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周六)
韩国出土大量历史悠久的韩文金属活字达600多个
상태바
韩国出土大量历史悠久的韩文金属活字达600多个
  • 姜惠兰 记者
  • 上传 2021.06.30 10: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首尔仁寺洞地下坛子中发现的600多个韩文金属活字中的一部分。【照片来源:韩国文物厅】
在首尔仁寺洞地下坛子中发现的600多个韩文金属活字中的一部分。【照片来源:韩国文物厅】

ㅱ, ㆆ, ㆅ ……

这些都是在15世纪创造“训民正音”初期,将中国汉字使用近似标准音标记下来的韩文韵母,又叫做“东国正韵式”标记韩文。《东国正韵》(1448年,世宗30年)是世宗(1418-1450年在位)为说服反对创造训民正音的贵族而出版的例示书籍。在正式使用训民正音的《释谱详节》和《月印千江之曲》等书籍中,也出现过类似的标记文字。不过,以前这些标记文字只在书籍中出现过。

韩国文物厅在6月29日发布了首都文物研究院调查研究的 首尔仁寺洞(公平洞)遗址发掘成果。根据发布内容显示,韩国此次首次出土了15世纪使用的东国正韵式韩文活字,其外形酷似世祖即位元年(1455年)铸造的“乙亥字”。在仁寺洞地下的坛子中发现了包括这些活字在内的1600多个朝鲜前期的金属活字,含有不同形状和大小的汉字(1000多个)和韩文(600多个),还发现了体现朝鲜世宗时期科技成果的滴漏、天文钟等金属文物。

尤其是此次发现的大量金属活字被视为足以改写朝鲜时代前期印刷、出版和书籍史的重要考古成果。参与咨询的庆北大学教授白斗铉(韩国文学系)表示,“出土的活字有很多与世祖继承父亲遗志将佛经转化成韩文制作的《楞严经谚解》(1461年)一致”。

韩文金属活字如证实为“甲寅字”,将早于古腾堡圣经活字

从首尔仁寺洞(公平洞)地下出土的1600多个朝鲜前期金属活字在6月29日公开亮相。【照片来源:韩联社】
从首尔仁寺洞(公平洞)地下出土的1600多个朝鲜前期金属活字在6月29日公开亮相。【照片来源:韩联社】

这意味着,这些活字是世祖即位元年铸造的“乙亥字”。“乙亥字”是目前发现的最早期朝鲜金属活字,此前发现的乙亥字只有收藏在国立中央博物馆的30多个,而且都是小字,这次出土的活字却包括大、中、小和特小字等多种规格。
 
其中还包括10多个把“하며”、“하고”等连用语气助词铸造在一起的“连铸活字”。由于这种语气助词在当时韩文印刷中经常使用到,因此将这种活字的两个字铸造为一个活字以方便印制。此外,这次还首次出土了在16世纪前使用的主格助词“l”,这是首次出土能够印证训民正音创始初期韩文标记方式的活字实物。

“曾只在文字记录中流传的科学成果被实际挖掘出来”

而且,在出土的部分韩文金属活字中,可能还有一部分(截至目前共发现8个)是世宗时期(1434年)铸造的“甲寅字”。韩国学中央研究院古文献管理学的玉英政(音)教授说,“一些活字与《资治通鉴》印刷本(1436年)中的字非常相似”,认为这些字可能是1434年铸造的“初铸甲寅字”。这是韩国首次发现可能是年份比乙亥字早21年、被誉为 “最完美形态”(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国际记录遗产中心组长李胜哲)的“甲寅字”的活字实物。如果属实,拥有世界最早金属活字印刷本(《直指心体要节》)的韩国将拥有比《古腾堡圣经》(1455年)更早的实体活字。尤其是,推测是甲寅字的活字与目前收藏在奎章阁的100多个未确认活字非常相像,预计将大大推动相关研究工作的进展。 

也有人认为应暂时对这一推断持谨慎态度。韩国金属活字专家、国立中央博物馆学艺研究员李载政(音)说,“不能仅从活字的形态草率得出论断,还需要与各种印刷本对照,进行更加细致的研究”。

出土朝鲜前期金属活字

之前流传下来的朝鲜金属活字经过朝鲜王室、朝鲜总督府,分别保存在博物馆和奎章阁。这是第一次从地下大规模出土金属活字,而出土地点就是现在钟路二街十字路口西北方向的仁寺洞一带。这些文物出土当时,首都文物研究院院长吴敬泽(音)曾表示“这一代曾经是朝鲜汉阳都城的核心位置,如同蒸笼一般层层堆积着朝鲜时代的文物,这次出土的文物位于16世纪的文物层中”。据称,这次出土文物是首先发现了开裂的坛子,在去除泥土的过程中,出土了这些金属活字和其他文物。

出土的文物包括看似滴漏附属零件的铜制品、天文钟零件、朝鲜时代的火炮铳筒和铜钟等,都是金属制品。特别是,其中一些铜制品似乎是世宗至中宗时期制作的自动滴漏零件“箭筹”的碎片,疑似是1438年(世宗20年)制作的钦敬阁玉漏和1536年(中宗31年)昌德宫新建的报漏阁自击漏的零件。

15世纪将中国汉字用近似标准音标记出来的东国正韵式韩文活字。左起依次是ㅱ,、ㆆ、ㆅ。【照片来源:韩国文物厅】
15世纪将中国汉字用近似标准音标记出来的东国正韵式韩文活字。左起依次是ㅱ,、ㆆ、ㆅ。【照片来源:韩国文物厅】

出土的文物中还包括天文钟“日星定时仪”的零件。这种定时仪弥补了白天使用的日晷无法在晚上计时的缺点,可以利用星座进行计时。据记载,世宗曾在1437年(世宗19年)制作出4个这样的计时器,这次出土的可能便是其中之一。忠北大学教授李勇三(天文宇宙学)表示,“这些文物让人们看到了以往只存在于记录中的朝鲜时代的科学遗产,非常珍贵”。

这些都是普通人难以接触到的仅供宫廷、王室使用的物品,但出土地点却不是官衙,而是和平民有接触的中人(注:朝鲜时期介于两班贵族和平民之间的人)曾经居住的建筑遗址,这一点也颇为新鲜。经证实,出土文物中的火炮“小胜字铳筒”的制作年份是1588年,估计这些文物是在这一年份之后被同时埋入地下的物品。
 
朝鲜时代文物如同蒸笼般层层堆积

吴敬泽院长说,“发现的文物都是故意被分解的碎片状态,似乎是抱着以后‘重新利用’的念头”,“可能它们的主人在壬辰倭乱等战乱时期匆忙埋入地下后没有重新挖出来”。这些出土文物目前仅经过了第一轮清理,已经转移到国立故宫博物馆保存。文物厅表示,“在进行保存处理和分析后,通过各领域研究,将大大有助于加深人们对世宗年间科学技术的理解”。

姜惠兰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