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NAVER和KAKAO被指涉嫌“垄断”股价暴跌
상태바
NAVER和KAKAO被指涉嫌“垄断”股价暴跌
  • 李泰润 安孝成 记者
  • 上传 2021.09.09 09: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从“促进消费者便利的创新象征”到“垄断和不公平交易的代名词”——韩国大型科技公司(BigTech)中的领头羊NAVER和KAKAO在这两个完全相反的极端评价中开始失去重心。韩政府计划加强对网络平台限制的举措直接剑指KAKAO,而这也同时触及了韩国最大搜索引擎平台NAVER,两家公司的股价也随之出现震荡。NAVER和KAKAO的市值总额排名分列KOSPI市场第三和第五,而两家公司的股价在9月8日双双出现大幅下跌。

当日KAKAO股价比前一天暴跌10.06%,收于13.85万韩元,这是在今年6月11日(13.55万韩元)之后KAKAO的收盘价时隔90天再次跌破14万韩元;NAVER股价也比前一天大跌7.97%,收于40.95万韩元,在今年7月6日(40.95万韩元)之后时隔两个月再度跌破41万韩元。外国人净卖出4357亿韩元的KAKAO股票和2290亿韩元的NAVER股票。

影响人们投资心理的是针对两家企业颁布的各种限制性措施。从9月25日开始,NAVER金融和KAKAO支付等大型科技公司下属的金融平台将无法继续销售基金、保险等其他金融公司的商品。

KAKAO支付等金融平台通过提供转账、支付等服务吸引用户将资金存入平台后,利用平台向用户提供投资、保险等定制化金融服务,以此创造利润。平台通过发布“某某某推荐的人气保险产品”等宣传文案,通过用户与金融平台签约购买金融商品的数量收取手续费。

然而,9月7日韩国金融委员会和金融监督院判定部分互联网金融平台提供的金融商品服务不是“广告”性质,而属于《金融消费者保护法》规定的“中介”行为,要求作出整改,这才使得问题变得复杂起来。9月24日缓冲期结束后,如果相关平台无法正式获得代理销售金融商品、提供金融中介服务的许可证,那么就必须下线相关业务。

韩国投资证券公司研究员郑浩润(音)表示,“人们由于担心平台企业受《金融消费者保护法》等法律约束无法继续提供多样化金融商品的销售和中介服务而导致NAVER和KAKAO股价暴跌,这里面多少有些反应过激了”。

束缚平台企业的不仅有《金融消费者保护法》,执政党看待平台企业的眼光也并不友善。执政党尤其针对把经营范围扩展到胡同商圈、卷入不公平交易和市场垄断风波的KAKAO已正式启动立法限制的程序。

执政党斥责“平台企业只追求利益最大化”
业界反驳“因为为消费者提供了便利才得以发展”

截至今年6月末,KAKAO包括在海外注册的法人在内共拥有158家子公司,并颇富侵略性地针对互联网银行、出租车叫车、停车与代驾、屏幕高尔夫球等领域展开扩张。掌控出租车叫车市场的KAKAO子公司KAKAO移动出行此前曾打算针对司机实施收费制度,并提高叫车费用,后因反对舆论声浪过高而被迫取消计划。

广播通信委员长韩相赫9月8日在国会预算决算委员会综合政策质询会上表示,“约束平台企业,不仅需要制定先行限制规定,还需要通过事后限制措施禁止其开展特定业务”,“正考虑针对KAKAO T的限制方式”。

执政党内呼吁针对KAKAO作出限制的声音日渐高涨。9月7日由宋甲锡、李东洲两名民主党议员发起的“遏制子公司达118家的平台大鳄KAKAO的触角扩张、根除平台大企业的不公平交易暨保护胡同商圈对策讨论会”便是一个典型。

宋议员在当日的讨论会上表示,“KAKAO原是创新和增长的象征,现在向小商户收取高额手续费,同时向民众收取昂贵服务费,已经堕落成追求极致利益的贪婪和守旧的典型”。民主党党首宋永吉也在书面致辞中表示,“KAKAO不能无视公平与共同发展的精神,效仿以前大企业一味追求利润的老样子”。

在这种气氛下,平台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简单。目前已经有多项旨在取缔互联网平台不公正交易行为的法案提交到国会。

韩国互联网企业协会政策室长权世华(音)表示,“为消费者提供便利是平台企业得以发展的原因”,“因为平台企业的营业范围过于广泛而对其进行限制,相当于不让人做平台,企业应寻找能够与用户、成员在互信中共同成长的方法”。

李泰润 安孝成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