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4日 (周四)
失去笑容的孩子们……韩国患抑郁、多动症儿童五年达22万
상태바
失去笑容的孩子们……韩国患抑郁、多动症儿童五年达22万
  • 蔡惠善 记者
  • 上传 2021.05.06 19:4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5月5日上午,韩国“黑鹰”空军特技飞行队在忠南天安独立纪念馆上空进行飞行表演,庆祝韩国第99个儿童节。【照片来源:韩联社】
5月5日上午,韩国“黑鹰”空军特技飞行队在忠南天安独立纪念馆上空进行飞行表演,庆祝韩国第99个儿童节。【照片来源:韩联社】

居住在京畿道的某40多岁家庭主妇最近有点烦心事。她上小学的儿子最近动辄发脾气,变得极为敏感。她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孩子无法到户外玩耍,只能呆在家里,好像得了抑郁症”,“我以前以为只有大人会得抑郁症”。

实际上,抑郁症等情绪障碍并非成年人的专利。据统计,最近五年韩国因情绪障碍或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ADHD)而到医院就诊的儿童数量多达22万人。

抑郁的儿童,五年间22万人就诊

5月5日,国民之力党金睿智议员办公室从健康保险审查评估院拿到的“2016~2020年儿童(5~14岁)就诊情况统计”显示,期间共有3.8238万儿童因情绪障碍到医院就医,并分别有7901名和17.8342万名儿童因为睡眠障碍和多动症接受治疗。

情绪障碍指抑郁症、躁郁症等因为无法调节情绪而长时间处于非正常情绪状态的障碍,韩国因为情绪障碍接受治疗的儿童数量从2016年的5325人增加到去年的8509人,增加了3184人(59%),年均增加12%。

因为睡眠障碍到医院治疗的儿童数量从2016年的1198人增加到2020年的1767人,增加47%,同期因患多动症接受治疗的儿童从3.0816万人增加到4.0104万人,四年内增加30%。

儿童精神健康亮红灯,如何解决?

如上所述,因为精神疾病接受治疗的儿童数量不断上升,令人们对儿童的精神健康担忧不已,但目前政府针对儿童精神健康的对策还非常欠缺。

根据韩国教育部去年向国会提交的“最近三年(2017年~2019年)学生情绪与行为特点检查结果与处理情况”,在检查中被分类为“特别关注对象”的43.9万余名学生中,只有18.7万余人在教育厅Wee中心等二级关联机构接受过后续处理,占42%,另有一半以上的学生没有接受任何处理。

公共心理咨询机构“Wee中心”仅在工作日上午9点至下午6点上班,是该中心使用率低下一大原因。学生家长A某抱怨说,“Wee中心的上班时间使双职工家庭的家长和孩子很难前往获取咨询服务”,“大部分双职工家庭只能花钱带孩子去民营医院或私立心理咨询中心”。

而且,检查儿童心理状态的综合心理测评不属于医保报销范围,若想在大学附属医院或私立心理咨询中心接受相关检查,需要花费数十万韩元。

此前韩国政府判断学业压力过大和情绪支持基础弱化导致学生的情绪和行为问题已经达到危险水平,并在2019年3月发布了“增进学生健康的第一次基本计划(2019年~2023年)”。但金议员办公室表示,政府的这一举措在实际中的效果甚微。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学生很难进行面对面心理咨询和直接交流。

金睿智议员表示,“成长期孩子的精神疾病很可能会延续到成人期,会大大加重家庭和社会的负担”,“政府需扩大支持范围,增加预算,面向双职工家庭开发定制化支持项目,增进儿童的精神健康”。 

蔡惠善 记者
译 | 桔子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