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4日 (周三)
李在镕被判2年半有期徒刑已开始在京畿道义王首尔监狱服刑
상태바
李在镕被判2年半有期徒刑已开始在京畿道义王首尔监狱服刑
  • 朴思罗 朴炫柱 记者
  • 上传 2021.01.19 10: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中央图片库】
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中央图片库】

因卷入“亲信干政门”事件而坐上被告席的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在1月18日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进行宣判时被判处2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一直以来李在镕副董事长都在不拘留状态下出庭,而当天宣判后李在镕被当庭拘留。

首尔高级法院刑事1部(审判长 郑晙永)1月18日宣判,李在镕副董事长动用三星电子公司资金向前总统朴槿惠和崔顺实(已改名为崔书媛)行贿86.8亿余韩元的罪名成立,判处其2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前三星未来战略室长张忠基和前三星电子未来战略室长崔志成也分别被判处2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法庭宣判,“被告(李在镕副董事长)利用朴槿惠前总统索贿的机会,积极向对方行贿,借机要求对方通过默许等形式动用总统职权支持自己在三星的继承权”。

这是韩国法院在2019年8月韩国大法院全体协议会驳回了当时仅认定李在镕行贿36亿韩元的判决结果并将案子发回重审后时隔1年零5个月重新作出的判决,距离2017年2月朴英洙特检组针对李在镕用行贿交换朴前总统协助自己继承经营权的嫌疑提起公诉过了近4年时间。

针对李在镕的四次判决结果大不同,5年有期徒刑→缓刑→发回重审→2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法庭对李在镕副董事长行贿金额认定的变化。图表=车俊弘 记者
法庭对李在镕副董事长行贿金额认定的变化。图表=车俊弘 记者

 

李副董事长在2018年2月5日被二审法庭宣判缓行并当庭释放后,时隔1078天再次被押送到京畿道义王首尔监狱。除去此前已经入狱的1年时间,李副董事长还需在监狱服刑1年零6个月左右。
 
决定李副董事长命运的关键是,法庭判定此前被法庭视为重要减刑依据的“三星守法监督委员会”并未开展实质有效的工作。法庭表示,“守法监督委员会的活动不具备实际效用”,“不足以作为减刑的依据”。
 
法院表示,作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守法监督委员会并未针对三星最高决策组织制定监督方案;除了与守法监督委员会签订协议的7家公司,其他公司发生违法行为时,仍然缺少相关监督系统;相关监督制度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把以往公司对政治权力进行行贿时经常使用的虚假外包合同问题当作一个独立的法律风险进行防范。

法庭按照大法院的判断,认定李副董事长一共向朴前总统等人行贿86亿韩元。此前的一审法庭宣判李副董事长5年有期徒刑,二审宣判其2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缓期4年执行。2019年8月,大法院全体协议会推翻二审判决,将案子发回首尔高级法院重审。在此过程中,法庭认定的行贿金额从89亿韩元(1审)、36亿韩元(2审)变到了86亿韩元(大法院)。

不过,虽然李副董事长被当庭拘留,其量刑却得到了一定减免。李副董事长使用公司资金行贿的金额也可以视为其贪污挪用公司资金的金额。根据规定,贪污挪用公款超过50亿韩元,可处以5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但法官根据“可酌情减免”的条款,最终仅判处其2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法庭表示,“李副董事长是初犯,此案源自朴前总统主动索贿,且被告已在审判期间全额退回了挪用资金”,公布了减轻量刑的理由。

对此,一位检察长出身的律师表示,“当初有人猜测,法院可能会把李副董事长的量刑降低到3年以内,并作出缓期执行的宣判。现在看来,法庭应该是认为不应该对其适用免除入狱的缓刑”。

为李副董事长辩护的李仁济律师(太平洋律师事务所)表示,“这起案件的本质是前总统滥用职权,侵害了企业的自由和财产权”,“从这一点出发,对法庭的判决表示遗憾”。他表示,“将对判决书进行分析研究,之后决定是否继续上诉”

李副董事长方面如继续提起上诉,结果就会像朴槿惠前总统的案子一样,由大法院对二次上诉作出终审判决。李副董事长在2017年2月检方调查相关案件时被检方申请逮捕令逮捕,2018年2月获释,剩余刑期为1年零6个月左右。

朴思罗 朴炫柱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