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3日 (周四)
新冠时代的逆向教育实验:无法返校的首尔学童改道农村游学
상태바
新冠时代的逆向教育实验:无法返校的首尔学童改道农村游学
  • 中央日报评论员 李相谚
  • 上传 2021.02.23 10:5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从首尔前往全南顺天市游学的三个孩子,他们是李基珉(音,右)和郑胜浩(音)夫妇的子女和侄子。郑胜浩夫妇二人申请育儿休假后决定在照片中他们身后的房子里照顾孩子。孩子们即将就读的乐安小学是在校生数量不超过60人的小型学校,从去年5月起一直保持着正常教学状态。【李相谚 评论员】
从首尔前往全南顺天市游学的三个孩子,他们是李基珉(音,右)和郑胜浩(音)夫妇的子女和侄子。郑胜浩夫妇二人申请育儿休假后决定在照片中他们身后的房子里照顾孩子。孩子们即将就读的乐安小学是在校生数量不超过60人的小型学校,从去年5月起一直保持着正常教学状态。【李相谚 评论员】

一进大门,就看到三个孩子坐在院子一角的园地上用小泥铲挖土,倒不是在种什么东西,只是在开心地玩儿土。同意接受中央日报采访的李基珉(39岁)和郑胜浩(38岁)夫妇对孩子一一进行了介绍——即将在下月升上小学二年级儿子和四年级的女儿,以及和儿子同龄的侄子侄女。他们目前正生活在全南顺天市乐安面的一栋韩屋中。

这一家人于2月19日从首尔九老区来到这里,为孩子们在乐安小学的新学期开学做准备。学校离家只有大约200米远。郑女士表示,“我们请了育儿假,准备在这里生活一个学期照顾孩子,如果孩子们喜欢这里,就打算住到年底”。李某则表示,“哥哥和嫂子也想把孩子送到这里上学,所以就把侄子侄女一起带过来了,他们两人是双职工,打算周末来看孩子”。

李某夫妇把孩子送到乡村游学是报名参加了首尔市教育厅去年年末征集志愿家庭到全南地区学校上学的“农山渔村游学”项目。这一项目征集了82名首尔的学生(55个家庭)从3月份开始起到全南地区的小学和中学就读,其中55名学生和父亲或母亲一起居住,23名学生将离开父母借宿在当地居民家中,4名学生一起进行宿舍生活。在82名学生中,共有66名小学生和16名初中生。

报名的82名学生分别由首尔市11个区的教育支援厅推送,其中城北区和江北区推送了15人,数量最多;其后是江南瑞草区推送12人,中部推送10人,江西阳川区推送9人,北部推送9人。首尔市教育厅的相关人士说,“来自江南、瑞草和松坡区的学生共有20人,占了约四分之一。我们本以为课外班盛行的江南地区的人们不会对农村游学感兴趣,结果却非常出乎意料”。

首尔市教育厅和全南教育厅发布的农村游学项目宣传视频中的一个镜头。
首尔市教育厅和全南教育厅发布的农村游学项目宣传视频中的一个镜头。

在对郑某的采访中,对于记者问道让自己决定“下乡”的原因时郑某表示, “去年一年孩子一直待在家里,几乎没有去上学,开学仪式也是线上参加,英语班也是远程授课。孩子在家里不断跑来跑去又担心层间噪音,我天天对他们吼‘别跑了’。一想到今年可能也会这样我就很郁闷。恰好孩子学校发来的农村游学消息”。而对于在没有补习班的农村游学是否担心孩子的学习这一问题,郑某回答称, “听说这里的学校放学后有英语课,不用担心孩子的学习。我更希望孩子们能够在这里体验不同的生活,种种庄稼啊,到滩涂地上玩儿啊。 真是好久没看到他们不戴口罩在户外玩耍了。附近还有书堂(梨花书堂),孩子们可以免费去学习,是个学习汉字的绝好机会”。而对于在这里生活有什么不便之处的提问,郑某则仅表示“不能常常点外卖”,不过她也表示因为需要自己动手做饭的时候更多,反而“也希望趁此机会改变家人的饮食习惯,对这里的生活非常期待”。
 
