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3日 (周六)
【连载】德国统一及其后30年(4):统一后的东德引商家和骗子蜂拥而至
상태바
【连载】德国统一及其后30年(4):统一后的东德引商家和骗子蜂拥而至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4.19 17: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位于柏林的德国联邦财政部曾经是负责东德清算业务的德国托管局,此地原为东德对外经济部办公楼。德国托管局曾履行针对4.5万个营业单位进行重组或私有化的任务。【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位于柏林的德国联邦财政部曾经是负责东德清算业务的德国托管局,此地原为东德对外经济部办公楼。德国托管局曾履行针对4.5万个营业单位进行重组或私有化的任务。【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突然在一夜之间拥有了言论自由的东德人开始渴望两德统一,但实际上,统一来得更加突然,以至于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到。40多年来,西德的领导人在重要国家纪念活动的演讲中多次表明了对于统一的意愿。在为了纪念1953年6月17日在东德发起但以失败告终的民众起义而制定的“德国统一日”上更是如此。

退休人员和年轻企业家陆续前往东德

被派遣的西德公务员提供行政支持后定居东德 
地方政府和机关接连遭受欺诈

有些东德前干部趁机享受优惠 
满腹抱怨的“东德佬”、骄傲自大的“西德佬”

虽然互不信任,但东德重建总算成功

两德统一后,过去在演讲中曾不断出现的各种美好承诺一夜之间变成了立刻要付诸实践的任务。也就是说,德国一下子开始面对重大课题,立刻要同心协力为东德同胞提供援助并重新建立因社会主义体制而衰退的东德社会。

再进一步具体来说——到底有多少人愿意放弃自己的高薪好工作和好房子跑到连电话和传真都没有接通的东德地区从零开始做起呢?还有,有多少企业愿意为重建没落产业而投资呢?包括退休人员在内的许多企业管理层人士满怀热情地前往东德,默默地承受了早期面临的种种困难。他们小时候经历了国家分裂的痛苦,因此心中充满爱国之心,因此担起重任参与了东德的重建工作。
  
“桑拿卡特尔”欺骗德国托管局

“满腹抱怨的东德佬”(Jammer-Ossi)和“骄傲自大的西德佬”(Besser-Wessi)等词语至今仍深刻地留在人们的脑海中。【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满腹抱怨的东德佬”(Jammer-Ossi)和“骄傲自大的西德佬”(Besser-Wessi)等词语至今仍深刻地留在人们的脑海中。【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对于当时的德国年轻一代而言,相比起机会稀少的西德,东德则是一片充满机遇的新大陆。二战以后的45年里,西德建立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经济体系。年轻人在这种体系下功成名就、出人头地并不容易,能够发挥的空间也非常有限。因此,身为公司中层管理人员的年轻一代往往持有被动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心中有疑问,在东德地区工作一段时间后回来自己以前的工作还能不能保住,而且就算能继续工作,也不得不担心自己的工作履历出现断层。

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多年纪较大、经验丰富的退休管理人员和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年轻创客移居东德地区。遭遇极左派恐怖分子暗杀的德国托管局首任局长狄列夫·罗威德(Detlev Rohwedder)、德国历任图林根洲州长伯恩哈德·沃格尔(Bernhard Vogel)、回到自己出生地萨克森洲历任州长的库尔特·比登科普夫(Kurt Biedenkopf)等政治家都是典型的例子。另外,很多西德公务员刚开始为提供行政支持,以“派遣”形式调任到东德地区,而后来在东德定居下来。

当然,也有一些人靠两德统一谋取私利。不少不良商人在统一后的几年里向在东德地区为适应新环境而处于艰难状况的合作伙伴提供虚假咨询服务并轻松骗取不少利益。不过,由于东德地区的资本本来就不够充分,所以上述欺诈案件算是为数不多。但当时东德的地方政府和国家机关往往成为了黑心企业家和骗子的牺牲品。

西德企业向东扩展的政策并不是每一次都很成功。出生于巴伐利亚州的企业家莱纳·菲尔茨(音,Reiner Pilz)在图林根州设立了大规模光盘制作工厂,但不到2年就倒闭。【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西德企业向东扩展的政策并不是每一次都很成功。出生于巴伐利亚州的企业家莱纳·菲尔茨(音,Reiner Pilz)在图林根州设立了大规模光盘制作工厂,但不到2年就倒闭。【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坐落于巴伐利亚州的汉斯·赛德基金会聘请曾任慕尼黑附近城市市长的格哈德·米赫尔斯(音,Gerhard Michels)后,在统一后的2年多时间里,帮助东德地区萨克森州和图林根州的地方政府。当时,这些地区的地方政府在统一之后陷入困境。比如,为设立污水处理厂支付过高的费用、在工业园区的规划上出现问题等面临种种困难。

