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社论】前后不一致的强制征用判决,应通过外交妥协解决问题
상태바
【社论】前后不一致的强制征用判决,应通过外交妥协解决问题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6.08 11:0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日据时代的强制征用受害者和遗属针对16家日本企业提起的损害赔偿诉讼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被驳回,与2018年大法院全员协议会针对其他强制征用受害者提起的诉讼作出的判决结果完全相反。照片中是2018年向大法院诉讼的原告代表团。【照片来源:韩联社】
日据时代的强制征用受害者和遗属针对16家日本企业提起的损害赔偿诉讼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被驳回,与2018年大法院全员协议会针对其他强制征用受害者提起的诉讼作出的判决结果完全相反。照片中是2018年向大法院诉讼的原告代表团。【照片来源:韩联社】

日据时代的强制征用受害者和遗属针对16家日本企业提起的损害赔偿诉讼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被驳回。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法庭6月7日表示,“大韩民国在国际法上受(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定的约束”,“虽然这不代表个人请求权已经消灭或者被放弃,但却不能通过诉讼行使这一权利”。这与2018年大法院全员协议会对另一起强制征用受害者提起的诉讼作出的判决结果完全相反。当时日本政府以大法院的判决违反1965年请求权协定为由提出抗议,由此爆发的韩日矛盾导致双边关系恶化极点,至今没有任何复原的迹象。

此次法院作出违背大法院判例精神的判决,预计围绕强制征用问题的法律争论将持续更长时间。原告代表团进行上诉,并再次通过大法院最终判决为案件画上句号,不知道需要等待多长时间。但有一点非常明确:我们不能一味等待司法机关的判断。无论从受害者救济的角度,还是从放任韩日关系恶化的外交角度出发,情况都是如此。既然法院判决已经出现前后不一致的情况,政府所谓“尊重司法机关判决结果”的逻辑也就不再拥有说服力。因此,从现在开始政府必须设法制定更加睿智的解决方案,积极与日本协商,设法通过外交渠道解决这一问题。如果在2018年大法院作出判决之前,甚至在判决之后,政府能够早一点积极对待这个问题,就不会出现受害者迟迟得不到救济的情况,也不会引起不必要的外交矛盾。学术界和政治圈已经提出各种解决方案,政府只需要从中寻找一个受害者和日本都能接受的方案即可。

日本也不应只是要求“韩国改变违反国际法的状态”,而应诚恳与韩国进行外交协商。之前是韩国以三权分立为由拒绝与日本协商,现在情况却恰好相反,变成了日本拒绝与韩国对话。目前两国的外交沟通几乎处于断绝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强调发展面向未来的韩日关系,只能是一句空话。

巧合的是,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日本首相菅义伟将共同出席从6月11日起在伦敦举行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会议。去年9月菅义伟首相就任以来,两国领导人尚未有过面对面会谈的机会。日本方面有报道称,这次会议期间韩日领导人也不会举行正式会谈,只会互相打招呼或者进行几句简单的对话。除历史问题之外,韩日还面临着朝鲜核武装、美中对立等大量需要合作的问题,现在却连领导人会谈都无法举行,对两国而言均非好事。文总统和外交当局必须继续作出最大努力,直到最后一刻,日本也应该转变态度,作出回应。

中央日报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