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5日 (周日)
李明博政府应该包容国家人权委员会
상태바
李明博政府应该包容国家人权委员会
  • 李夏庆 编辑局长代理
  • 上传 2009.04.25 08: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大学朋友聚会的时候,K某偶尔会成为我们议论的话题。在学生时代,我们曾经落到恶名昭著、担任过情报科刑事的K某手上。总而言之,他是“拷问的高手”。他曾在地方上班,后来被挖到首尔,可见他的“技术”相当出色。我也是他的“下酒菜”。遮住双眼、堵住嘴巴、反铐双手之后,通过三人组进行拷问。我曾经昏了过去,苏醒的时候已经浑身是血。可是K某笑着劝我抽烟,请我给他上高中的儿子的前途提些建议。他柔和地说着话,意外的是眼中却噙着眼泪。我真心实意地提出了一些学习方法上的建议。那时,无限和蔼的父亲和职业的拷问技术者在他的脸上合二为一。为了取得他的好感所表现出来的卑怯的态度,直到如今仍然让我感到不好意思。他知道我的痛苦和恐惧的程度吗?

调查过程中的残酷行为是具有代表性的侵害人权行为。暴力的加害者肯定会对受害者的恐怖和创伤感到麻木。K某就是这样。随着暴力的反复,非对称性也增大了。如果再套上国家利益和效率性的名义,暴力甚至会被正当化。美国总统奥巴马透露,可能会将前任总统执政时让中情局(CIA)拷问恐怖分子嫌犯的人送上法庭。当事者立即提出,拷问带来的效果难道不会阻止9·11恐怖事件的再次发生吗?暴力绝不会自动停止。在第五共和国时代,中断拷问技术者李根安(音)野蛮行为的是受害者金根泰(音)勇敢的告发。

随着世界的进步,调查机关露骨的残酷行为已经消失了。可是也许只是强度降低了,国家机关的侵害人权行为仍然存在。除了国情院、检察、警察等权力机关外,还有福利收容机构、教导所、军队都是实施侵害的对象。因此,这需要第三者的时刻牵制和监视,这就是国家人权委员会于2001年诞生的背景。该机构存在的原因就是制止不当的侵害人权行为。

可是最近该机构正面临着危机。上月31日,国务会议通过了缩编该机构、削减21%的人力的职务制度改编案。该机构的业务量正在大幅增加,为什么政府却要做出如此决定呢?大概是因为对于去年警察对烛光集会的过度镇压,人权委员会做出了“侵害人权”的判定,政府因此采取了应对措施。

可是,减少人权委员会的活动并不符合时代潮流。在过去8年里,人权委员会制止了权力机构侵害人权的惯行,并且唤起了人们对女性、残疾人、非正式员工、多文化家庭女性和子女的人权问题的关注。虽然表现得有些“充满野心”,但是人权委员会确实一直在努力让弱者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些努力的结果是,国家人权机构国际调停委员会(ICC)的单独副主席国韩国很可能在明年担任主席国。通过6月的官方发展援助(ODA)事业,韩国计划邀请伊拉克人权部公务员来韩研修。韩国正骄傲地步入人权先进国家的行列。

缩编人权委员会对李明博政府的国家品牌战略也没有好处。ICC主席国(加拿大)最近向韩国政府递交书函,透露如果韩国强行缩编人权委员会,将可能降低韩国人权委员会的等级。联合国人权最高代表两次递交紧急书函,担心此举会损害韩国人权委员会的独立性。

必须监视政府的人权委员会注定要和政府产生纠纷。在催生人权委的金大中政府时代,人权委员会与政府的关系也并不融洽。因此,现在政府即使有不满意的地方,也应该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当然,人权委员会也应该避免理念上的偏颇,具备多数国民可以接受的健康的常识和平衡感。良药苦口利于病。保守政权李明博政府包容人权委员会是容纳进步价值、与国民沟通的方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