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3日 (周四)
拜登时代的东亚政策展望(一):不会轻易介入慰安妇问题,但很可能在GSOMIA问题上立场强硬
상태바
拜登时代的东亚政策展望(一):不会轻易介入慰安妇问题,但很可能在GSOMIA问题上立场强硬
  • 李哲宰·刘智惠·郑轸友·朴炫柱 记者, 北京、华盛顿、东京=申庚振·朴玄英·李英喜 特派记者
  • 上传 2021.01.20 16: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1月20日(当地时间)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后,文在寅政府将在自己任期的第5年迎来同盟国的新领导人。对于韩国政府一直以来在外交安全政策方面不断推动的议题来说,与拜登政府的政策默契显得尤为重要。《中央日报》针对韩、美、中、日外交安全领域的34位专家进行了深层问卷调查,对拜登政府对于不同议题的战略和立场做出展望。鉴于拜登政府提倡“回归传统”的外交原则,聆听外交安全领域资深专家做出的分析和预测也更加重要。问卷由18个选择题和20个主观题构成,调查从11日至18日进行。   

背景:拜登政府未来东亚政策的核心是加强韩美日之间的安全合作。候任总统拜登已经数次公开表示,将与同盟国家联合遏制中国崛起的构想。换句话说,改善韩日关系和拜登政府的战略利益息息相关。韩日之间的历史纷争留存半个多世纪,成为触发韩日矛盾的导火索。《中央日报》记者因此就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和强制征用劳工受害者赔偿问题引发的日本对韩出口限制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等热点问题向34名专家征求了意见。

首先,就拜登政府将如何应对韩日间慰安妇赔偿问题的问题,选择“慰安妇问题是韩日双方之间应该解决的问题,美国可能不愿轻易介入”的占38.2%(13名),占比最大。圣公会大学日本学系教授梁起豪表示,“在韩日双边问题上不强力介入是美国的基本立场”,“尤其是因为慰安妇纠纷涉及到美国民主党相当重视的人权问题,所以美国更会对该问题保持距离,期待韩日双方自行解决”。

专家预测拜登政府对不同热点问题的立场(慰安妇问题) 【图像=金英熙(音)】 
专家预测拜登政府对不同热点问题的立场(慰安妇问题) 【图像=金英熙(音)】 

回答“2015年韩日之间就慰安妇问题达成的协议没能解决问题,因此日本也要做进一步努力”并支持韩方意见的人占14.7%(5人);回答“韩国政府事实上废除2015年慰安妇协议是错误的行为,韩国也应该采取纠正错误的措施”并支持日方的人占11.8%(4人),均占少数。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政治学西野纯也教授对此表示,“奥巴马政府为2015年慰安妇协议做出了努力,拜登政府可能也希望这一协议能够顺利履行。但在韩国文在寅政府已经解散‘和解与治愈基金会’的情况下,美国可能不会支持任何一方,根据原则继续维持慎重立场”。但他同时预测,“尽管如此,韩日关系恶化对拜登政府的东亚政策造成很大负担,因此拜登政府为改善韩日关系,可能会采取行动”。

专家预测拜登政府对不同热点问题的立场:日本对韩出口限制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终止问题(目前暂被推迟) 【图像=金英喜(音)】  
专家预测拜登政府对不同热点问题的立场:日本对韩出口限制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终止问题(目前暂被推迟) 【图像=金英喜(音)】  

相反,专家就韩日间的另一个矛盾“日本对韩限制出口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终止”问题则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预期。在34名专家中,认为“拜登政府将表明美国不介入的立场,等待韩日双方之间解决问题”的人只有3人,仅占8.8%。与之相反,认为“即使日本对韩继续实施经济报复措施,韩国也不应该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人有25人,高达73.5%。只有一人认为“如果日本对韩国继续采取经济报复措施,那么韩国也只能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美国可能对此也无可奈何”。  

去年,韩国对日本二战时强征劳工做出索赔判决,日本对韩采取报复性的限制出口措施,而韩国则针对此措施宣布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但在美国的强烈反对下又对此做出暂时推迟终止协定的决定。韩国政府至今仍坚持“尽管暂时推迟终止协定的决定,但根据日本的态度随时可以终止协定”的立场。专家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很可能会直接介入。  

首尔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朴喆熙表示担忧称,“我们应该认识到,《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不仅对韩日关系有影响,而且对韩美关系也会产生直接影响”,“因为GSOMIA是韩美日安全合作的基础,如果韩方拒绝续签该协定,那韩国的行为很可能被解读为脱离同盟”。日本静冈县立大学教授奥园秀树表示,“现在韩国也已充分认识到,GSOMIA作为国家安全问题,不能成为韩国对日谈判的筹码。如果处理不当,那只会导致韩美关系恶化”,“不仅是把历史纠纷和贸易措施挂钩的日本有错,把安全问题也拉进来的韩国也并不明智”。

李哲宰·刘智惠·郑轸友·朴炫柱 记者, 北京、华盛顿、东京=申庚振·朴玄英·李英喜 特派记者
译 | 司空宽淑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