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0日 (周三)
文在寅政权媒体政策的变化时间线:曹国事件成为转折点
상태바
文在寅政权媒体政策的变化时间线:曹国事件成为转折点
  • 吴铉锡 记者
  • 上传 2021.08.17 10:3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8月17日上午10点,共同民主党将召开国会文化体育观光委员会全体会议审查《媒体仲裁与受害救济的相关法律(媒体仲裁法)》修正案。这一法案中因为包含要求媒体承担最高五倍赔偿责任的惩罚性损失赔偿条款,被国内学术界乃至国外媒体组织一致批判为“媒体限制法案”,而共同民主党计划本月内强行处理通过这一法案。

对于民主党意图背水一战强行通过“媒体仲裁法”的做法,政治圈有人指出,本届政权对媒体的态度“与执政之初相比发生了180度转变”。文在寅总统和民主党作为弹劾证据中媒体对朴槿惠政府进行批判性报道的受益者,当初曾是言论自由的忠实拥趸。文在寅总统在2017年6月以前的Facebook上曾谈到媒体对“崔顺实门”的报道,写道“这让我们刻骨地认识到,媒体的沉默最终会变成国民的呻吟”。

文在寅政府和民主党的媒体政策日志(2017年)。图表=金庚振 记者
文在寅政府和民主党的媒体政策日志(2017年)。图表=金庚振 记者

执政初期政府至少在表面上积极维护言论自由,2017年7月发布的“文在寅政府百大国政课题”还将“弘扬言论自由和媒体独立”列为第四号课题,并设定“2022年把国家言论自由指数提升到前30名”的目标。

但四年后的现在,文在寅政府和执政党的媒体政策已经发生转变,被指为媒体“套马嚼”。对于这种变化,民主党某二选议员表示,“支持者的不满情绪积累已久,尤其是在发生曹国事件后,强硬派支持者的呼声更加强烈,是推动党内态度变化的原因”。也就是说,民主党改变媒体政策的方向,主要是出自政治需要。曾承诺保护言论自由的文总统和青瓦台最近也一直对“媒体限制法”引发的争议保持沉默,缄口不言。
 
回头来看,执政党对媒体的不满情绪从掌权第二年开始逐渐爆发出来,导火索是2018年4月发生的“Druking事件”。当时媒体纷纷报道前任庆尚南道知事金庆洙(时任民主党议员)参与操纵舆论事件的情况,时任民主党党首的秋美爱曾表示,“将对泄露金议员真实姓名和对相关事件进行扭曲、夸张性报道的媒体追究责任”(2018年4月16日最高委员会上),对媒体作出警告。

之后媒体又围绕孙惠园前议员的房产投机(2019年1月)和环境部黑名单(2019年2月)等事件针对政府和执政党作出批判性报道,刺激民主党内部对媒体的不满情绪爆发,抱怨“媒体对文在寅政府过于苛刻,不够公平”(某亲文派议员)。但事实上,金前知事(二审)、孙前议员(一审)、前任环境部长金恩京(一审)都已被法院判定有罪。

2019年8月起爆发的“曹国事件”成为了民主党改变媒体政策的转折点。媒体曝光曹国女儿考试走后门等问题后,检察开始着手展开调查,当时民主党议员指责“检察院将调查的情况透露给媒体,故意暴露候选人的伤疤”,并一改此前的克制态度,开始对媒体进行直接批判。在针对前任法务部部长曹国的人事听证会上,甚至有议员称“媒体是引发混乱的一大罪魁祸首”(表苍原前议员)、“媒体在报道时存在故意歪曲和恶意报道的成分”(宋基宪议员)。

在曹国前部长的支持者发起的瑞草洞烛光示威中,“媒体改革”成为民主党强硬派支持者的核心口号。【照片来源:NEWS1】
在曹国前部长的支持者发起的瑞草洞烛光示威中,“媒体改革”成为民主党强硬派支持者的核心口号。【照片来源:NEWS1】

在曹国前部长的支持者发起的瑞草洞烛光示威中,“媒体改革”成为民主党强硬派支持者的核心口号。民主党议员不断通过手机和社交网站收到“早日着手进行媒体改革”的要求。在瑞草洞举行的最后一次第九次烛光示威(2019年10月12日)中,前任民主党议员崔敏姬登上演讲台质问“媒体声称对权力进行批判是自己的使命,那么为什么不去批判检察呢”,“检察改革之后就是媒体改革”。

文在寅政府和民主党的媒体政策日志(曹国事件后)。图表=金庚振 记者
文在寅政府和民主党的媒体政策日志(曹国事件后)。图表=金庚振 记者

瑞草洞烛光示威直接推动了以“辛辣民主党”自居的共同民主党在第二年建党。共同民主党从建党开始就把检察改革和媒体改革作为核心价值。曾任文在寅政府青瓦台发言人的金义谦议员在2020年3月举行的共同民主党比例代表参选记者会上表示,“对总统质问不休以及故意刺激社会矛盾与撕裂的报道太多了”,“希望能够对媒体进行改革”。金议员现在是负责审查“媒体仲裁法”的文体委员会委员。
 
媒体立法从起初的“相生”,变成强硬派主导的“限制法”

不过,民主党去年在国会选举中取得180个席位的压倒性胜利后,并没有立刻制定“媒体限制法”,而是致力于同媒体共同发展。去年10月民主党为修订媒体相关法律而成立的党内工作组(TF)取名为“媒体相生工作组”,被视为相对温和派的工作组组长卢雄来还在工作组成立的记者会上表示,“政治总是无视并贬损媒体,媒体则总能利用未经证实的问题,按照自己的口味对政治进行改造”,“将充分与媒体沟通,努力建立互信”。

卢雄来的媒体相生工作组原本不赞同针对媒体实施惩罚性损失赔偿制度,一开始只建议通过《信息通信网法》(尹永灿议员提案)针对通过YouTube等网络平台发布虚假、非法信息者追究最高三倍于损失额的赔偿责任。直到今年1月,认为“针对媒体制定惩罚性赔偿制度为时尚早”的观点还占主流。但由于支持者不断反对这一做法并抱怨“180个席位有何作用”,民主党的领导层开始改变态度。前任民主党党首李洛渊今年2月表示,“没有事实依据的恶意报道和假新闻是制造社会混乱、助长社会不信任的反社会犯罪”。此后民主党正式开始考虑追究媒体惩罚性损失赔偿责任的方案。

虽然在野党强烈反对,但执政党拒绝进一步推迟处理这项法案的时间。这其中包含很大的政治考量。民主党媒体改革特别委员会的一名议员说,“比起强行通过法律给我党带来的打击,停止处理法案导致的支持者逃逸问题更为致命,因此一定要在8月份处理通过这项法案”。据称,推迟处理法案的时间会给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造成压力,也是民主党的考虑因素。

吴铉锡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