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4日 (周四)
低生育韩国之危机:儿童看护投入不足将致经济停止增长
상태바
低生育韩国之危机:儿童看护投入不足将致经济停止增长
  • 李泰润 记者
  • 上传 2021.05.31 16:1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一年有余,人们普遍认识到“看护服务缺位”对国家经济的负面影响。【照片来源:pixabay】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一年有余,人们普遍认识到“看护服务缺位”对国家经济的负面影响。【照片来源:pixabay】

生活在京畿道有12年工龄的上班族李某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后工作条件反而得到了改善。这主要是因为居家办公使她大大节省了上下班的时间。在其所供职的POSCO公司从去年开始施行“无工作经历断崖的育儿期居家办公制度”。李某说,“原本我每天上下班路上要花四个小时”,“新冠肺炎疫情长时间持续,我原本打算辞去工作,现在却可以把原来的上下班时间用来照顾孩子,兼顾家庭和工作”。

韩国一些大企业为寻求可持续发展,也开始投资“看护经济”,而随着新冠疫情已持续一年有余,这种投资的成果也开始逐渐显现出来。所谓“看护经济”,是指为需要照顾儿童、老人和残疾人等的人群提供服务,帮助他们提高生活质量,并培育相关产业发展,创造附加价值的经济系统,包括儿童看护、老人看护、教育、健康、家务劳动等所有领域的各种有偿、无偿劳动,寻求通过这些服务实现可持续的再生产。

看护经济学的大家、担任全球女性经济学会会长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名誉教授南希指出,“在女性开始参与经济活动之后,以往被视为女性义务的照顾工作出现了空白”,“只有通过国家‘基建’投资填补好这个空白,才能提高国家经济的生产力”。照片中是南希(左)和美利坚大学教授玛利亚·波洛洛。【照片由首尔大学国际移民和包容社会中心提供】
看护经济学的大家、担任全球女性经济学会会长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名誉教授南希指出,“在女性开始参与经济活动之后,以往被视为女性义务的照顾工作出现了空白”,“只有通过国家‘基建’投资填补好这个空白,才能提高国家经济的生产力”。照片中是南希(左)和美利坚大学教授玛利亚·波洛洛。【照片由首尔大学国际移民和包容社会中心提供】

看护经济学领域的大家、 担任全球女性经济学会会长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名誉教授南希·费波萝指出,“在女性开始参与经济活动之后,以往被视为女性义务的照顾工作出现了空白”,“只有通过国家‘基建’投资填补好这个空白,才能提高国家经济的生产力”。

首尔大学国际移民和包容社会中心与美利坚大学国际研究团队根据考虑男女薪资差距、女性在劳动市场的参与率、家庭看护分担情况等因素开发出的宏观经济模型后通过模拟演算得出,各国到2030年大约需要有20%~40%的带薪劳动者参与看护,才能满足本国的看护需求。如果换算成薪水,这些看护服务的薪水约占各国GDP的16%~32%。

该研究的负责人、美利坚大学教授玛利亚·波洛洛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意识到,以往我们在看护领域付出了那么多的无偿劳动”,“2030年看护领域的财政支出规模应该比2015年增加一倍”。韩国人口学会长、首尔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殷棋洙表示,“韩国已经进入严重的低出生社会,如果看护服务的缺口扩大,整个国家经济都可能出现倒退”,“为了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必须把看护经济纳入宏观经济政策的范畴,把看护服务当作必要的社会基础设施进行构建”。

李泰润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