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6日 (周日)
【金玄基专栏】下月英国G7是举行韩美日领导人会谈的好时机
상태바
【金玄基专栏】下月英国G7是举行韩美日领导人会谈的好时机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5.07 17: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玄基 中央日报巡回特派记者
金玄基 中央日报巡回特派记者

真是太尴尬了。5月5日于英国伦敦举行的七国集团(G7)部长级会议上见面的韩国外交部长郑义镕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合照中不仅未行握手礼或碰肘礼,甚至还刻意保持着一定距离,就像一对被父母强迫相亲的情侣。

两者的关系就如如同“污水”和“净化水”一样相距甚远,这也体现出韩日关系充满矛盾和不信任的现实。但与此同时,也让人看到了两国需要共同前行的道路。

#1. 最近听到的外交秘闻

16年前2005年11月18日在釜山,卢武铉总统和前来出席APEC领导人会议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面对面坐下后,立刻搬出参拜靖国神社、扭曲历史教科书和独岛问题等“三件套”对其进行了严厉批判,丝毫不注意自己作为东道主的身份。

听到针对自己的话越来越尖锐,小泉打断卢总统说“阁下完全没有理解我说的话”,并不顾卢总统正在说话,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这样的突发状况令两国的相关人士瞠目结舌。而且,据说当时卢总统对着头也不回离开会场的小泉大声喊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根据后来传出的消息,当时小泉的反应更激烈,他当时放话说“我绝对不会再与这样的人见第二次面”。而事实上,这也确实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2. 2015年慰安妇谈判

青瓦台秘书室长李丙琪和担任日方谈判代表的NSC秘书长谷内正太郞先后进行了8次绝密会面。双方原计划在两国轮流举行会谈,但最终8次会谈场所都选在了仁川松岛某酒店举行。原因是李室长在谈判开始时从国情院长调任无法轻易出国出差的青瓦台秘书室长,而面对感到抱歉的李室长,谷内正太郎没有抱怨过一句。最后,两位谈判代表之间的互信上升到了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互信。

在慰安妇基金的规模上,日方一开始提出的数字为5亿日元(约合50亿韩元),但李室长坚持要求提高金额,表示“如此不上不下的金额说不过去,我愿意把自家房子卖了做补贴,希望把金额提高到10亿日元(约合100亿韩元)”,谷内正太郎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表示接受。最终,日本首相安倍也同意了这一方案,几乎全盘接受了韩国方面的要求。然而,文在寅政府一上台就撕毁这份协议,并诋毁签协议的是“假日本鬼子”、“亲日派”。然而,到任期即将结束时,本届政府又突然宣布承认慰安妇协议,并对韩国法院判决慰安妇受害者胜诉的情况(今年1月)表示“困惑”(文总统)。对于这一情况,可能韩日两国国民才是真正感到困惑的人。

#3. 难以恢复的韩日信任和两国反目

专家们普遍认为,即便一年后韩国政权换届,韩日关系恐怕也难轻易修复。因为无论韩国保守政权还是进步政权,都曾作出过激烈的言辞,在对日外交上毫无原则。另外,日本在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时也曾宣布唯独不与韩国总统进行单独会面,令两国关系更加添堵。既然无法依靠两国领导人自己解决,想要解开韩日关系的死结,就只能依靠韩美日三国平台了。

文在寅政府一直表示“请美国调解(韩日关系)会成为国际笑柄”,特朗普也对调解两国关系不感兴趣。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东京的消息人士说“上月美日领导人会谈时,美国曾要求日本‘更主动地向韩国伸出手’,表示‘我们想要的是韩美日合作’”。郑义镕和茂木敏充在伦敦的20分钟会面也是拜登和布林肯(国务卿)的作品。
 
我们需要对一些场景进行复盘。2012年李明博总统访问独岛导致韩日关系紧张升级后,美国国务院曾罕见的发表声明表示,“我们希望两个盟友(韩日)保持友好关系”。另外,2014年在荷兰举行的核安全峰会上,韩日两国领导人(朴槿惠、安倍)曾分别坐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两边举行了韩美日三国领导人会谈。此后韩日两国达成慰安妇协议,当时也是拜登(时任美国副总统)和布林肯(时任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白宫NSC副顾问)的手笔。时至今日,他们的亚洲外交政策核心仍然是“韩美日”,没有丝毫变化。

因此,我们有必要利用好计划5月21日在华盛顿举行的韩美领导人会谈。在美国用“韩美日”向韩国施压之前,韩国应主动提议“在6月11日英国康沃尔举行的七国集团领导人会谈上举行韩美日领导人会谈”。虽然上月的尝试未能成功,但这次郑义镕和茂木敏充的会面已经打开突破口,三国都已没有理由拒绝会谈。此举还可以打消美日两国关于韩国“站队中国”的疑虑。韩国并未加入“QUAD(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四国安全协议机制)”,只是提出这样的建议,中国也无话可说。如果这也要看别人的脸色,那就不能称之为国家了。顺利的话,此举还可以带动韩日两国举行领导人会谈,即便会谈达不成任何协议,也可以为下届政府修复韩日关系做下铺垫。现在我们要担心的不是会不会成为国际笑柄,而是如何免于成为笑柄。

中央日报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