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3日 (周四)
【独家】韩政府放弃任内移交战作权,目标改为确定移交时限
상태바
【独家】韩政府放弃任内移交战作权,目标改为确定移交时限
  • 李哲宰•李相宰 记者
  • 上传 2021.01.25 15:0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政府改变了韩美间战时作战指挥权(战作权)移交的核心目标。据韩国多位政府人士1月24日表示,现政府当初的目标是“文在寅总统任内(截至明年5月)完成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而现在政府已经把原来的目标改为“商定移交时限”,并围绕这个重点正在与美方进行协商。 

韩美军事部门本计划于去年进行“完全作战能力评估(FOC)”,即旨在组建未来联合司令部的军事能力三个阶段评估中的第二阶段评估,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韩美联合军演被取消,评估也被推迟。图为2015年3月30日韩美两国士兵正在进行前半前的联合演习。【AP=韩联社】
韩美军事部门本计划于去年进行“完全作战能力评估(FOC)”,即旨在组建未来联合司令部的军事能力三个阶段评估中的第二阶段评估,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韩美联合军演被取消,评估也被推迟。图为2015年3月30日韩美两国士兵正在进行前半前的联合演习。【AP=韩联社】

韩美军事部门对战时作战指挥权行使能力的评估分三个阶段。在移交战作权之前,韩军需要通过这三个阶段的检验。按照原先的计划,韩国本应在2019年完成第一阶段(基本作战能力•IOC)的验证,并在去年完成第二阶段(完全作战能力•FOC)的验证。但由于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响,韩美联合演习未能如期举行,第二阶段的验证工作被推迟到了今年。

据一位熟悉战作权移交计划的相关人士表示,“要想在文在寅总统的任内(明年5月)完成移交工作,必须在今年全部完成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完全执行任务能力,FMC)的验证。但根据韩美间协议,两个阶段的验证不能在同一年进行”,“因此即使韩国今年完成第二阶段的验证,也不可能在总统任内完成移交战作权”。因此,韩国政府改变与美国的谈判方向,要求在今年内确定移交战作权的时间点。据分析,确定战作权移交时限的目的是防止下届政府撤回或改变移交计划。

据某消息人士表示,“过去卢武铉政府曾计划于2012年完成战作权移交,但李明博、朴槿惠前总统时期推迟或废弃了移交计划。而现任政府的意图是不管哪个政权上台,都不能任意改变韩美已经商定的进展方向”,“为维持战作权移交的驱动力,韩国政府计划在完成第二阶段验证后,再确定移交年份”。
 
韩国政府计划于今年秋季在首尔举行的第53届韩美安全协议会(SCM)上敲定相关事宜。据熟悉韩美防务的另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从程序上来看,最晚也要在今年夏天完成第二阶段的验证并由韩美两军共同进行评估,然后在韩美安全协议会上确定移交的年份”。他接着解释称,“考虑到需要补充的内容,移交时限一旦确定,作为评估的最后一关第三阶段验证将在战作权移交前一年进行”。

图为去年10月14日(当地时间)在美国华盛顿特区附近国防部大楼举行的第52届韩美安全协议会(SCM),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左二)和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右)出席。徐旭当天表示,”我们将尽快获得移交战作权的条件,也将为严密构建由韩军主导的联合防卫体制共同作出努力”。而埃斯珀则表示,“要达到所有条件并正式开始移交战作权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去年10月14日(当地时间)在美国华盛顿特区附近国防部大楼举行的第52届韩美安全协议会(SCM),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左二)和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右)出席。徐旭当天表示,”我们将尽快获得移交战作权的条件,也将为严密构建由韩军主导的联合防卫体制共同作出努力”。而埃斯珀则表示,“要达到所有条件并正式开始移交战作权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照片来源:韩联社】

由此可见,要想在文在寅政府任内确定移交时限,关键在于今年能否通过第二阶段的验证。但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趋势和美国拜登新任政府的战略判断等仍是变数。

目前,由于首都圈的新冠疫情再次扩散,韩美军方未能确定第二阶段验证时期以及前半年的韩美联合演习等行程。韩国国防部门就3月8日至18日举行第二阶段验证兼联合演习的方案正与美军进行协调。

驻韩美军已经开始接种新冠疫苗,而韩军目前只有接种计划,因此韩美联合演习能否举行仍充满变数。如果把联合演习推迟到今年下半年(8~9月)举行,可能来不及在秋季SCM上汇报对第二阶段验证的评估。对此,韩国军方相关人士表示,“因防疫要求演习规模可能会缩小,但在年内进行第二阶段验证的计划没有改变”。

美国拜登新任政府在战作权移交上会维持什么样的立场还是个未知数。因为与之前公然要求裁减驻韩美军的特朗普不同,拜登很重视美国传统军事上的影响力。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多次参与韩美战作权移交谈判的韩国某前高官表示,“拜登总统和其参谋都具有丰富的经验”,“在战作权移交问题上,拜登团队会比特朗普更加密切地审视细节问题,探讨相关决定是否符合韩美协议”。 

有分析认为,拜登政府上台后,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事宜可能会触礁。图为上月9日被提名为美国新任国防部长的退役将军劳埃德·奥斯汀举行记者招待会。右边是拜登总统,左边是副总统贺锦丽。【AFP=韩联社】
有分析认为,拜登政府上台后,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事宜可能会触礁。图为上月9日被提名为美国新任国防部长的退役将军劳埃德·奥斯汀举行记者招待会。右边是拜登总统,左边是副总统贺锦丽。【AFP=韩联社】

2014年朴槿惠政府时期韩美两国达成协议的战作权移交条件有以下三点:一、韩军具备核心军事能力,二、韩军具备应对朝鲜核导威胁的能力,三、营造符合战作权移交条件的韩半岛及区域内安全环境。拜登政府将如何理解这三点也是关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政府相关人士指出,“目前为止,(移交战作权的)三项条件中能够应对朝核威胁的最终手段只有美国的核保护伞。美方仍在质疑,届时如果由韩军四星上将指挥联合司令部究竟能否遏制朝核威胁”。他同时表示,“韩军决策应该出于军事判断,不应该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盲目向前冲”。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