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1日 (周日)
【陈重权专栏】清醒的只有太永浩,朝野都错读了00后女性选民
상태바
【陈重权专栏】清醒的只有太永浩,朝野都错读了00后女性选民
  • 前东洋大学教授 陈重权
  • 上传 2021.04.22 17: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前东洋大学教授 陈重权
前东洋大学教授 陈重权

"民主党低估了二三十岁男性的选票集结力,把全部押注都放在了女性主义运动上,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结果"。这是国民之力党前最高委员李俊锡的话。在国民之力党候选人从20岁左右的男性选民手里拿到近72%的大把选票后,李俊锡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他将此归结为自己搭00后男性(20岁左右男性)的“反女性主义”便车的战略奏效的结果。

关注性别平等议题的是00后女性选民

然而这纯粹是出于他个人意识形态的结论,没有任何客观依据能够支持他的推断。根据民调结果显示,61%的选民投票给国民之力党是因为"执政党做错了",还有18%的受访者认为是因为要对做出性骚扰行为的"前市长的审判"。两项一加,也就是说,79%的选民投票给在野党都是因为“讨厌民主党”的反射效果。

实际上,真正出于正面支持国民之力党而投票给在野党的人非常之少。在投票给在野党的正面理由中,表示因为国民之力党"政策和承诺好"(3%)、"因为候选人好"(3%)、"因为政党活动好"(1%)的合计只有7%。虽然不知道李俊锡所提到的“反女性主义运动”属于其中哪个项目,但其影响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陈重权视角 
陈重权视角 

根据意识调查显示,目前20岁左右的00后一代的性别平等意识要强于其他年代的人。对于男女之间的认识差距也与其他年代的人没有很大区别。但是,人们在过剩的网络舆论的喧嚣下陷入了错觉,认为在因性骚扰事件而导致的这场选举中人们只学到了反女性主义这个教训。

事实上,对"性别话题"反应敏感的不是00后男性,而是00后女性(20多岁左右女性)。这些年轻的女性选民中有15%既没有投民主党,也没有投国民之力党。在20多岁的女性选民那里,国民之力党的得票比民主党还少。原因正是因为“性别”这个议题。也就是说,如果这些年轻女性选民对民主党感到失望的话,那么她们对国民之力党则压根没抱任何希望。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不妨从国民之力党的队伍中还算比较年轻的前最高委员李俊锡的话中找找原因。李俊锡在“性别”这个话题上曾说过——

“理工科女生比例为20%,但国家奖学金中的35%却要拨给女学生,如果设置这样的框架,这是公平还是不公平呢?”

用一句话概括起来,就是要消除为补偿结构上的不平等而设置的政策性倾斜,从而达到机械式的公平。

取消女性配额?

按照这种逻辑,把比例代表1号授予女性是公平还是不公平? 而这个逻辑不仅仅限于女性问题。继续来追问:给予青年配额要怎么看?仅仅因为年轻就给予党内推荐是公平还是不公平?而在目前的政党中,不是"朴槿惠儿童"(注:李俊锡曾使用的昵称)的平凡青年想要通过"公平"竞争获得党内推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为了补偿因地区、性别、种族产生的不平等而采取政策上的倾斜,必然会有"个人"因此承受损失,那么因此受到损失的人当然会认为这种政策上的倾斜是不合理的。尽管如此,这一制度之所以有其必要性,是因为由此产生的"社会利益"更大。故矛盾不可避免,而调解这些矛盾的活动就是我们说的"政治"。

民粹主义者并不想调节这种矛盾,而是想利用它。他们诱导某一阶层将“丧”化为对特定集团的愤怒,并从他们那里获得选票,之后却不会对此做出改善。也许这样可以暂时忘掉这种“丧”,但只要情况没有变化,人们只能一直这样“丧”下去。
 
“丧”的背后真正原因

人们对于当前20多岁的年轻人所承受种种痛苦的原因是有基本共识的。优质工作岗位的减少、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工资差距、教育两极分化导致阶级上升渠道消失等。不知从何时起,韩国变成了一个世袭社会,年轻一代没有出口,看不到希望,只能在绝望的竞争中做困兽斗。

民粹主义者从不会找出问题的"原因"并给与纠正,而是喜欢找到一个靶子来转移问题的焦点。这个靶子就是女性主义。00后的女性选民和00后的男性选民承受着同样的痛苦,还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受到性别歧视,这些问题靠入伍加分制、征集女兵、废除女性配额的就能解决吗?

