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3日 (周四)
【中央时评】朝鲜根本没有无核化决心
상태바
【中央时评】朝鲜根本没有无核化决心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3.02 17:35
  • 参与互动 1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前外交通商部长 宋旻淳
韩国前外交通商部长 宋旻淳

拜登政府的韩半岛政策,特别是针对朝核问题的态度,一直备受人们关注。从美国政府对外政策中对朝政策的优先级有多高、美国为朝鲜提供多大程度上的安全保障、美国是否要求中国说服朝鲜等一系列情况,我们可以判断美国接下来在对朝政策上会下多大的功夫。但从美国当前的情况来看,对朝政策的优先级并不算高,而且美国能够给出的筹码也非常有限。更何况,美国和中国正处于战略对立局面,美国要求中国参与朝核谈判的可能性也很低。

都说拜登在继承奥巴马政权,而奥巴马政府被指比较被动地应对国际争端,也没有采取积极行动解决问题。无论是对朝核问题的“战略忍耐”,还是对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以及俄罗斯占领克林米亚半岛的应对,奥巴马政权都有上述的特点。何况现在的美国能够拿出的筹码比奥巴马时期更少,拜登政府虽然高喊“美国归来”的口号,但在这些问题上,美国可能仍会延续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人们担心四年后的韩国可能会面对一个核武器更加高度化的朝鲜。

因此,韩国亟需在朝核问题上作出新的尝试。然而,韩国政府仍在重复“朝鲜愿意在安全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实现无核化”。韩国政府应该先弄清楚朝鲜所说的“无核化”和“安全保障”究竟是什么意思,只强调“朝鲜有无核化的决心”,就等于讲出一部分事实,其后果可能比谎言更加严重。

朝鲜的领导人和谈判人员一贯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是金日成主席的遗训”。简单来说,朝鲜主张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是要求韩朝共同消除核保护伞,而安全保障则是要求从政治上解除对朝鲜的制裁、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从经济上获得重建援助并且在军事上撤走驻韩美军。

首先,我们要分析一下这些条件得到满足的可能性。朝美建交和解除制裁只能根据朝鲜弃核的情况逐步实现,经济援助可以在韩国的主导下可以进行。但撤离驻韩美军不仅仅关系到朝鲜的安全保障,还会对韩半岛、东北亚乃至整个世界秩序造成破坏性的影响。因此,韩国政府只有确认朝鲜是否同意美军继续驻扎,才能判断朝鲜“确实有无核化决心”,把朝核谈判变得更加简单。

然而,朝鲜一贯反对美国的战略武器在韩半岛活动,一再要求撤离美军。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府相信自己可以说服朝鲜放弃这些不可能实现的条件,最终实现无核化与和平,无异于相信一个船夫看着北极星划船就能抵达北极星。

过去,在朝鲜仍处于核研发阶段时,我们曾期待通过谈判延缓朝鲜开发核武器的速度。但在2017年末,朝鲜已经跨过拥核国家的门槛,情况已经如同亚当和夏娃进入“伊甸园”前后一样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拜登团队已经认识到这一现实,在就任之前就已经设定目标,促使朝鲜“缩减核武器”而不要求“弃核”。因此,美国可能借鉴2015年与伊朗进行核谈判的经验,通过召开四方或六方会谈处理朝核问题。然而,朝鲜已经完成核武器的开发,与曾还在研发核武器的伊朗有着很大的区别。韩国作为活在朝核威胁之下的国家,在朝核问题上失去话语权之前,应该提前采取措施增加可选筹码。

首先,韩国需要大幅改变当前的谈判局面。韩国在朝鲜完全弃核的前提下有必要大胆接受除驻韩美军撤离以外的政治、经济和安全保障方面朝鲜提出的各种要求。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朝鲜仍然拒绝弃核,我们就可以获得采取下一步措施的名分。

其次,韩国应该制定核武器共享方案,强化美国核保护伞的可靠性。成立亚洲版“核武器策划工作组(NPT)”也是一个可取方案。当然这个方案也有局限性, 从北约的例子可见,即便韩国在韩半岛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最终的控制权仍然掌握在美国手中。但这一方案仍然具有很强的象征性意义。

最后,应该为具备独立的核威力营造有利环境。笔者并非主张韩国应当立刻开发核武器,只是想要强调,韩国必须保留最后的选项。民用核与军用核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显,韩国必须大力培养相关领域的科学家和研究团队。就拿日本和德国来说,两国虽然处于美国核保护伞的保护之下,但仍然拥有众多核研发人才及完整的核废料再处理、高浓缩设施,这一点值得我们借鉴。与之相反,韩国反而在掀起去核运动、主动拆除核设施等采取一系列导致核研究环境恶化的措施,并非一个正确的方向。

韩国保留核威力的选项不仅可以提高韩国作为当事国在朝核问题中的话语权,也可以激发朝美的谈判意愿,还能促使中国更加积极地说服朝鲜。同时,这样做还可以彰显韩国能够在安全上实现“独立自主”的国家地位。这些筹码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互相排斥而是互补互促。我们有必要在谈判过程中采取并行战略,也就是在展开谈判的同时,也要学会大做文章。

现任韩国政府的对朝政策似乎是“这次一定会不一样”的狂妄自大(hubris)、相信韩朝问题可以通过民族精神得到解决的自我陶醉(euphoria)、不愿正视以往失败历史的健忘症(amnesia)混为一体的产物。这些心理状态的同时表现被称为“危险的组合”。韩国政府在剩余任期内应设法摆脱这种“危险组合”,应致力于扩大韩国的可用筹码。

中央日报
译 | 宋无忧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1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잘생김 2021-03-04 01:42:01
你的这篇文章对于本届韩国政府简直是对牛弹琴,因为本届韩国政府从来都没把朝鲜的拥核的真实目的搞清楚.朝鲜拥核的真实目的是为了防范中国和韩国颠覆或威胁其独裁专制体制,并不是单纯威胁美国撤军!就算美军撤离韩国,朝鲜一样不会放弃核武,朝鲜所谓的放弃核武条件是指用朝鲜暂停核试验来换取朝美建交和关系正常化,不是要销毁自己已获得的核武器和核技术能力!韩国政府根本不想搞清楚朝鲜的真正目的,只是想当然的自我幻想中来希望朝美和解!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