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庚振专栏】探访象征韩国近代平等外交的驻华公馆:“不卑不亢的外交”应铭记在心
상태바
【申庚振专栏】探访象征韩国近代平等外交的驻华公馆:“不卑不亢的外交”应铭记在心
  • 北京·天津=申庚振 驻地记者
  • 上传 2021.07.26 16:59
  • 参与互动 2
分享该报道至

申庚振 中央日报驻北京总局长
申庚振 中央日报驻北京总局长

#天津紫竹林公馆

7月17日,笔者来到天津市中心街区坐落在解放北路和海河之间的紫竹林教堂,在入口处扫描二维码后,手机上立刻显示出紫竹林地名的由来,并提示附近曾是寺庙旧址。

这个寺庙旧址就是韩国近代第一座驻外公馆——天津公馆的所在地(《跟随使臣到清朝》)。这座公馆根据1882年壬午兵变后朝鲜王朝和清朝在天津签订不平等通商条约《中朝商民水陆贸易章程》设立,清朝也派遣商务委员陈树堂到首尔,在如今的明洞地区花费2000两银钱购买了6500坪土地,即现在的中国大使馆所在地。
 
朝鲜公馆则设在天津而不是北京,由当时以使臣身份派往清朝的金允植负责筹建。时任北洋大臣李鸿章的幕僚周馥提议朝鲜将公馆建在紫竹林旧址,于是朝鲜从国库中支出4000两银钱购置土地并进行房屋修缮,买下了这座由22个房间和4个走廊构成的砖瓦建筑。1884年4月,南廷哲赴任驻津督理时,他的月薪只有50两银钱。

7月17日,在中国天津市解放北路与海河之间的紫竹林教堂礼堂,一对中国夫妻正在举行婚礼。附近的紫竹林寺庙旧址在1884年~1895年之间曾是朝鲜第一个驻外公馆——天津公馆的所在地(照片1)。申庚振 记者 
7月17日,在中国天津市解放北路与海河之间的紫竹林教堂礼堂,一对中国夫妻正在举行婚礼。附近的紫竹林寺庙旧址在1884年~1895年之间曾是朝鲜第一个驻外公馆——天津公馆的所在地(照片1)。申庚振 记者 

天津公馆设立的时间早于1891年朝鲜在华盛顿购买使馆的时间。因此,奎章阁外交文件《驻津督理公署章程底稿,1883年》的序文中明确表示,这是朝鲜的第一座驻外公馆,上书“本公馆是本国(在国外)常驻外交使节的开端”,并写道“名义虽然不同,但规格相同”,意味着这座公馆与当时列强在天津设立的领事馆具备同等规格。紫竹林公馆一共使用了11年。

回到7月17日,笔者走进了紫竹林教堂街区拐角处一座文艺复兴样式、在日本殖民时期曾是朝鲜银行旧址的建筑。根据这里的保安说,这里“现在是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的办公室”,“已经没有朝鲜银行的痕迹”。鲜文大学教授孙成旭(音)表示,“关于天津公馆的位置并无确切记录,现在无法确定遗址的具体位置”。

#北京东交民巷公使馆

1917年建成的背景是东交民巷34号法国印度支那银行建筑,这里曾是大韩帝国公使馆所在地方(照片2)。申庚振 记者
1917年建成的背景是东交民巷34号法国印度支那银行建筑,这里曾是大韩帝国公使馆所在地方(照片2)。申庚振 记者

第二天,笔者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的胡同——东交民巷。这条胡同东西贯通,曾是清末列强外交公馆聚集地。笔者仔细观察了北京警察博物馆(36号)旁边的北京公安局附属建筑(34号),这是法国印度支那银行(东方汇理银行)大楼,是1917年按照折衷主义样式建造的三层红砖墙楼房,但无法进入其中。
 
虽然有些遗憾,但笔者还是参观了旁边的美国花旗银行遗址和现在的警察博物馆。这两座建筑在清末时与南部城墙相连,曾是美国大使馆所在地。34号则是在中国和韩半岛的朝贡、册封关系结束后,大韩帝国第一次在帝都北京设立的公使馆遗址。