00后男性选民并不是因为反对执政党的女权主义政策(执政党有过女权主义政策?)而选择在野党,而是为了对这个未能解决高达10%的青年失业率的政府的无能、对高喊平等上台后却连公平原则都破坏掉的执政党的虚伪做出审判,才把票投给了最大在野党而已。在野党应该正视这些要求。

对性别议题敏感的00后女性选民们没有选择国民之力党。她们当然有做出这一选择的理由。面对女性团体质问的国民之力党不但拒绝正面回答,还表示"不要将不符合时代潮流的女权主义强加给他人",并对自己的这种立场洋洋自得,这样的党能靠得住?因此,民主党丢失的15%的选民没有倒向国民之力党,而是选择投给了女权主义的小党。 

错误的诊断导致错误的处方

00后男性选民投出的选票就像被大风刮到墙上的纸。在"审判政权"之风停止后,如果还想纸张继续贴在墙上,就必须正视他们感到痛苦的真正原因并拿出正直的解决方法。一旦年轻的男性选民确定"这个党也靠不住",支持率就会像海市蜃楼一样瞬间消失。

00后男性选民们可以通过指定一个靶子来暂时宣泄愤怒。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只能算是暂时的回避。靠掩盖本质问题得到的支持是无法持续的。反女性主义运动只能让原本可以投给国民之力党的那15%的00后女性选民回归到民主党。

就像00后的年轻男性选民的政治意识不同于四五十岁的男性一样,00后的女性选民也与上一代女性不同,她们明显表现出更加强烈的性别平等意识。现在10多岁的青少年到了20多岁时会更加自由地表现出性别平等意识,而这些人总有一天会占据50%的人口,将这一代视为敌人的政党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民主党也没有什么不同。为了争取00后男性选民的选票,民主党再一次提出早已被判定为违宪的"服役加分"和"女性入伍"议题。民主党对自身存在的真正问题视而不见,乘这股反女性主义浪潮,试图反其道而行之来给自己加分。如果民主党再这么继续搞下去的话,连好不容易才贴上来的00后女性选民的选票也要再被大风刮走了。 

太永浩议员的政治嗅觉

在朝野两党中,保持清醒的政治家只有国民之力党太永浩议员。太永浩议员这样说道:"与其说20多岁的男性选民支持国民之力党,不如说是他们撤回了对民主党的支持。因此仅仅靠理解他们是不够的。在青年们最感到愤怒的就业、住房和公平等问题上,应该做出政策性、结构性的变化"。

他还接着补充说:"现在还不是为我们成功吸引了20多岁的年轻人的选票而沾沾自喜的时候,而是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我们还没能俘获20多岁女性选民的选票"——这个判断,不仅政治上正确,战略上也非常明智。真是纳了闷,为什么在韩国这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青年的政治嗅觉竟然比不上一个来自北朝鲜的老头呢?

选举结束后,李俊锡前委员写道"四年的努力"取得了成果。他把选举胜利误读为自己历经4年与女权主义者展开斗争的成果。但,为什么不论男女在所有年龄层上都压倒民主党的国民之力党唯独在00后女性选民层中被抛弃?他的反女性主义在这里倒是起到了一定作用。

要走谁的路?

在野党虽然靠吃执政党犯下的失误这个“人血馒头”为生,但吃馒头也需要实力。此次中间选民之所以能够支持国民之力党,是因为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就5·18和两位总统道歉,并制定了强调经济民主化、基本收入、性别平等的新政治纲领。如果国民之力党在这里开倒车,那以后可能连馒头渣也捡不到。

网络上充斥的反女性主义言论并不能代表舆论。这些声音连进入公共领域的基本资格都不具备。不久前,某便利店老板在兼职招聘公告上写到"谢绝女权主义者"。他不但没有被称赞为英雄,反而不得不为爆发的声讨而道歉。这才是舆论,这才是公共领域。

厌恶是受到挫折后产生沮丧的产物。如果是政治家,就应该懂得如何去合理地处理他们所表达的反女性主义的愤怒,并引导为正式的政治诉求。特朗普将白人底层的沮丧转变为对移民的厌恶,并靠此上台执政。那能持久吗? 最终特朗普的结果是毁掉了美国,并在竞选连任中失败。

与李俊锡前委员所说的话相反,民主党从未全盘押注在女权主义上。甚至该党的女权主义者也对朴元淳前市长采取了反女性主义的态度。他们的态度与为李俊锡前委员发起的运动而喝彩的人们所想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只听受害者的话就断定男性是加害者呢?”

给出了不同的诊断和处方的李俊锡和太永浩。该走谁的路?答案很明显。李俊锡错了,太永浩才是对的。在野党应该走太永浩的路。歧视者必将被歧视。因为被歧视,所以才会再将歧视加于旁人。不是把男女分化开就能解决问题。没有女性的解放,就没有男性解放,反之也同样成立。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前东洋大学教授 陈重权
译 | 李霖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