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3日 (周六)
【张德镇专栏】尹锡悦能否成为韩国的马克龙?
상태바
【张德镇专栏】尹锡悦能否成为韩国的马克龙?
  • 张德镇 首尔大学社会学系教授、Reset Korea运营委员
  • 上传 2021.04.20 13: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马克龙的政治实验与韩国政治
2017年5月14日就任仪式结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向市民挥手致意。【照片来源:路透社=News1】
2017年5月14日就任仪式结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向市民挥手致意。【照片来源:路透社=News1】

韩国人对韩国前检察总长尹锡悦的关注热度正与日俱增。从尹锡悦还在担任检察总长职位并与秋美爱的矛盾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之际开始,尹锡悦的名字就已经被列入了下届总统大选候选人的名单。在JTBC和Realmeter本月10~11日进行的调查中,尹锡悦的支持率达到36.3%,远远超过了此前排名第一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的23.5%。韩国盖洛普本月13日~15日的调查结果也显示,尹锡悦和李在明的支持率分别为25%和24%,差距在误差范围之内。

不仅如此。一向鲜给人好评的国民之力党前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也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对例外对尹锡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前委员长金钟仁在采访中说到,“在大韩民国的公职人员之中有那种姿态的人最近是第一次见到”,“他成功地将‘公正’这一时代精神品牌化。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成功的例子说明了什么?是国民对两党之争的厌烦。马克龙的出现,让两个统治政党垮台了。前检察总长尹锡悦也可以起到这个作用”,“只要他准备好的话,没有什么不可能”。

不过,尽管目前来看前检察总长尹锡悦的支持率很高,但在距离大选还有近一年的时间里并不具有很大意义。共同民主党前代表李洛渊也曾创下过超40%支持率的纪录,2011年时任首尔大学教授的安哲秀更是气焰甚高,支持率一度高达45%,推翻了从未被打破过的时任大国家党议员朴槿惠的堡垒,但真正到了第二年大选时,他们却都未能跑完全程。

马克龙通过选民网络听取民意

最让人直接联想到的反而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从马克龙身上我们可以破解金钟仁对尹锡悦的构想。众所周知,金钟仁宿命般地随着韩国跌宕的政治潮流度过了一生,穿梭于两党之间,培养出了总统,因此可以说他是最能读懂局势的人。再加上其留学德国的经验等令其对欧洲政治也很熟悉。他不随随便便以第三条道路的意思提及马克龙。

在2017年的法国大选中,39岁的马克龙像彗星一样出现,一举掌握了法国政权。当时法国在第五共和国之后长期将政治一分为二,共和党和社会党两党体制引发的腐败无能让国民倍感厌烦。除了共和、社会两党之外,还有国民阵线的玛琳·勒庞,但由于她的极右民粹主义,让凡是有良知的选民都无法将选票投给这个人。

原为社会党员的马克龙却完全没有通过社会党参加竞选,反而组织了名为“前进党(En Marche)”运动。4000名志愿者挨家挨户访问了10万法国市民的家,调查他们的政治要求,200名专家对此进行分析后将资料提供给马克龙。

马克龙自称是“局外人”。他表示这既不是进步也不是保守,拒绝将此放在左和右的政治框架之上,让人们对其产生了新的认识,将其看做是拒绝成为“不再代表市民而只代表自己的那种长久以来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有能力拯救国家的政治新人。结果就是在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中,由于没有候选人获得过半数选票而进入以两位得票最多的候选人展开的第二轮投票,马克龙随后轻松击败勒庞,当选为法国总统。

