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7日 (周四)
欠下1068万亿韩元国债的文在寅政府竟要求下届政府节俭支出?
상태바
欠下1068万亿韩元国债的文在寅政府竟要求下届政府节俭支出?
  • 世宗=郑振浩 孙海容 记者
  • 上传 2021.09.01 09: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政府制定了规模达604.4万亿韩元的明年度预算案,比前一年预算增加8.3%(46.4万亿韩元)。文在寅政府最后一年的预算案仍保持“扩张财政”的基本路线,“超级预算”下的国家债务总规模将突破1000万亿韩元,国家债务与国内总产值(GDP)的比例也将首次超过50%,突破财政健全的马其诺防线,国民税负率达到历史新高,人们的纳税负担也随之增加。

8月31日,韩国政府举行国务会议敲定含以上内容的“2022年度预算案”和“2021~2025年国家财政运用计划”。明年的预算规模比预计的总收入548.8万亿韩元高出55.6万亿韩元,必将导致国家债务规模扩大。预计明年韩国的国债总额将比今年增加112万亿韩元,达到1168万亿韩元,负债比也将从今年的47.3%上升到50.2%,五年内上升14.2个百分点。文在寅在担任在野党党首时,曾于2015年9月批判当时政府制定的2016年预算案,称“国家(债务对比GDP规模的)负债比打破了被视为财政健全马其诺防线的40%”。

本届政府扩大财政支出的幅度和国债规模增加的速度都高于往届政府。2017年政府的年度预算案规模为400.5万亿韩元,最近五年共增加50.9%,远高于李明博政府(32.5%)和朴槿惠政府(17.1%)任期内的预算增加率。

国家债务总额也在过去五年增加407.8万亿韩元(47.3%)。在此之前,卢武铉政府期间增额143.2万亿韩元、李明博政府任期内增额180.8万亿韩元、朴槿惠政府期间增额170.4万亿韩元,任何一届政府任期内的国家债务增额规模都未超过200万亿韩元。预计韩国的国债总额将持续增加,到2025年达到1408.5万亿韩元,达到GDP规模的58.8%,这还只是保守预测,如果政府持续按照当前的速度扩大预算支持,未来国债规模的增速更快。

文在寅政府在第一年制定2018年的预算案时,预算增加率为7.1%,此后从2019年的预算案开始,增加率连续四年保持在8%~9%以上水平。然而,任期内一直保持扩张性财政政策的政府却预测2023年的政府总支出只会增长5%,2025年的增加率更是会下降到4%至5%,考虑到2023年的预算案将由下届新选出的政府制定,这一预测似乎意在暗示下届政府应该恢复正常的财政路线。

文政府任期内国家预算规模增50%,国民税负加大

韩国政府制定出2022年度预算案,较今年增额8.3%,总支出规模达到604.4万亿韩元。图为8月31日,经济副总理洪楠基在政府首尔办公楼走进会场,准备公布预算案的内容。【照片来源:NEWS1】
韩国政府制定出2022年度预算案,较今年增额8.3%,总支出规模达到604.4万亿韩元。图为8月31日,经济副总理洪楠基在政府首尔办公楼走进会场,准备公布预算案的内容。【照片来源:NEWS1】

但是,无法轻易缩减的福利预算规模已经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考虑到2023年的预算案将由明年新上任的政府制定,其中需反应新政府的竞选承诺,扩张性财政政策路线很难得到修正。

国家未来研究院长金广斗(西江大学客座教授)说,“在支持率这样的政治负担下,预算规模一旦涨上来,就很难再降下去”,“为保持财政支出规模,只能不断增加国家债务。问题是,韩国的国债增速过快,已经引起其他国家的担忧”。金院长接着说,“随着低生育、老龄化导致国内劳动年龄人口不断减少,未来一代感受到的纳税压力将会更大”。嘉泉大学社会福利学教授刘载言(音)指出,“青年政策的预算大部分都是为大选制定的拉票政策”。

相反,由于财政收入低于支出规模,综合财政收支(总收入-总支出)不可避免会出现赤字。预计明年将出现55.6万亿韩元赤字,在2025年(-72.6万亿韩元)前,每年的赤字规模都将增加60万亿韩元以上。这意味着,在曲线图中,韩国总收入和总支出曲线之间的距离将越来越大, 日渐表现出“恶魔之口”的形态。

政府预计明年的国税收入将达338.6万亿韩元,比体现超额税收规模的今年第二次补充预算案预期规模高出24.36万亿韩元(7.8%),比今年正式预算的规模(282.7万亿韩元)高出55.9万亿韩元(19.8%)。

从税种来看,法人税(73.8万亿韩元)将增加8.2万亿韩元(12.6%,以下均为与今年第二次补充预算案比较的数值),增幅最大,体现了新冠肺炎疫情后全球经济复苏带动法人业绩好转的情况。随着内需被激活,附加税收入预计也将增加9.7%,达到76.054万亿韩元。

综合房产税(6.6万亿韩元)预计将增加1.5万亿韩元(29.6%),因为高层公寓等住宅的公示价格急剧上升导致需要纳付综合房产税的人数增加,税率也有大幅上调。这意味着,政府失败的房产政策虽然导致房价暴涨,国家的相关税收却有所增加。不过,随着房产、股市等资产市场逐渐趋于稳定,转让所得税和证券交易税等税收收入预计会出现减少。

国税收入增加,意味着政府从国民身上收取了更多税金,说明国民的纳税压力有所加大,税负率也将从今年的20.2%上升到明年的20.7%,创下历史新高。这里所说的税负率指国税和地税等税收总额除以GDP得出的比值。

如果把国民年金、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等社会保障基金计算在内,除以GDP得出的税负率将从2021年的27.9%增加到明年的28.6%,同样创造历史新高,并将在未来几年持续上升,到2025年达到29.2%。因此有批判认为,文在寅政府奉行扩张财政和各种扩大福利政策的“账单”最后还是变成纳税压力,落到了广大国民身上。

世宗=郑振浩 孙海容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