonshine Policy)”,批判这一政策“基于对(朝鲜)政权本质的不现实的推定”。

他强调,“朝鲜不可能两者兼得,如果继续开发最具破坏性的武器,就不可能获得金钱补偿和相关好处”。

“韩日领导人,应把两国和解当作最优先工作”

他表示,解决朝核问题离不开韩美日协调合作。他说,“韩美日统一声音,不仅能够对朝鲜起到最高的威慑作用,还可以最大程度施压中国在朝鲜问题上作出更大贡献”。

他表示,如果韩美日之间出现裂缝,中国就有可能趁虚而入。他表示,韩美频繁在对朝问题上表现出分歧,韩美日之间更是经常出现“家庭斗争(family dispute)”。

对于日本新政府出台后韩日关系得到修复的可能性,他表示“希望日本和韩国领导人能够对两国和解抱有希望,并把此当作双方最优先解决的问题”。

华盛顿=朴玄莹 驻地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