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卢前总统的“生计型犯罪”令平民愤怒
상태바
卢前总统的“生计型犯罪”令平民愤怒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9.04.25 08: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4月22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宣布关闭主页而发表的文章中体现出来的“谢罪”之意令人共鸣。在韩国前总务秘书官郑相文因挪用公款而被拘留之时,卢前总统称:“我不能再辩解什么了”,“现在我应该做的是向国民低头谢罪”。然而,在看了卢前总统的亲信前宣传首席秘书官赵己淑(梨花女子大学教授)和前保健福祉部部长柳时敏等的发言之后,感觉就完全变了味。

4月23日赵教授在采访中对卢前总统表示支持,称其为“被生计型犯罪所连累的人”,并认为把卢前总统与全斗焕、卢泰愚前总统利用实权所犯下的“组织性犯罪”混为一谈是“缺乏常识”。针对挪用公款,赵教授说道:“正是由于卢前总统两袖清风,参谋太着急才做出了那样的事。”而且赵教授还把检方调查总结为“显而易见的政治报复,是对前任总统及其支持者的侮辱和挑战”。柳前部长也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文章,主张“检方调查是李明博政权对前任总统的侮辱”。

这难道不是一种“集体道德缺失”吗?不管是用“生计型”还是“报复”这种话来掩饰,其犯罪事实显而易见。卢前总统涉嫌从泰光实业朴渊次董事长手中获得约70亿韩元。另外还有2007年6月放在包里直接送到青瓦台的100万美元、据称是夫人权良淑女士收受的3亿韩元、2008年2月经侄女婿延哲浩(音)交给其儿子卢建昊的500万美元、朴董事长作为花甲生日礼物给卢前总统两块价值1亿韩元左右的手表。这些钱难道是为了“生计”吗?这种人怎么能称为“两袖清风”呢?

卢前总统方面更加窘迫。受贿固然可耻,但卢前总统始终对该事件采取逃避和找借口辩解的态度。对于卢前总统称“不知情”的100万美元,朴董事长说是“卢前总统亲口要求而给的”;权良淑女士收受的“用于还债”的钱原封不动地存在郑前秘书官冒名开设的账户中;郑前秘书官分几次把公款——青瓦台特殊活动费12亿韩元转移为秘密资金,郑前秘书官说是为了总统而敛财,而总统却说自己不知情;对于500万美元,总统也说以为是给侄女婿的投资资金因此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据检方调查结果表明有大量证据证明这笔钱其实是交给了其儿子卢建昊。

如果把总统的滥用权力称作“生计型犯罪”,那么真正生活困难的平民百姓真要气炸了。曾经主张道德和清廉和人们现在想用“比全斗焕、卢泰愚受贿金额少”的蹩脚借口来换取同情吗?且不论金额是否比他们少,卢前总统这种表面上假装清白、背地里收敛黑钱的伪善行为更遭人唾弃。从中可以看出,卢前总统一方的人士深陷于他们曾经所鄙视的“特权意识”中,渐渐丧失了犯罪意识。看到他们的这种丑态,国民也感到焦心和羞耻。希望卢前总统不要再表现出令人失望的一面,赶快按司法程序与检方积极合作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