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4日 (周四)
【崔智英专栏】6点零10秒打卡下班的MZ一代
상태바
【崔智英专栏】6点零10秒打卡下班的MZ一代
  • 崔智英 经济产业副总编
  • 上传 2021.06.03 15: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崔智英(音) 中央日报经济产业副总编
崔智英(音) 中央日报经济产业副总编

“历史上首次迎来了五代人在一个单位工作的时代”(美国皮尤研究中心)。

随着MZ一代(指80后到00后)正式步入社会,韩国的职场文化也随即产生了不少变化。不知道是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下的远程办公风潮进一步点燃了矛盾,还是一周52小时工作制在火上浇油——韩国职场中的“代际矛盾”虽然一直都存在,但从未像最近一样变得如此严重。

韩国企业因为存在重视年龄和位阶秩序的“上命下从”文化,爆发代际矛盾的可能性原本就高于外国企业。如何在职场内的“代际矛盾”演化成“代际战争”之前制定出解决方案,是各企业需要直面的问题。

最近韩国政治和社会的关注点都集中在MZ新生代身上,令那些被夹在中间的“夹心一代”产生了严重挫败感。

而在听了读过 “不敢惹MZ一代只会冲我们来”,1975~1984年生人沦为苦涩的“夹心一代” 这篇报道后纷纷对号入座的读者们吐槽之后,更是令人感同身受。

“手下的员工每到下午6点零10秒就卡点下班,领导突然交代下任务,想找个人来做,结果回头一看,员工都走完了。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把工作做了。有时候赶上特别忙的时候,反而只有一两名员工来上班,其他人都用年假休假了,但休假前既没给我打声招呼,也没提前安排好工作”。这是最近从大企业跳槽到中强企业的一名高管吐露的苦衷。而6点零10秒下班的问题和两代人对考勤的不同态度,只是矛盾的冰山一角。

某大企业集团(韩国商界排名前二十的企业)面向公司内部的2500名MZ新生代员工和3000名他们的上司(即所谓的夹心一代)进行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这种矛盾是多方面、立体的。这家大企业认为员工代际之间、不同级别间的矛盾在未来会变得更为严重,已经开始着手调查相关情况。

夹心一代表示,工作方面最大的困难是“又要担任组织负责人,又要负责开导新人,同时还要做实际业务,一人扮演多重角色”(77.3%,可多项选择),其次是“因为自己比较有经验,一遇到时间紧迫的工作就会落到自己身上”(69.8%)、“权限太小,责任太大”(62.7%)。

除工作上的问题之外,不同年代的人在沟通方面遇到的烦恼更为严重。他们表示“担心被指责侵犯私生活,因而不敢与新员工进行深入谈话”(65.7%),“MZ一代把指导视为干涉,把指导工作当成横插一脚”(61.4%),可见两代人之间的沟通问题远比人们想的更加严重。还有不少人表示“MZ一代喜欢被称赞,对自己的错误很宽容,很难期待他们对工作进行修改、补充”(57.6%)。

那么,这家员工人数达5500多的大企业将如何帮助夹心一代减轻挫败感并制定问题解决方案呢?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任何方案。企业方面认为,金钱上的补偿几乎无助于解决问题,但决定重视这一问题,继续寻找解决办法。然而,能够认识到这一问题严重性的大企业少之又少。大部分企业都还有一大堆别的问题忙着应付。

美国《哈佛商业评论》最近将员工对于“提升业务能力(upskilling)”和“学习新技能(reskilling,根据技术变化的需求,增强业务能力)”的需求定义为后新冠肺炎时代企业招揽人才的两大关键词(面向2000名雇员人数超过500人的美国企业员工进行问卷调查)。88%的受访员工表示,即使金钱报酬较低,自己也会选择能够长期帮自己提升业务能力和学习新技能的公司。

对于那些日复一日被困在繁重的工作中感到精力被耗尽、无法进行自我发展的夹心一代,企业如何才能提供支持呢?把修改、补充的要求当成啰嗦的MZ一代人什么时候才能更熟练地开展业务,减轻夹心一代的负担呢?

对于企业来说,设法让身为企业骨干力量的夹心一代感到成就感和价值,与安抚MZ新生代同样重要,各企业应为此做出多种思考和尝试。当然,诚实地说,提出这一主张与笔者作为夹心一代在职场中的个人经历也是不无相关的。

崔智英 经济产业副总编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