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8日 (周六)
【芮荣俊专栏】“剩余时间不多”的文在寅和“有的是时间”的金正恩
상태바
【芮荣俊专栏】“剩余时间不多”的文在寅和“有的是时间”的金正恩
  •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 上传 2021.01.26 21: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跨过分界线不难,但我们走到这里站在这个历史性的节点上却用了11年”。这是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2018年4月27日在板门店与文在寅总统面对面坐下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他多次提及“失去的11年”,还不断强调,“再好的协议或文章如果像过去一样不付诸落实,那都只能让人感到灰心”。
 
金正恩委员长所提到的“过去”指的是2007年卢武铉总统和金正日委员长会面的10·4韩朝首脑峰会。当时《10·4共同宣言》上的大部分承诺都没有兑现。金正恩试图把所谓“失去的11年”的责任推给韩国,而绝口不提朝鲜不断进行核武器的研发而招致国际社会制裁的事实。其实,《10·4共同宣言》是在卢武铉总统任期只剩下4个月的时候韩朝之间达成的协议,由于包括需要投入巨额预算的项目,所以当时人们普遍预想到《10·4共同宣言》只能沦为一纸空谈。
 
想必朝鲜从那一次经验中得到了一个教训,即不能随便与任期将尽的政府打交道。现在金正恩委员长对文在寅政府再三提议的合作都表现出消极的反应,应该也与文在寅总统任期所剩无几不无关系。
 
文在寅总统上周在新年记者会上提到“剩下的时间不多”。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文总统可能会调整步伐,心平气和地完成剩余工作,也有可能怀着“只争朝夕”的心态加速冲刺。
 
而文总统显然选择了后者。这一点可以从他提名前安保室长郑义溶为外交部长的举措中便可以看出。文在寅总统在新年记者会上表示,“如果在《新加坡宣言》的基础上重启协商,应该可以快速推动朝美、韩朝对话的进程”。因此,文总统在剩下的时间里将专注于推动韩朝、朝美首脑会谈。不久前文总统已经完成内阁人事布局,外交部部长为郑义溶、国家安保室长为徐薰、国家情报院院长为朴智元,而这三位都是自金大中政府以来深度参与韩朝首脑会谈的代表人物。文在寅总统想在剩余任期内做出成果的意志可见一斑。而曾被人们认为深受文在寅信任且很可能与文在寅一起做满五年任期的前外长康京和也在这一政治目标下被撤换。文在寅总统的执著令人佩服,但其对现实状况认识的不足却令人遗憾 。

最大的问题在于文在寅政府与美国拜登新政府之间的分歧。美国总统拜登将此前的朝美首脑会谈(特金会)视作毫无成果的一场秀,认为这些失败的外交举措没能阻止朝鲜趁机加强核武装。曾为朝美会谈扮演斡旋角色的外交部长提名人郑义溶表示,“无核化进程已经进入无法后退的阶段,朝鲜也无法撤回这一进程”。这也是不少人预测与拜登政府协调对朝政策并非易事的原因。

此时此刻,金正恩脑海中应该充满了对拜登政府的探究欲。但金正恩不会急于求成,无论是选择对话还是挑衅。金正恩曾经说过,“时间站在我们这一边”。他在去年10月劳动党建党75周年阅兵式上表示,“我们(与5年前相比)变得更加强大,在许多考验中变得更加坚强”。从中不难看出,金正恩对于一边参与韩朝、朝美首脑会谈,一边不断增强核威慑力感到相当得意。他在今年年初的劳动党八大上30多次强调“共和国武力得到增强”,而对无核化则只字未提。朝鲜一直以来都在表面上不断主张无核化,而接下来则很有可能开始暴露其真实用意,要求开展裁军谈判。
 
韩半岛的命运正处在危急的时刻。美国和朝鲜之间的暗中博弈已经风起云涌,而韩国脑中却只有《新加坡宣言》这一条死胡同。一方满怀信心地说时间站在他们那一边,另一方则坐立难安地表示时间不多。无论是战争、谈判还是协商,急于求成的一方必将处于劣势。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译 | 司空宽淑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