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30日 (周二)
【观点】回避阿斯利康疫苗的韩国民众,政府释出“摘口罩”诱饵能否见效?
상태바
【观点】回避阿斯利康疫苗的韩国民众,政府释出“摘口罩”诱饵能否见效?
  • 申成湜 福祉记者、李埃斯特 李佑林 记者
  • 上传 2021.05.27 10: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政府决定允许哪怕只打了一针疫苗的民众也可以在户外不戴口罩,并解除直系家属聚会的限制,以此鼓励民众接种疫苗。但就在9天前,疾病管理厅长郑银敬刚刚表示“现在还不宜考虑让只接种过第一针疫苗的民众在室内外摘掉口罩”(5月17日)。政府采取这一措施的目的是提高60岁以上人群的接种率,但专家们普遍认为此举不会显示出立竿见影的效果,反而还不如扩大异常反应补偿、减轻人们心理上的恐惧等。

韩国中央事故处理本部5月26日宣布,接种第一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苗满14天后,从7月份开始可以在室外散步、运动时摘下口罩,进行宗教活动时也可以不受正规礼拜活动人数限制措施的约束。也就是说,现在首都圈等实施二级防疫措施的地区要求在宗教场所参加活动的人数不超过座位数量的20%(1.5级防疫措施为不超过30%),但接种过疫苗可以不受这一措施的约束。

疫苗接种激励方案的主要内容
疫苗接种激励方案的主要内容

此外,只打完第一针者也可以不受家庭聚会(8人)和室外多人使用设施人数限制措施的约束,并可以享受公共设施的折扣、参与敬老院举办的休闲活动。打完两针者可以不受禁止五人以上聚会措施和室内多人场所人数限制措施的约束,并可以参加教会唱诗班和小型聚会。

不过,郑银敬厅长5月17日曾针对美国在室内外“摘口罩”的做法表示,“美国人口的9.9%已经产生自然抗体,而且完成第一针接种的人口比例达到46%,韩国的接种率只有7%出头,需要等接种率稳步提高后再做决定”。但现在政府突然改变态度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接种预约率迟迟没有上升。截至5月26日,70~74岁人群的预约率为68.9%、65~69岁人群为63.6%、60~64岁人群的预约率仅52.7%,人们从心理上回避接种阿斯利康(AZ)疫苗的现象非常严重。

因此,上半年1300万人接种的目标很可能无法达成。首尔大学医院感染内科教授吴明敦表示,“60岁以上群体是新冠肺炎病毒的易感高危群体,接种率需达到百分之八九十以上”。但按照目前趋势,接种率超过70%都很困难。疾病厅的相关人士表示,“这次颁布的措施是为了在不对防疫措施造成影响的前提下,尽可能让更多人接种疫苗”。

1300万人接种的目标,相当于韩国人口的25%。美国在本月13日接种率达到46.6%时开始允许完成第二针接种的人群在室内外摘下口罩,以色列在第一针接种率达到61.7%(第二针接种率57.3%)时允许未接种人群同样在室内外免戴口罩。嘉泉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系教授郑载勋(音)表示,“对通过激励措施鼓励人们接种的方向表示认同,但需要更加慎重,允许室外摘口罩应仅限于完成第二针接种的人群”。

但有看法认为,韩国的感染率和死亡率较低,两者不能简单地进行比较。世卫组织(WHO)越南办事处的代表朴基东(音)表示,“对于摘口罩等放宽防疫措施的条件,国际上并无统一标准,各国应根据自己的情况制定政策”,“可以看出,政府确实是深思熟虑后,为提高接种率而颁布了这一措施”。翰林大学圣心医院呼吸内科的教授郑錡硕(音)表示,“政府颁布这一措施意味着愿意承受由此带来的部分人感染的结果,可以一试”。

大韩疫苗学会的副会长马尚赫(音)表示,“政府要考虑的是如何消除人们对接种疫苗的不安心理,现在却只是颁布允许室外摘口罩等鼓励措施,预计此举不会对提高接种率起到任何作用”。吴明敦教授说,“只要不是密集聚在户外一起高喊,在室外摘下口罩本就没有感染的风险,接种过第一针疫苗的更是如此”,“韩国人对沙尘暴和雾霾天都已习以为常,这次颁布的措施是否有助于提高接种率,还需要观望”。吴教授表示,“对于宗教信仰虔诚的民众来说,放宽宗教设施的约束限制可能会有助于提高接种率”。

对于人们回避疫苗的原因,吴教授表示,“从根本上来说,还是担心阿斯利康疫苗的副作用”,“这种担心没有科学依据,但现在政府无法说服民众,需要由沟通专家和消费者行为专家出面”。朴基东代表也表示,“对阿斯利康疫苗的恐惧并无实际依据,需制定有效的沟通方案,消除人们的担忧”。

高丽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系教授崔载旭表示,“人们担心接种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却得不到赔偿,对疫苗很不信任。面对疫情大流行,接种疫苗是唯一的办法,政府应该就接种后的异常反应制定综合应对措施,而不应盯着异常反应与接种因果关系,消极赔偿”。首尔大学医学院教授金润(音,医疗管理学)也表示,“政府称疫苗和异常反应之间并无因果关系,不承认疫苗导致问题,因此人们才会感到不安”,“政府应负责举证异常反应和接种疫苗无关,若不能举证,就应该首先帮助患者支付医疗费用,并对因果关系明确的患者做出赔偿”。

申成湜 福祉记者、李埃斯特 李佑林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