清朝在1894年爆发于韩半岛土地上的清日战争中失败,因此结束了与朝鲜的“事大关系”。1897年,大韩帝国成立,并在1899年与清政府签订《韩清通商条约》。这是一份对等的外交条约,条约第二款明确规定双方互派外交官员。然而,1899年,清朝爆发反对外来势力的义和团运动,令北京地区陷入混乱,第二年八国联军(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奥匈帝国、俄罗斯)进京,大韩帝国推迟派遣驻清公使的时间。直到1901年,高宗才购买了美国驻清公使的三层建筑作为大韩帝国公馆。
 
驻清公使朴齐纯1903年4月入住公馆,使用高宗拨付的15万内务金(皇帝的统治资金)维持公馆运转。朴公使曾任天津驻津督理。在清朝的朝贡国中,大韩帝国是唯一在北京设立公使馆的国家。
 
从奎章阁中可以找到当时公馆的地图(照片3),地图中共有四座建筑,1号“公寓/酒店后方小型旅店”建筑就是曾经的北京公馆。

北京公馆和天津公馆也有关联。孙成旭教授说,“1900年义和团运动时,日本宪兵队闯入天津公馆,破坏了公馆建筑”,“朴齐纯在1903年以驻清公使身份赴任后,曾接受日本的赔偿,用于补贴北京公馆的运营资金”。之所以能够得到赔偿,就是因为天津公馆的所有权在朝鲜手中。

“驻清大韩公使馆地图”。罗马字1号建筑就是曾经的北京公使馆。【照片来自奎章阁】
“驻清大韩公使馆地图”。罗马字1号建筑就是曾经的北京公使馆。【照片来自奎章阁】

不同于首尔明洞,北京东交民巷大韩帝国公使馆的命运非常坎坷。1905年11月,大韩帝国与日本签订“乙巳条约”(又称“乙巳勒约”),外交权被剥夺,公馆失去存在的依托,高宗以北京公馆为担保与当时的法国公司签订金钱关系,此后公馆经日本政府之手被出售给法国印度支那银行。

现在的东交民巷没有丝毫大韩帝国公使馆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只能看到院墙上的“东交民巷34号”号码牌。1992年韩中进行建交谈判时也未曾谈到北京和天津公馆。当时参与谈判的第四任驻韩大使权丙铉说,“我在后来才知道,我们在东交民巷的公馆曾历经周折,被历史遗忘”。

这两个公馆拥有巨大的历史价值,是历史上韩中两国平等的外交关系的象征。孙成旭教授说,“大韩帝国成立北京公馆,在空间意义上确认了两国是对等的主权国家关系”,“是一座在过去的上国首都设立的代表平等外交关系的建筑”。

现在已经有人在行动,希望铭记这段历史。今年为纪念3·1节102周年而在北京举行的独立运动照片展上就出现了类似动向。“在中华北抗日历史纪念事业会”的洪成林(音)理事表示,“我们应借着明年两国建交30周年的机会,在北京和天津公馆遗址挂上相关标识牌”,“当局需为此作出努力,铭记大韩帝国末期不卑不亢与中国建立对等外交关系的遗址”。

北京·天津=申庚振 驻地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2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박성수 2021-07-27 01:52:21
不卑不亢的外交是建立在国家强大的实力基础上!
当年的大清已经是风雨飘摇,任何列强都可以随意欺凌大清,国力衰微,能有国家与之建交大清求之不得,实际上是为大清装点了门面!

박성수 2021-07-27 01:33:54
应该铭记在心的是大韩民国在中华民国的大使馆,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雨,中华民国曾骂韩国是“背信弃义”!
中共流氓暴政与大韩民国建交到明年才30年,为了韩民族的发展,这种舍义取利的国家行为尽管在某段时间内益处明显,但我认为绝不会维持很久!
中共从意识形态根本上来说是和韩国格格不入的,随中美关系的恶化,未来韩国的命运必将举步维艰!
一个国家就像一个人,道义先行则万事畅通,利字当头则坎坷难行!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