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8日 (周日)
庆南知事金庆洙被判有罪,文在寅政府政权合法性动摇
상태바
庆南知事金庆洙被判有罪,文在寅政府政权合法性动摇
  • 吴贤锡 姜广宇 金基正 记者
  • 上传 2021.07.22 10:5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因涉嫌参与“Druking水军留言操控网络舆论”事件被移交法庭审判的庆南知事金庆洙终审被判处2年有期徒刑。韩国大法院二庭(主审大法官李东远)7月21日针对涉嫌操控网络舆论的金庆洙知事作出终审判决,宣布维持一审量刑,判处其两年有期徒刑。金庆洙“伙同操控网络舆论”案件在特案检察官许益范2018年8月对金庆洙进行不拘捕起诉后,时隔三年终于画上句号。 

7月21日,韩国大法院判决庆尚南道知事金庆洙在19届总统选举过程中操控网络舆论的嫌疑成立,判处其两年有期徒刑。图为金庆洙当日上午在庆尚南道政府大楼针对大法院的判决表明立场后闭上了眼睛。目前处于保释状态的金庆洙将在2~3天内重新被逮捕收监。【宋奉根 记者】
7月21日,韩国大法院判决庆尚南道知事金庆洙在19届总统选举过程中操控网络舆论的嫌疑成立,判处其两年有期徒刑。图为金庆洙当日上午在庆尚南道政府大楼针对大法院的判决表明立场后闭上了眼睛。目前处于保释状态的金庆洙将在2~3天内重新被逮捕收监。【宋奉根 记者】

大法院作出判决后,金庆洙将被剥夺知事职务。按照规定,民选公务员如果在普通刑事案件中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其当选将被视为无效。2019年4月二审法院同意保释后在不拘捕状态下接受审判的金庆洙很快将再次受到拘捕。金庆洙在刑期结束后,5年内仍将丧失被选举权。这一判决结果不仅将终结其本人的政治生命,对于即将在7个多月后迎来下届总统选举的执政党来说也将重创。最重要的是,金庆洙作为文在寅2017年竞选总统时的心腹和发言人,法院判定其曾参与操控网络舆论,营造对文友好的舆论环境,对本届政府的合法性也造成了一定破坏。

金庆洙因涉嫌与“Druking”(注:Druking是金东元所使用的网名昵称)团伙合谋在2016年12月至2018年4月之间通过在NAVER、DAUM等门户网站的新闻页面发布118.8万余条有利于执政阵营的高赞评论(妨碍业务)受到法庭审判。在此过程中,Druking团伙开发了“帝王蟹”控评程序,金庆洙则默认并指示使用这一程序。此外,金庆洙还涉嫌用帮助自己赢得2018年地方选举为条件,允诺向金东元的亲信律师道某提供日本仙台总领事职务(违反公职选举法),但法院判决这一罪名不成立。

在金庆洙被剥夺庆尚南道知事职务后,民主党在PK地区(釜山、蔚山、庆南)拿下的三个地方政府首长职位已经失去两个。

执政党失去首尔、釜山市长后再失庆南知事,为大选再泼一盆冷水

前任釜山市长吴巨敦去年因为性骚扰事件辞去职务、蔚山市长宋哲镐因涉嫌“干涉青瓦台选举”(违反公职选举法),正在接受审判。

有看法认为,民主党在失去首尔、釜山之后,此番进一步失去庆南知事,可能需要重新制定大选战略。在2002年和2017年大选中,民主党均凭借在首都圈和湖南地区的优势,在PK地区表现抢眼。

民调机构STI的法人代表李俊昊(音)表示,“地方政府首长接连因为各种事件下马,PK地区的民意可能已经开始朝着政权更替的方向倾斜”。
 
民主党党首宋永吉针对当日的判决表示,“青瓦台与此案并无直接关联”。在野党则把矛头对准文总统,主张“法院判决证实本届政权的合法性存在根本问题”(前任检察总长尹锡悦)、“Druking事件的实际受惠人是当时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文在寅总统”(济州道知事元喜龙)。

因此要求文总统道歉的呼声也不断出现。“文总统应亲自对这起为辅助自己当选而犯下的凶恶无道的犯罪行为作出道歉”(国民之党党首安哲秀)、“文总统应为自己的亲信破坏宪法的行为向国民道歉”(前议员刘承旼)等。相反,执政党则表示,“2017年的大选文在寅本就胜券在握,其竞选阵营既没有利用这种非法行为获取选票的理由,也没有相关的想法”(前任民主党党首李洛渊),“仅根据Druking的单方面主张就做出有罪判决,违反了证据优先主义原则”(前任国务总理丁世钧)。青瓦台则表示“不予置评”。

吴贤锡 姜广宇 金基正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Tag
#Druking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