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0日 (周三)
【时评】谋生计的间谍肆虐,入行门槛降低所致
상태바
【时评】谋生计的间谍肆虐,入行门槛降低所致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8.19 18:0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跟随元首直到生命尽头”、“做元首的忠诚战士”。这是韩国国家情报院查获的“自主统一忠北同志会间谍组织事件”(简称忠北同志会事件)嫌疑人用血书对金正恩委员长进行的忠诚宣誓内容。现在已经不是严禁传播朝鲜有关信息的80年代,在21世纪的大韩民国还存在如此令人震惊的间谍事件,简直令普通民众感到匪夷所思。

回顾一下以往的间谍事件,在朝鲜政权体系中排名第22位的部长级对韩间谍李善实(1917-2000年)在首尔秘密展开间谍活动十年后,于1992年被抓获。她一度笼络到韩国政党的党首,还建立了三个人数超过300多人的间谍网络。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南韩朝鲜劳动党中部地区党事件”。

1998年12月17日,一艘试图离开南海岸的朝鲜潜艇被击沉。首尔法学院毕业、《钢铁书信》的作家、80年代主体思想派元老金永焕,原来创建了地下组织并在私底下展开间谍活动的事实被曝光。这便是爆发于1999年的“民族民主革命党”(简称民革党)。谈起间谍组织事件,人们可能认为达到这样的程度才算大事件。因此,“忠北同志会事件”确实与传统的间谍组织不同,很容易令人感到疑惑。

从1992年的“中部地区党事件”、1999年的“民革党事件”、2006年的“一心会事件”、2011年的“王在山事件”到本次发生的“忠北同志会事件”的核心人物都是上世纪8~90年代入学的主体思想派,他们的幕后大佬都是朝鲜文化交流局。不过,这次的“忠北同志会事件”也有几个明显的不同之处。

首先,虽然这几起间谍事件都是主体思想派所为,并拥有同样的幕后大佬,但2000年前后主体思想派的地位和他们开展间谍活动的内容和情况不同于以往。2000年以前的主体思想派大多是大学民主化运动的主导者,但90年代中期朝鲜发生数十万人饿死的“苦难行军”后,主体思想派核心分子已经大多逃逸。朝鲜一开始派出对韩精锐特工到韩国与这些主体思想派人物联系,创建南劳党等大规模地下组织。

2000年以后的主体思想派大部分都只在外围活动,有些成员的知识水平并不高,甚至无法对情形作出准确判断。一些人表面上加入了组织,但实际却没有能力开展真正的间谍活动。

第二,2000年以后间谍活动的门槛比以往大大降低,从事间谍活动变得更加简单。以前以间谍罪被抓就要面临十年以上长期坐牢和拷问等严刑折磨,而在2000年韩国进步派政府上台后,韩朝开始形成和解气氛,即便犯了间谍罪,只需要坐牢三到四年即可出狱。生活困难的中下层主体思想派开始受到与朝鲜接触的诱惑。他们的无知无畏与朝鲜间谍机构对业绩的需求一拍即合。

第三,2000年以后,在韩国政界广泛形成了将亲朝、韩朝统一运动视为民主化运动一部分的认识。有些人把追随朝鲜视为基于“清醒认识”的行为,将违反《国家安全法》的经历视为一种勋章。这种社会认识的变化催生了大量间谍,人们甚至错误地把间谍活动当作民主化运动。

对于有人质疑伪造间谍事件问题,韩国国情院长朴智元表示否定称,“伪造间谍事件是以前才有的事”。大概是因为这起事件的证据非常充分。国情院应把“忠北同志会间谍组织事件”当作开展《国家安全法》调查工作的转折点。比起查处几名违反《国家安全法》的嫌犯,更重要的是国情院更加自信地开展侦查工作,不要因三年后反共侦查权移交于警察厅的事实受到萎缩。国情院应该以这起事件为契机,彻底与统一运动和间谍活动等亲朝行为划清界限。

前韩国国家情报研究生院教授、国家情报研究会秘书长 张锡光(音)
前韩国国家情报研究生院教授、国家情报研究会秘书长 张锡光(音)

※外部人士撰稿,不代表本报观点

中央日报
译 | 宋无忧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