82名首尔学生将分别在全南地区的20所学校(13所小学、7所初中)就读。这些学校分布在顺天、潭阳、谷城、华顺、康津、灵岩等地,都是在校生数量少于60人的小型学校,不属于限制学生返校的对象,因此除了去年春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扩散初期推迟开学之外,这些学校一直保持着正常教课状态。截至2月22日,除光州广域市之外的全南地区累计共有831人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在韩国18个广域自治区中仅高于世宗(215人)和济州(561人)地区,累计感染人数比近期首尔一周新增的感染人数还少。
 
首尔市教育厅面向报名农村游学项目的家庭进行问卷调查(36名学生家长参与,可多项选择),询问他们报名的原因,有15名家长选择“因为农村上学天数更多”、26名家长选择“孩子可以在大自然中尽情玩耍”。也就是说,一半以上的家长作出这一选择都是为了改变孩子在疫情下只能“宅家”的局面。

该项目由首尔市教育厅和全南教育厅共同打造。首尔市教育厅去年在内部会议中讨论生态体验学习项目方案时,有人提出了“农山渔村”的游学点子。此后首尔市教育监曹喜昖与一些地方的教育监联系,询问他们接纳首尔学生的意向,得到了全南教育监张锡雄的积极响应。
 
曹喜昖表示,“原以为只会有三四十个学生报名,没想到学生家长都非常积极。这是培养孩子亲近生态自然的大好机会,以后我们还打算进一步扩大项目规模,把孩子们送到江原、忠清、岭南等多个地区”。全南教育监张锡雄说,“由于人口向首都圈聚集的趋势加上低生育的影响,全南地区的人口在过去一年减少了1.7万人,本地区870所学校中,185所学校的在校生人数不满30人,因此每个来自其他地区的学校对我们来说都非常宝贵。对于当地的孩子来说,学校接收外地学生可以让他们交到村子以外的朋友,也是宝贵的经历。希望中央政府能够把农山渔村游学项目作为落实生态教育和地区均衡发展的国家项目,积极予以推广支持”。

两地教育厅会向参加农村游学项目的家庭提供补贴,如果家人陪同孩子一起游学,每月可获60万韩元补贴,两个孩子参与游学的家庭可获70万韩元、三个孩子可获80万韩元补贴,大约相当于租赁农房的租金水平。游学家庭租赁的房屋一般都是空置的农房或者度假房屋。如果学生单独参与游学并借宿在当地居民家中,教育厅将为其提供每月60万韩元补贴,抵扣每月80万韩元的借宿费。补贴资金来自农协赞助,学生就读的都是免费公立学校,无需支付学费,而且首尔市教育厅表示,学生完成游学项目返回首尔市,可以继续在原来的学校就读。项目面向小学1年级至初中2年级的学生进行招募。

新冠肺炎疫情打开了把城市学生送回乡村游学等逆向教育实验的大门,为首尔的孩子们提供可一个可以自由玩耍、亲近自然环境的机会,同时也给地方孩子带来了新的学习伙伴。那么,这个项目最终是否对所有人都是个“圆满结果”呢?等半年后的第一个学期结束之时,就可以拿到这场实验的第一张成绩单。

“成为有自己独特‘故事’的孩子”

康津郡唵川小学的教监赵泰喜(音)
康津郡唵川小学的教监赵泰喜(音)

全南康津郡唵川面位于大山里,此处只有700多名居民和一所在1928年创办的唵川小学。该校的教监赵泰喜(音,52岁,见照片)表示,“到这里游学的孩子可以在大山和田野里尽情玩耍,在大自然里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学习、快乐成长。因为学校一个年级只有四五名学生,所以只有一个老师,学生们共同学习,不用竞争,几乎没有孩子会说脏话或打人,也很少有孩子沉迷游戏,孩子们都很喜欢看书”。

他表示,“比起在首尔接受大量课后班的孩子来说,这里孩子的学习成绩可能差一点,但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成长的空间更大。比起提高成绩,更重要的是教会孩子包容与合作”。参加首尔市教育厅农村游学项目的三名学生将从下月起在这所学校就读。

中央日报评论员 李相谚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