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9日 (周六)
文政府期间韩国国企利润减少70%用人成本增加21%
상태바
文政府期间韩国国企利润减少70%用人成本增加21%
  • 世宗 孙海容 曹贤淑 记者
  • 上传 2021.06.11 10:5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韩国国有企业的营业利润下降70%左右,向职工发放的工资、福利、退休金等用人成本却增加20.6%,过去四年一直持续出现利润下滑、支出增加的低效率经营。

这是国民之力党秋庆镐议员办公室对全国36家国有企业从文政府上台之前的2016年到去年的经营数据进行分析后,于6月10日公布的结果。分析认为,出现这一情况主要是国企业绩下滑,且文政府强行实施非正式员工转正等政策所致。

国企的总营业利润在2016年为27.6255万亿韩元,去年下降到8.3231万亿韩元,减少69.9%,四年来持续呈现下滑趋势。同期营业利润出现亏损的国有企业数量也从5家增加到17家。这意味着,在出售商品和服务的国有企业中,过去四年因为入不敷出而亏损的企业数量增加了三倍。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韩国电力、韩国水利原子能等七家国有能源企业的业绩大幅恶化。2016年这些能源企业的营业利润曾占所有国企总利润的三分之二以上(69%)。

受“去核电政策”打击七家国有能源企业四年来盈利减14万亿
 
但在短短四年内,这些能源国企的营业利润就从19.0675万亿韩元下滑到5.3074万亿韩元,减少72.2%,其中不仅有国际燃料价格上升的外在因素,政府的去核电政策导致核电站运转率下降也是导致企业收益减少的重要原因。

国有企业营业利润递减。图表=金庚振 记者
国有企业营业利润递减。图表=金庚振 记者

长期运费亏损的韩国铁道公社和因为在海外资源开发项目失败而债台高筑的大韩煤炭公社、韩国矿物资源公社、海洋环境公社等国有企业最近四五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去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导致旅行、休闲需求减少,江原乐园、马事会、仁川国际机场公司等国有企业也从盈利变为亏损。

如果算上由附属营业活动带来的“营业外盈亏”,当期净利润的亏损则表现得更加严重。36家国企2016年的当期总利润为9万亿韩元,去年减少至负6000亿韩元,在2016年企划财政部开始公布国企的经营情况后,第一次出现负值。

国企人工成本逐年递增。图表=金庚振 记者
国企人工成本逐年递增。图表=金庚振 记者

相反,这36家国企的人工成本从2016年的9.7730万亿韩元上升到去年的11.7888万亿韩元,增加2.0158万亿韩元,员工总人数也从12.6972万增加到15.0079万,增加18.2%。这是因为民间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下降后,政府通过增加国企招聘人数扩大就业,而且受到文总统为践行“零非正式工”承诺而推行的非正式工转正政策影响。这些国企的负债规模也在同期增加9.6%,从363万亿韩元增长到397.9万亿韩元。

“文政府不重视国企改革,样子都不做”

秋庆镐议员表示,“利用国企攒政绩,导致国企支出大增、经营效率低下,收益大幅下降”,“受去核电和非正式工转正等政策影响,国企业绩连栽跟头,很容易导致公共服务质量下降、增加国民负担”。他接着说,“往届政府一直努力进行国企改革,本届政府却连改革的样子都不做,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国有企业具有很强的公共性,且需要巨额固定资本投资,因此这些企业都是由政府出资成立。这些企业凭借受国家保护的垄断经营获取利润,以此为国民提供优质公共服务,从中获取市场竞争力。一旦出现亏损,则需要使用国民税金填补亏空。这也是韩国政府把这36家机构从350个公共机构中独立出来,将其设为市场或准市场经营的国有企业的背景。

但在文政府上台后,国企业绩持续恶化。分析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强行推行不合实际的政策导致成本转嫁,以及把“迎合政策”视为国企绩效评估的最大标准所致。

国企负债也逐年递增。图表=金庚振 记者
国企负债也逐年递增。图表=金庚振 记者

汉城大学经济系教授朴英凡表示,“国企应同时重视公共性和经济性,现在政府对国企进行绩效评估时,却只看新录用的员工数量和非正式工转正的情况等公共性指标”,“只要迎合好这些政策,绩效分就会上去,因此企业就失去了改善业绩和提高经营效率的动力”。朴教授接着说,“文政府一年后就会届满下台,但给国有企业带来的问题却会传递给下届政府,其恶劣影响甚至会波及未来一代人”。

实际上,从“2020年公共机构经营评估概览”也可以看出,由创造就业岗位、提供均等机会与社会团结、相生合作与地区发展组成的“社会价值呈现度”指标在评估中占24分,分值最高,这些都是文政府上台后新设立的评估指标。

相反,体现公司经营基本情况的“组织、人事与财务管理”指标仅占7分,与散漫经营直接相关的“报酬与福利管理”指标也仅占8.5分,而这两个指标在2016年的分值分别为16分和12分。在这种绩效评估结构下,即便企业出现亏损、成本上升,只要在“社会价值呈现度”指标中获得高分,即可获得良好业绩。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些国企不仅经营持续恶化,债务越来越高,散漫经营和道德松懈问题也没有丝毫改变。比如在国家学龄人口不断下降的情况下斥资1.6万亿韩元建造理工大学的韩国电力、职工卷入房产投机问题的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等,问题百出。

经营持续恶化,员工年薪却逐年上涨

国企员工的平均年薪从2016年的7839万韩元上升到去年的8155万韩元,逐年上涨。企业负责人的平均年薪也持续增加,达到2.1512亿韩元。去年出现亏损的15家国企甚至还发放了人均1408万韩元的绩效奖金。虽然绩效奖金的发放标准是上一年度的企业业绩,但这在民营企业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情况。

国家未来研究院院长金广斗(西江大学客座教授)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企业、家庭都勒紧了腰带,在这种情况下,国有企业的这一行为令人难以理解”。
 
金院长接着说,“以空降形式上任的国企首席执行官(CEO)们只会看当权者和工会的脸色,对企业经营毫无责任意识”,“需要完善制度,在不需要发挥公共性的领域引入竞争系统,任命专业人士担任CEO,实现不受外部影响的自主经营”。

世宗 孙海容 曹贤淑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