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中国大地震后的警示

陈世根北京特派记者 | 2008.06.21 12:21写信给编辑查看韩文原文
笔者个人曾经历过两次地震。第一次是1999年的台湾地震。当时担任驻港记者的笔者冒着枪林弹雨离开纷争中的东帝汶,刚一回到香港,就发生了地震。笔者随即飞到台北。余震使酒店房间里的桌子都在摇晃。子弹还可以躲开,但地震却是避无可避。那天晚上,笔者只有在喝下一瓶烈酒之后,才得以睡着。

这一次是中国四川省的大地震。其威力之强,连遥远的北京都受到了影响。这次地震中,10万余人或遇难或失踪,37万余人负伤,受灾面积达十万平方公里,相当于韩国的总面积,经济损失则超过1000亿美元。

距地震发生已一月有余,目前已进入善后处理的阶段。灾区的复原被作为善后工作的起点,最后才是对伤员的救护。现在,是时候进行第一次总结了。总结方式仍旧是中国式的,即掩盖阴暗的一面,而烘托好的一面。

首先,已经开始塑造英雄。具体形式是由国家选出50名“战胜地震的少年英雄”候选人,之后让人们通过网络或手机进行投票。烈士被大批制造出来,地震带来的“收获”被集中宣传。先是把对祖国和民族的爱放在第一位加以强调。国内外共有约一亿人参与,捐出了约500亿元的善款;新中国建国以来首次有全国各地的数万名志愿者奔赴灾区……这些都是被着重刻画的内容。

《新京报》刊载了“地震将世界与中国的视角一同改变”的新闻特辑。这篇报道评价说,在现场采访的西方记者们为中国政府的高效率结构和市民团体在志愿活动中的献身精神所感动,西欧人看待中国的视角发生了改变。而报道所议论的主旨是,作为西方人视角改变的结果,曾经怀疑世界总是在刁难中国的中国人自身的视角也发生了变化。这样的结论,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

但是,总有些不太对劲,那就是听不到本应有的反省的声音。地震专家陈一文博士上个月透露,“四川大地震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翻版”。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是这样的,就在唐山大地震之前,地方上的地震研究所发现了地震的前兆,并上报给了国家地震局,但国家地震局对其置之不理。这一次,四川和甘肃的地震研究所也发现了异常的地壳变动,陈博士将这些异常整理后报告给了国家地震局,同样没有得到国家地震局的重视。尽管如此,地震局还是宣称“我们事前没有收到任何报告”。

在《诗经》的《小雅·十月之交》中,可以看到中国最早的对地震的纪录:“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河水全都翻涌起来,山峰突然间崩塌。高山成为低谷,低谷成为高山)”过去,中国人对自然灾害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天怒观”或者“天怨观”,这种观点认为灾难的发生是因为上天的愤怒和人民的怨恨冲天,而必须更换无道的统治者。另一种是“天灾警示观”,将灾难解释为对自然和人类的警示,是上天对人类逆反行为的警告。对“天怒观”的解决,只要换一位君主就行。但是,解除“天灾警示观”的方法则稍微有些复杂,因为必须把自然和百姓看作自己的身体一般去爱护。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让我们再来看看四川大地震。是不是该将造成如此严重的地震灾害的原因全部归于自然呢?我们并非一定要挑剔陈博士的话。工业化和胡乱开发,已使“生态界忍耐力”遭到了削弱。长江上游没有树木。以开发与生计为理由,将树木全部采伐一空,这样的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土壤流失。但是,大地即使只是稍稍震动,人类也经受不起。官员的腐败是促成生态界恶化的主因。

中国政府应该向自己的祖先学习。“天怒观”的情况虽不清楚,但即便只是“天灾警示观”,也应该严肃地接受并继承下来。只有这样才有出路。台湾地震发生的第二年,国民党丧失了执政权,希望中国政府引以为戒。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15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