踏上精英路线的马克龙
 

尹锡悦
尹锡悦

马克龙真如自己所说的一样是个“局外人”吗?其实完全不是。他毕业于法国最优秀的行政精英军官学校——国家行政学院(ENA)。对于典型的既得利益阶层ENA的毕业生来说,从在校时期开始就与担任职务的前辈结成一对一的导师关系,相互帮助、相互支持,这种前后辈之间的关系是再自然不过的。而很多毕业生在担任公职期间都是在法国政府的核心职位任职后进入众议院担任议员从政。再加上,马克龙还毕业于法国政治精英辈出的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这是盛产法国总统的学校 。他曾担任ENA毕业人士进军的政府核心部门即金融相关部门,并曾在世界级投资银行罗斯柴尔德银行工作过。罗斯柴尔德不仅拥有悠久的历史,还是管理英国和法国贵族特别是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等英国王室资产的公司,名声响亮。2012年奥朗德政府上台后,马克龙重新回担任公职,时任经济产业数码部部长。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局外人呢?但是他在民众对共和、社会两党制厌恶的政治环境下,成功将自己定义为不属于这个范畴的局外人。如果不是精英中的精英和圈内人士,那他到底是什么?他的演讲说明了一切——“我和我的党才是真正的民粹。我们每天都和人民站在一起”。是的。他是跳过现有政治体制,直接向选民发出呼吁的精英民粹者。

国民厌恶庞大的两党

我们再来回头看看韩国。前检察总长尹锡悦能否成为韩国的马克龙?首先一个条件就是要有国民对庞大的两党的厌恶,而这个条件对于韩国来说从某种程度来看已经具备。国民之力党至今未能摆脱干政和弹劾总统的原罪,而从此次首尔釜山市长补选的结果也可以看出很多国民已对民主党产生厌烦。文在寅政府的败笔之一便是四年来不断高喊清除积弊,在忙于看极端支持者的眼色的过程中使不符合政权理念的表达都被剥夺了。现在中立层已不再投票给民主党。因此,可以说,对两党体制的厌烦这一条件在一定程度上已被满足。

第二个条件是,这个人必须走不左也不右的中间民粹主义路线。民粹主义不仅仅存在于极左翼或极右翼,也可以有中立的民粹主义,有人将其称为“极中民粹主义”。在韩国,2017年安哲秀议员就曾用“极中民粹主义”来定义自己的立场。中立民粹主义可以成立的背后,不是理念和哲学,而是有重视个人力量的能力主义坐镇。

这就是精英中的精英马克龙将自己定位为进步、保守领域之外的局外人、同时以只有圈内人士才能拥有的技术官僚经历来使人安心的原因。安哲秀议员之所以能暂时标榜中立民粹主义,也是因为他在从政之前作为专业领域专家展现了卓越的能力光环。前检察总长尹锡悦毕业于首尔大学法学院,曾经是最高权力机关的首长。从精英的条件来看,他不亚于马克龙。
 
处在第三地带的人有没落的风险

对前检察总长尹锡悦来说,让他成为韩国的马克龙,是要求他排除国民之力党和民主党,成为直接说服国民的中立民粹主义。人们一直认为,如果不修改宪法,两党体制将很难得到改善,但这也是要求成为中立民粹主义,在进行没有修改宪法的修宪。要求他加入国民之力党的议员们称,韩国目前还没有在第三地带成功的先例。

话虽如此,但该党从外部引进大选候选人的事例也是前所未有的。在加入国民之力党的那一刻,他就会和其他从党外引进的人士一样,要在艰难的党内政治中生存下来。

最重要的是政治家尹锡悦与文在寅-曹国-秋美爱等的对立。随着跛鸭效应的加深,对立面的必要性会越来越小,如果支持文在寅政府一方不能推出候选人,对立面的一方就会消失。如果他选择进行果断的政治挑战,现在需要的是组织像马克龙的“前进党”那样的中立主义运动,进而拉拢现有政党的支持阶层和部分议员。

目前我们还无法知道他是否具备这种能量。但如果一个人留在第三地带,那他很有可能只会成为以前就出现过的政治浪人。虽然不知道他的选择会是什么,但暴风前夜的时间不会太长。

张德镇 首尔大学社会学系教授、Reset Korea运营委员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