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0日 (周六)
【独家】“受新冠疫情影响韩明年出生率或降至0.6”
상태바
【独家】“受新冠疫情影响韩明年出生率或降至0.6”
  • 申成湜 福利记者
  • 上传 2021.03.04 16: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3月2日,低生育老年社会委员会副委员长徐炯洙正在接受《中央日报》采访。【照片来源:申成湜 记者】
图为3月2日,低生育老年社会委员会副委员长徐炯洙正在接受《中央日报》采访。【照片来源:申成湜 记者】

“去年韩国的生育率为0.84,这还没有体现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相关影响将在今年和明年的生育率中反映出来,预计明年韩国的生育率将会进一步下降到0.6左右”。

3月2日,总统直属低生育老龄社会委员会副委员长徐炯洙在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表示,“去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为0.84,新生儿数量为27.2万,除了战争和灾难时期,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从未遇到的严峻情况”。记者向他询问了新冠肺炎疫情对生育率的影响和对策。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何时才会显现出来?

疫情的影响将反映到今年和明年的生育率中。去年4~12月韩国新婚夫妻减少了13.8%(历史最大减幅),而且卫生部门限制孕妇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很容易被理解为“接种疫苗后不能怀孕”,导致人们推迟生育时间。

您对韩国的生育率走势有何预测?

预计今年韩国新生儿数量将会减少到25万以下(24万多人),明年会进一步下降到20万出头(22万多人)。今年的生育率可能会停留在0.7出头,明年下降到0.6出头的水平。也就是说,2015年1.24的生育率将在七年后出现腰斩。

低生育预算中几乎没有任何生育奖励款项

政府已经为鼓励生育花费了200万亿韩元,为什么还会这样?

这其中存在很大误会。人们把低生育预算理解为生育奖励预算,一看没有效果就主张取消相关预算,转向能够直接刺激生育的政策。我可以确定地说,在政府的低生育预算中,几乎没有任何直接的生育奖励预算。地方政府会给生育孩子的家庭发放奖励,但中央政府从未有过这样的政策。而新加坡就有类似的奖励。

新婚夫妻住宅资金贷款又是什么?

这只能算作一种间接支持。购置住宅或全租租房资金贷款、公共租赁住宅预算和青年就业支持等旨在稳定就业的预算也是同样性质。这些资金占到了低生育预算的60%之多。即便是儿童补贴、保育经费等直接支持预算,严格来说也属于家庭福利或儿童福利预算,不能算作直接的生育奖励。虽然现在我们没有生育奖励政策,但为了减轻家庭贫困问题,这些预算还是需要保持下去,但即便是家庭福利预算(国内总产值的1.5%),韩国也达不到发达国家一半的水平。

您认为我们需要更多的现金支持吗?

是的。发达国家也是这样做的。我们决定在2022年增加0~1岁婴儿补贴预算,到2025年将补贴规模增加到每月50万韩元。但此举并不足以阻止新冠肺炎疫情下恶化的形势,因此我们将与预算部门协商,设法把头胎婴儿补贴提高到100万韩元、把二胎和三胎婴儿补贴分别提高到150万和200万韩元。

近期不断会有选举,对此您认为会对低生育政策方面有什么影响?

在明年的大选选战中,(扩大婴儿补贴)可能会成为一大舆论焦点。一定会有人做出这样的承诺(向0~1岁的头胎婴儿每月发放100万韩元补贴),成为选举的一大看点。

有人说既然怎么努力都没效果,不如干脆放弃低生育对策,您怎么看?

有看法称,综合各方面情况考虑,韩国最优化的人口数量是3000万左右——但即便如此,想要保持这一人口数量,也需要把出生率维持在2.1的水平(保持人口更新换代的最低水平)。 到时候,韩国的社会平衡早就被打破了,社会抚养费用将大幅上升,社会将难以维系。这种说法完全没有考虑到过渡期的扭曲现象。

如果韩国持续低生育率,是否会像日本一样,对缓解青年就业问题有所帮助?

就业难的问题确实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但从日本的情况来看,工资总额并没有增加。人均雇佣成本反而有所减少,因为新增的就业岗位不是工资高的高级岗位。随着老龄化问题不断加重,老年人会因为担心养老而减少消费,加上生产减少,很容易对就业也产生影响。因此,我们不能草率判断生育率下降一定会对缓解就业困难或提高收入产生正面影响。

低生育社会已经成为现实,对此您怎么看?

我们不仅需要设法缓解低生育问题,还需要制定政策,适应已经到来的低生育社会。这需要对教育系统、产业系统和教育系统进行根本性改变。近年来韩国每年新生儿数量只有二十来万,以往在一年新生儿数量多达七八十万时期搭建的社会系统很难在目前的情况下正常运转。

人口政策应从福祉部移交到企划财政部

我们迟迟看不到政府拿出有效的人口政策,您怎么看?

目前保健福祉部正从福利层面出发制定人口政策和缓解低生育问题的政策,企划财政部的人口政策工作小组则在制定低生育适应政策。应该把两者整合到一起,将人口政策从福祉部移交到企划财政部统一管理。人口政策属于社会资源分配的范畴,是一种社会与经济政策,需要由企划财政部负责制定。

能不能像竞选首尔市长的国民之力党候选人罗卿瑗和昌原市长许成武提出的那样,直接发放1亿韩元补贴?

发放1亿韩元的效果无法得到检验,而且会导致领到补贴和领不到补贴的人群之间出现矛盾对立。导致人们不愿结婚的不是金钱,而是其他原因,比起发钱补贴,设法减轻养育婴幼儿的压力才是正解。

有人指出,是本届政府失败的房产政策导致新婚夫妻住宅困难的问题更加严重,您怎么看?

不能说没有这种因素,但比起住宅问题,更需要重视的是就业稳定。解决好青年就业问题,使青年人能够获得稳定收入,住宅问题也会随之在一定程度上迎刃而解。

申成湜 福利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