当时,德国托管局肩负在短时间内针对4.5万个营业单位进行重组和私有化的重任,而且各地方政府要根据各项东德重建项目对新联邦洲的社会、经济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强力支持。在这个时期,难免会会遇到没有信用的企业。虽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是骗子,但很多来自西德的合作伙伴欺骗准备不够充分的托管局,并夸大自己的支付能力。投资或维持工作岗位的承诺也没有得到兑现,与补贴相关的骗取事件经常发生。无独有偶,有些黑心企业掏空许多具有利用价值的东德企业并使其破产倒闭。

哈雷是位于东德地区的工业城市,也是被视为前景黯淡、灰暗阴沉的城市。而“加诺芬(音)有限公司”曾坐落于哈雷,该公司的事例给德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德国托管局哈雷分部的员工为了商量该公司的重组问题,每天晚上都与来自西德的企业家和东德前干部进行面谈。德国储蓄银行(Sparkasse)一直给这家没有担保的企业提供资金支持。

图为德国杂志《明镜周刊》(Der Spiegel),题目为“大老板占领的农村”。
图为德国杂志《明镜周刊》(Der Spiegel),题目为“大老板占领的农村”。

事实上,刚开始的时候可以说是有所建树的。德国托管局在1992年公布哈雷项目进展情况报告时表示,私有化计划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但一年过后,人们发现原来24亿马克规模的投资承诺和7万多个工作岗位有关的承诺只在文件上存在。来自西德巴登-符腾堡州的企业家沃尔夫冈·格莱纳(音)利用向戴姆勒-奔驰汽车公司提供零部件的自家公司贝利诺(音),在东德地区竟然收购21家企业。格莱纳因涉嫌以偿还在西德欠下的债务为目的从收购的东德公司盗取3400万马克而被起诉。还有一位来自慕尼黑的律师收购了8家东德企业,并非法骗取了2400万马克。
  
为应对韩朝统一,有必要提前教育脱北者群体

另一则丑闻出自所谓的“桑拿卡特尔”。有些企业家以欺骗德国托管局为目的,在桑拿定期进行会面并串通价格。但并不是所有的骗子都来自西德。那些掌握东德内部信息的前共产党干部帮助那些企业有利可图,也在其中做一些不正当的事情。尤其在农业领域的私有化过程中,一些东德集体农场的前管理人员在私底下串通后享受特殊待遇,在一夜之间成为拥有大规模土地的地主,并形成了“东德共产党干部出身的大老板”群体。这样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其实,东德居民从一开始就不太欢迎那些可疑的企业家蜂拥而至。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西德人就开始有计划地掏空东德人,还摆出一幅傲慢自大、自以为是的样子。因此东德人对西德人的不满之声日益高涨。“满腹抱怨的东德佬”(Jammer-Ossi)和“骄傲自大的西德佬”(Besser-Wessi),这些词汇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到人们的意识当中。

但值得思考的是,其实在推进对整个国家经济进行私有化的巨大课题中,上述的一系列问题是不可避免的。社会主义体系崩溃后,苏联出现不少新晋富豪,而且他们与黑手党有紧密联系的情况并不少见。与之相比,其实很难说统一后在东德地区出现的情况很糟糕。当时东西德大多数人非常关注东德地区的重建事宜,虽然重建工作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其进展还算比较顺利。

假如在韩半岛面临类似情况,我们不能只从物质层面上考虑朝鲜居民的利害关系,还要从象征性的层面出发考虑全局。即使韩国的官员比朝鲜的干部更具工作执行能力,但在未来将朝鲜地区的决策职位全部由韩国人来担任并不是好主意。今后,为了减少韩朝合作过程中的困难,从现在就开始对脱北者等了解朝鲜内部情况的人进行系统的教育,也会成为一种好方法。

※德翻韩翻译: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Hanns Seidel Stiftung)驻韩国办事处主任金永洙(音)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代表Bernhard Seliger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代表Bernhard Seliger

德国基尔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巴黎第一大学经济学硕士;1998~2002年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域学研究生院专职讲师;2004~2006年首尔大学行政研究生院兼职教授;2007年开始担任德国维滕/海德克大学客座教授;2002年开始担任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办事处代表。

中央日报
译 | 司空宽淑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